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獨寵,驚世凰後
字體:16+-

第185章 大殿,終成夫妻

第185章 大殿,終成夫妻

在眾人的期待下,柳君逸終於帶著迎親隊伍踏著十裏紅毯緩緩而來了。

兩邊都是圍觀的百姓,十萬禦林軍站在一旁守護,陣仗強大,可謂空前絕後。

柳君逸一下馬就安靜地站在思源酒莊大門口外等候。

他的心裏有些急切,挺希望能快點把楊瀲給娶回去的。

一陣鞭炮聲過後,楊瀲在慕容驚心和喬玉蘭扶助下也終於走了出來。

慕容升,上官俊宇,卓雲凡,陸飛揚,楊燦,菲兒,何風紛紛到場。

站在一旁。

柳君逸看見楊瀲立刻上前,望著蓋著紅蓋頭的她爾雅一笑,“瀲兒,你出來了。”

“嗯。”紅蓋頭之下的楊瀲輕輕點點頭。

雖然和柳君逸從小一起長大,彼此親密無間,但今天成親,還是難免會有些緊張。

慕容驚心望了他們一眼,把楊瀲的左手向柳君逸遞過去,笑道:“姐夫,從現在開始,我就把我最敬愛的姐姐交給你了,一定要好好照顧她,聽到沒有?”

“我會的。”柳君逸緊緊地抓住了楊瀲的手,然後深情款款地望了楊瀲一眼,把楊瀲抱起來一步步地往花轎走去。

這宣國迎親禮節沒有新郎抱新娘這一出,眾人見狀,滿心都是羨慕。

自古為後的女子,能得皇上親自迎親,還親自抱上花轎的,也就楊瀲有這個殊榮吧。

柳君逸眼裏滿滿都是對她的寵溺,真是羨煞旁人呀。

楊瀲坐在花轎之中,亦是覺得自己很幸福。

前兩次,因為家中變故和楚蘭璿病重兩人的婚事都沒有舉辦成功,這次總算是能上了柳君逸的花轎,應該不會再有什麽變故了吧?

待柳君逸把她一放到花轎之中,樂器聲和鞭炮聲齊齊響起,柳君逸上了馬之後,迎親隊伍立刻前往皇宮出發。

他並沒有宴請文武大臣,而慕容升,上官俊宇,陸飛揚,慕容驚心,卓雲凡,喬玉蘭,菲兒,何風,金長老,秦總管做為楊瀲的親朋好友,自是非進宮參加不可。

這會兒,便跟在花轎旁邊一起走了。

他們個個都是麵帶笑容,然而沒有想到,獨孤絕世和無影居然出現在人群之中望著他們,嘴角揚起一抹邪惡的笑。

那日,無影被楊瀲下毒雖然生命垂危,但也因此打聽到了楊瀲的下落。

他知道楊瀲身邊有慕容升上官俊宇慕容驚心卓雲凡等眾多高手,後來又受到大批禦林軍的保護,以自己的那群手下自是沒有能力對付楊瀲,於是便派人把消息偷偷地告訴了獨孤絕世。

獨孤絕世懷疑慕容升手上有神物,楊瀲柳君逸手上也有,覺得自己此番來此一定會收獲不小,於是便不顧一切地趕來了。

心裏冷哼,“楊瀲,你想和柳君逸白頭到老,想都別想,任何不服從朕的人,都別想有好一場。”

因為柳君逸如今是用尹辰宣的身份活著的,所以蕭太後理所當然地回宮主婚。

她並不知道,把尹雲瑾徹底逼瘋的人是柳君逸,想到自己的兒子終於成家了,兒媳婦還是她曾經欽佩的女子,就格外的高興。

此刻她正坐在大殿之上笑容滿麵。

婚禮還未開始,眾人都在兩旁談天說地,開心不已。

“來,今天是皇上跟楊姑娘的大喜日子,本侯爺決定散財,大家盡情地玩。”陸飛揚忽然狡黠的目光一閃,讓人搬了張桌子,一隻腳踩在上麵, 居然打算搖骰子豪賭。

現場,頓時一片嘩然。

卓雲凡不可思議道:“飛揚,皇宮裏好像是禁賭的吧,你這麽明目張膽地當著太後娘娘的麵,聚眾賭博好嗎?”

“就是,自古賭博的都是不良少年,小心你師父不高興,不將驚心許配給你了。”喬玉蘭夫唱婦隨道。

陸飛揚不懼地笑了笑,道:“今天是好日子,有特例,太後娘娘和我師父才沒那麽小氣呢,所以玩什麽隻要不是玩命的就好,怎麽樣玩不玩。”

卓雲凡道:“既然你都說是散財的怎麽能不玩,大家快上,難得小侯爺要送錢跟我們花,對他客氣就是見外了。”

“好,我要買大,買大。”菲兒道。

“我也買大。”楊燦說。

“都買大買大,一定要把小侯爺宰得血流成河不可。”

……

卓雲凡的話音剛落下,眾人趕緊掏腰包的掏腰包,拆紅包的拆紅包,很快銀子銀票便堆滿了桌子。

陸飛揚見狀得意一笑,立即搖晃起骰子來。

這骰子他已經多年不玩了,不過如今耍起來還是挺厲害的,左搖右搖,上拋下拋,最後才將骰盅放在桌子上。

“大家都睜大眼睛準備好了沒?”他笑問。

“看好了,你快打開呀。”何風道。

菲兒不斷地喊著:“大大大大。”

要知道,她剛剛把楊瀲發給她的一百兩紅包給全押上了,挺期待自己能贏的。

“好,那我開了喔。”陸飛揚笑了笑,以為自己贏定了,於是立刻把骰盅拿了起來。

哪知,六個骰子全是六個點擺在上麵,他居然輸了。

“哈哈,六六三十六點大,賠錢。“

“賠錢。”

“我贏了,一百兩拿來。“

……

怎麽會這樣,我記得我明明是搖小的呀!”陸飛揚看著麵前的六顆骰子有些不敢置信。

難道是他久不玩的緣故技術落後了?

卓雲凡笑道:“不知道你,總之願賭服輸,給錢給錢。”

“好。”事實就擺在眼前,陸飛揚也不好賴賬,於是便從懷裏掏出大把銀票一一分發,然後又拿起骰子道:“咱們再來,買定離手,買定離手呀!”

“我還買大。”

“我也是。”

“都買大。”

……

這次,卓雲凡等人下的注比之前的還大,約莫有五千兩銀子。

陸飛揚也不在意,他有個天下第一首富做表哥從來就不缺銀子花,更何況,他覺得剛才第一次是自己的失誤,對自己這次能贏勢在必得。

於是,再次搖起骰子來。

可是,讓他意想不到的事,居然還是三十六點大,他又賠錢了。

今天還真是邪門了,他心有不甘,再次催促眾人重新下注。

賠錢都賠得快傻了。

一旁,慕容升和上官俊宇看見陸飛揚不停地吃癟,甚至都開始懷疑自己技術問題了,終於受不了地上前道:“飛揚,你怎麽可能每次都搖三十六點,全被他們給騙了。

“什麽。”陸飛揚愣了愣,有些難以置信:“他們合起夥來騙我?”

“沒錯。”上官俊宇繼續道:“他們早就知道你拿骰子幹什麽,早之前就把你骰子全換成六麵都是六,所以不管你怎麽搖都是三十六點大。”

此言一出,陸飛揚拿出骰子看了看,果真如此,頓時咬牙切齒,“好呀,難怪個個都那麽自信,全部都買大,竟是把我當猴耍呀!”

卓雲凡等人終於忍不住笑噴了。

卓雲凡道:“飛揚,你不是說要散財嗎,所以我們當然得好好幫一幫你呀!”

“就是,飛揚哥哥,謝謝你的一萬兩銀票,我就當你提前給我這個表妹發紅包哈。”菲兒手中拿著從陸飛揚手中贏來的一疊銀票,甜滋滋地道。

上回,尹清旋和楊瀲成親的時候,她叫陸飛揚和慕容驚心也一起把婚事辦了好給她多撈個紅包,他們不願意,今天總算是如願以償了。

哈哈哈。

陸飛揚臉瞬間黑了。

銀子失了是小,麵子沒了是大呀。

卓雲凡敢坑他,豈能忍受,於是飛的般朝他追去。

卓雲凡見狀,趕忙閃開,陸飛揚不罷休,繼續追。

於是,兩人上演了一出貓捉老鼠。

眾人看戲般的哈哈大笑。

良久,卓雲凡不滿道:“換骰子的人是菲兒可不是我,你怎麽不找她,偏偏找我。”

陸飛揚雙手叉腰,理直氣壯道:“誰叫你是個男的。”

卓雲凡更加不滿,“楊燦和何風也是男的呀,那你幹嘛饒了他們?”

陸飛揚道:“因為我隻看你一人不順眼。”

說著,繼續“追殺”卓雲凡,卓雲凡覺得自己簡直委屈死了。

……

“新郎新娘,入殿拜天地——。”這時,外麵傳來一陣太監的叫喊聲,隻見柳君逸和楊瀲雙雙走了進來,慕容驚心自始至終都在一旁陪伴著楊瀲。

眾人聞言,立即讓人把桌子撤下,陸飛揚也和卓雲凡停止打鬧,現場又恢複了安靜。

柳君逸和楊瀲在眾人的目光注視下停在了大殿中央。

主持婚禮的林公公高聲喊道:“新郎新娘,一拜天地。”

柳君逸和楊瀲聞言,立即麵向殿門,齊齊拜了拜。

這一刻,原本有些昏暗的大地,突然陽光破雲而出,瞬間照亮了整個大殿,照在了他們的身上。

“二拜高堂。”林公公在他們都站直身後,再喊。

兩人轉身望向蕭太後,又真誠一拜。

雖然蕭太後不是柳君逸的生母,但此刻柳君逸是以尹辰宣身份活下去的,所以他們都很尊敬她。

蕭太後點點頭,笑意更深,臉上還帶著淚水。

她想,尹棋在天之靈,若是知道他們的兒子終於肯娶妻了,一定也高興壞了吧。

“夫妻交拜。”林公公再喊,柳君逸和楊瀲麵向著對方,再次一拜。

彼此都是笑容燦爛。

心想,曆經了十一年,他們總算是完成了當年的心願。

從此之後,再也不離不棄。

而在場賓客無不歡呼雀躍,上前道:“恭喜二人新人喜結連理,祝二位白頭到老,永結同心。”

“一定要永遠的幸福下去呀。”

“發紅包,發紅包。”雖然菲兒短時間內,還是無法忘記柳君逸,但還是選擇祝福他們,又恢複了以前的那個菲兒。

慕容升欲哭無淚。

慕容驚心好想一記耳光拍下去,丫頭,不要成心惦記著紅包好不好?

還好,柳君逸早已有了準備,這一招手,林公公便會意地上前,端了一大托盤的紅包上前道:“見者有份,裏麵的紅包都不一樣,憑運氣抽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