帝王獨寵,驚世凰後
字體:16+-

第158章 搜查,妍裳失蹤

第158章 搜查,妍裳失蹤

“好了,跟你說得太多妍裳知道定會不開心,你當我從來沒有說過這些話吧。”這時,楊瀲無奈地歎了口氣,走回了清華殿。

“等等。”淩飛羽攔住她,充滿哀求地道:“楊姑娘,我知道現在也隻有你能說動妍裳了,求求你,一定要幫幫我,我不想失去她。”

楊瀲回答道:“若是你隻是個普通商人,那麽我定會幫你,但是你是當今皇上,並且還三宮六院,所以,我不能將妍裳推入火坑。你找錯人了。”

“楊姑娘……”

“別再說了。”楊瀲堅決地打斷了他的話,“這事沒得商量。”

“如果我給你跪下呢!”淩飛羽雙膝貼著地板上,臉上滿是淒涼的笑容,“楊姑娘,隻要她願意跟我在一起,那麽我願意,立她為後,今生今世隻有她一個女人,求求你,幫幫我,拯救我們的愛情。”

楊瀲怔了怔。

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什麽好。

良久,道:“好吧,我可以幫你想辦法將她引出來,讓你們聊一聊,但是她若是不願意跟你在一起,就不要勉強了。”

“好。”淩飛羽臉上頓時看到了一絲希望。

楊瀲回去的時候,立馬對上官妍裳說自己掉了一隻簪子,可能已經落在了禦花園裏了,

於是,上官妍裳信以為真,趕忙提著一個燈籠出去尋找。

忽然,一不小心撞到了一堵肉牆,摔倒在地上。

淩飛羽趕忙將她扶起來,關心道:“妍裳,你沒有事吧。”

“我,我沒事。”上官妍裳掙脫開他的手,道”……太晚了,我要回去了。”

說著,轉身就走。

淩飛羽心下一痛,將她拉了回來,緊緊地抱住她道:“妍裳,我求求你,原諒我好不好。”

他的聲音沙啞中充滿了無盡的哀求。

“不可能。”上官妍裳杏眼中湧現出一股恨意,“當你失信於我的時候,我們之間的緣分就已經盡了,我不會再對一個曾經傷害過我的人,心慈手軟的。”

“妍裳,當年那全是誤會,我當時以為你嫁給了別人,所以才沒有回去赴約的……”淩飛羽急忙解釋道。

“是這樣嗎?”上官妍裳冷笑:“在你的眼裏,我是那種出賣感情的人麽,你隻是道聽途說而已,為什麽沒有親自回去證實。”

“我當時也是身不由己。”淩飛羽回答道。“當年,我父皇病逝,奸臣當道,加之獨孤康又向淩國開戰,淩國危機重重,我根本就沒有任何機會離開淩國,所以,你原諒我好不好,我們重新開始。”

“別再說了。”上官妍裳無情地打斷了他的話,眼淚不斷地流淌著:“當年我以為你是平民百姓,才跟你在一起的,但如今你是當今皇上,而我隻是平民女子,我高攀不起你,所以,請你放過我吧。”

“妍裳……”淩飛羽一臉恐懼,趕忙又緊緊拉住了他,“我已經錯了一次我不能再錯第二次了。無論如何都不會放任你離開。”

“你別這樣。”上官妍裳奮力掙紮,激動之下,居然狠狠打了他一個耳光。

“你該麵對現實了,我們並不合適。”說著,絕情地頭也不回地就消失了。

淩飛羽被她打懵了,此時此刻心痛得無法呼吸。

難道,他的帝王身份,注定要失去摯愛嗎?

想不到,他死去的母後居然坑了他一生的幸福。

……

夜深,楊瀲發現上官妍裳還沒有回來,立刻出去尋找。

看見淩飛羽正獨自一人傻傻地坐在禦花園的大石頭上,頓時急忙問:“妍裳呢?”

淩飛羽哀傷道:“她不是已經回去了嗎?”

楊瀲氣憤道:“誰跟你說她已經回去的了?”

“怎麽,她難道沒有回到清華殿?”淩飛羽猛地站起來,臉上掠過一抹擔心。

“當然。”楊瀲真想一巴掌朝他打過去,“淩飛羽,我騙她出來和你相會,可是你見到人了卻不送她回來,若是妍裳有個萬一,我絕對不會放過你。”

說罷,趕緊跑去尋人。

聞言,淩飛羽也站不住,趕忙跟著一同尋找。

“救命,放開我。”上官妍裳被兩名宮女緊緊地抓住手臂,不停地往一間黑屋子裏拖,她想掙脫開來,卻是因為不會武功,而使不上力氣。

這時,周貴妃走上前道:“放開你?放開你然後又讓你去勾引皇上嗎,本宮才不會那麽傻呢。”

“你如此對我,不怕淩飛羽知道,對你不利嗎?”上官妍裳瞪著她道。

周貴妃冷哼,“告訴你,這裏是個密室,皇上他是永遠都不會知道你落在我手上的,上官妍裳,你就準備去受死吧。”

她麵目猙獰,居然給上官妍裳狠狠灌了無影給她的那瓶毒藥。

“你給我喝了什麽?”上官妍裳覺得有些惡心,想吐卻是吐不出來,焦急問。

周貴妃得意道:“其實我也不知道這是什麽,不過,據說人吃了之後,就會全身慢慢潰爛,七天之後化為血水,所以,你很快就會沒命了,哈哈哈。”

“你這個賤人,你不得好死!”上官妍裳聞言,憤怒不已,這一刻居然掙脫開束縛,狠狠地向她掐去。

“你放開本宮,上官妍裳你住手。”周貴妃嚇了一跳,趕忙用力推開上官妍裳。

而上官妍裳實在是瘋狂,雖然她沒被打死,臉上卻被抓出了一道血痕。

毀容了。

頓時,擔心得要死。

然而,還有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在等著她呢——

那就是,淩飛羽兄妹和楊瀲居然帶著一批皇宮護衛闖了進來。

淩飛霜催促道:“快,進去搜,一定要把人給找出來。”

老嬤嬤趕忙焦急地跑進來道:“娘娘,大事不好,皇上他們發現上官妍裳失蹤,親自帶人來寢宮搜查了。”

“什麽,快,快攔住她。”此言一出,周貴妃擔心道。

“沒有用的。”老嬤嬤無奈地回答道:“那個跟上官妍裳一起入宮的女人說,搜人最好是出其不意,才能容易找到人,所以您還是快點出去吧,不然一定會被發現的?”

“知道了。”周貴妃眼底閃過一抹對楊瀲的痛恨,整理了下衣裳蒙上麵紗,跑出了密室。

密室設在內室裏麵,所以周貴妃一出去就坐在**。

楊瀲等人大步走進去後,淩飛霜立即衝手下人道:“上官姑娘失蹤,周貴妃嫌疑最大,你們可得搜仔細了。”

周貴妃聞言,咬牙切齒,這長公主平時背地裏針對她就算了,怎麽現在居然還當著這麽多人的麵讓她難堪,可惡。

卻也不敢跟她對著幹,趕忙來到淩飛羽麵前道:“皇上,臣妾並沒有私藏上官妍裳,您可要相信臣妾。”

淩飛羽不想跟她說話,閃到了一邊。

楊瀲眼眸微眯道:“娘娘的話,難保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所以,還是等我們搜不到人你再說不是你幹的吧。”

“你……”

“報——,稟皇上,整個宮殿都搜遍,花園的泥土也挖了十尺深,都找不到上官姑娘。”這時,一名侍衛上前道。

此言一出,周貴妃心下鬆了一口氣,望著楊瀲樂道:“聽見沒有,找不到人。本宮是被冤枉的。”

“有什麽好高興的。”楊瀲挑眉笑道:“這間寢室好像還沒有仔細搜查過吧。”

淩飛霜道:“沒錯,確實搜得不怎麽仔細。”

“還是我來吧。”楊瀲說著,立即上前,翻周貴妃櫃子,動她擺設,居然將她的衣服和珍寶全弄到地上,毀的毀,贓的髒啦。

周貴妃頓時心疼道:“你搜人就搜人,毀壞本宮東西幹什麽?”

要知道,很多東西都是獨一無二,價值連城的。

楊瀲挑眉道:“難保這間寢室沒有機關,所以我自然得認真地找,放心,如果找不到我賠。”說著,又繼續搜起來。

忽然,敲了敲一堵牆,居然發現是空心的。

立即,挪動了一下一旁的花瓶,密室的門瞬間給打開。

“周貴妃,這是什麽情況。”楊瀲冷冷問。

“我……”周貴妃暗叫不妙,話語變得語無倫次。

而在這時,淩飛羽仿佛看到了希望,趕忙奔了進去……

上官妍裳終於被淩飛羽抱出密室了,可是,如今她因為中毒,已經沒有了知覺,皮膚紅腫,痛苦難耐。

“妍裳。”

“妍裳姐姐。”

……

楊瀲和淩飛霜見狀,滿心都是恐懼,焦急道。

太醫已經趕過來診治,可都說查不出病因,無藥可解,束手無策。

把她放回**躺著,淩飛羽的臉色比寒冰還要冷,目光瞪著麵色鐵青的周貴妃道,“周青青,你到底對妍裳做了些什麽。”

周貴妃嚇得跪在地上道:“臣妾喂她喝了毒藥,所以她即將皮膚虧爛,化為血水了。”

“解藥呢?”淩飛羽震怒。

“解藥,解藥我沒有。”這是別人送給她的毒,她怎麽可能會有解藥。

淩飛羽恨不得一腳踢死她,“你真是該死!”

此時此刻,他緊緊地抱著麵色痛苦,昏迷不醒的上官妍裳,痛苦不已。

都是他的錯,他沒有好好的保護上官妍裳,若是他處死了周貴妃,上官妍裳就不會變成這樣了。

“妍裳,妍裳,你千萬不要死知不知道,如果你能活著,那麽我就永遠不纏著你,你想怎麽做我都隨你,妍裳。”

一旁,淩飛霜不停地抹著眼淚。

話說,她還是第一次見自己親哥哥為別人哭過。

而楊瀲,心中的痛一點都不壓亞於淩飛羽。

心裏暗暗驚恐,“難不成,這就是上官大哥所說的,妍裳的死劫嗎,妍裳的死劫終於來臨了,”

不,不,她絕對不能眼睜睜地看著上官妍裳死在她的麵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