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獨寵,驚世凰後
字體:16+-

第197章 重新,煉製肉身

第197章 重新,煉製肉身

“楊姑娘,現在怎麽辦,是要殺出去嗎?”陸飛揚抽出手中的劍問。

楊瀲遲疑著。

到了這個地步,若是強行動手,隻會把矛盾越演越烈,到時候他們就算能平安無事,處境也會對上官俊宇不利。

但是不動手,落在洛城手上,天知道他會用什麽酷刑對付他們,以洛城歹毒的心腸,真的是會生不如死。

“慢著,我相信不是他們所為。”這時,聽到風聲的上官俊宇急忙趕了出來,正義凜然道。

“上官大哥。”

“上官將軍。”

眾人望著他,心下一喜。

洛城麵對著上官俊宇,卻是心中有刺,十分的不悅,“他們是你帶來的,所以你當然得袒護他們了,但事實上毒藥就是她們帶來的,不容你為她們辯護。”

上官俊宇冷冷道:“大師兄難不成平日裏都是這麽斷案的麽,毒藥是他們的和誰往井裏下毒的分明就是兩回事,說有人親眼看見菲兒下毒,除非我親眼所見,否則絕對不信。”

“你……”洛城氣急,“上官俊宇,你屢屢袒護他們,說,你是不是跟他們勾結在一起了,無煙穀待你不薄,你可不能夥同他們一起謀害眾師弟?”

“你別又血口噴人。”上官俊宇不悅道:“就算我跟他們一夥,也不可能跟他們一起殘害同門,而我相信他們也不會傷害我們的。”

“是與不是我可不能聽你的,今日他們必須得死,而你再不讓開,休怪我對你也不客氣。”洛城道。

上官大哥忍無可忍了:“我在怎麽樣,也是師父的二弟子你憑什麽動我? 既然你想打架,那好,我奉陪到底。”

說著,率先抽出了手中的長劍,劍氣如虹,擺出了淩厲架勢。

眾弟子見狀,無一不驚了。

楊瀲感動不已,她心知以上官俊宇的為人,從不會主動跟別人打架,更別說和師門動武,今日如此,全是因為他們呀!

“住手。”就在洛城和上官俊宇打起來的時候,無煙穀穀主突然現身,走了過來。

“師父。”

“穀主。”

……

無煙穀眾弟子見狀,趕忙上前躬身一拜,恭敬不已。

洛城望著他,心下一慌有些擔心,卻想著自己是有理的一方很快恢複過來,笑道:“師父,您怎麽來了。”

無煙穀主沒有理會他,目光落在了一旁安靜不語的上官俊宇身上,略帶嚴肅地道:“俊宇,這是怎麽回事,為什麽要跟你的師兄打起來了。”

這句話看似責怪,但明眼人都知道他是有意在偏袒上官俊宇,給上官俊宇先辯解的機會。

上官俊宇瞪著洛城回答道:“因為弟子看不慣他的為人。”

以往他都對洛城一一忍讓,哪怕回來的路上遭受洛城暗算,明著對洛城不客氣,也不會向無煙穀穀主告狀。

但這次不一樣了,洛城這樣誣陷楊瀲,實在是太過份了。

洛城聽了他的話,急忙反擊道:“上官俊宇,你以為我又看得慣你的為人嗎?師父,他帶來的人有問題,居然朝井裏投毒,害死了幾名弟子,簡直是罪無可恕。”

“什麽?”無煙穀主聞言,蹙了蹙眉,對這件事情很是關心。

洛城見他的反應很令自己滿意,又繼續道:“可是上官俊宇他呢,居然還極力維護他們,甚至不惜主動跟我打起來,所以師父您來評評理,上官俊宇真不該打嗎?”

他的話音一落下,慕容驚心立刻上前辯解道:“前輩,我們真的沒有被下毒,我們是被栽秧嫁禍的。”

她覺得無煙穀穀主很親切,應該不會是非不分的。

“哼,事到如今你還敢狡辯。”洛城厲聲斥道。

“我們才沒有。”菲兒也站了出來,倔強地說。

洛城依然理直氣壯,“沒有才怪,師父,就算不是她們下毒,她們也該死,絕對不能讓他們繼續待在無煙穀裏了。”

“說到底,你就是容不下我們。”陸飛揚咬牙切齒說。

“當然,你們合起夥來,害死了我幾名兄弟,我豈能留你們?”洛城冷笑。

總之,他就是死咬著他們下毒不放,他們又沒證據,如何鬥得過自己?

“你……”楊燦很想上前踹死他,卻被楊瀲給一把抓住了。

“好了。”這時,竟見無煙穀主穀主一本正經地對洛城道:“你立刻帶人離開這裏吧,為師有話要跟楊姑娘說,你在這裏不方便。”

“什麽?”洛城聞言,怔了怔,有些不敢置信。

師父這是打算要放過他們嗎?

反應過來,立刻不滿道:“師父,這幫人害死了我們這麽多弟子,絕對不能就這麽放過他們了。“

“這事為師自有分寸,不用你管。”無煙穀主見他不聽自己的,表情有些嚴肅,很是不悅。

“遵命。”心知無煙穀主有意站上官俊宇這一邊,洛城為了穀主之位,也不好忤逆他,隻能心不甘情不願地帶人離去了。

暗暗不禁冷哼,上官俊宇,算你厲害,抓住了這老頭的心,等著,我不會放過你們的!!!

這場危機就因為無煙穀穀主的幾句話給暫時解決了,簡直出乎上官俊宇等人的意外。

待洛城離去後,上官俊宇立刻再次向無煙穀主解釋道,“師父,若骨他們真的沒有朝井裏下毒。”

“我知道,她們都是被冤枉的。”無煙穀主撫了撫發白的胡須,又恢複了初見的慈眉善目。

眾人頓時心下放鬆了不少。

“多謝前輩信任。”楊瀲感激地上前道。

“不必客氣。”無煙穀主望著她微微一笑,“你之前不是說想要恢複你的手臂嗎,老夫已經想到法子了。”

“是嗎,有勞前輩了。”楊瀲道。

“別高興得太早。”無煙穀穀主笑容斂起,認真無比地道:“我的法子還沒有說出來呢,等說了你再考慮該不該高興。”

此言一出,全場立刻安靜了下來。

都感覺得出楊瀲此番恢複手臂真的很不容易。

無煙穀主繼續道:“我有一爐子能生神火,可煉製出許多木頭人和石頭人,賦予它們生命。原本打算將你的魂魄和紫晶石暫時分開,以俊宇的鮮血重新拿紫晶石煉製出新的肉身,可是我聽俊宇說,自從紫晶石吸收了他的血液還是你的淚水以及雷電之後,你和紫晶石已經融為了一體,所以這件事情基本不太可能了。”

“那前輩的辦法是……”楊瀲急切地問。

無煙穀主一本正經道:“讓你整個人連同紫晶石一起進入寶爐之中,重新修複紫晶石的同時,連同你的魂魄一起接受神火的焚燒。”

“這,這會有什麽危害嗎?”眾人麵麵相覷,上官俊宇不安道。

“當然會有。”無煙穀穀主實話實說道:“一不小心靈氣耗損過重,便可能會導致魂飛魄散,再也無法恢複。”

聞言,眾人都猶豫了。

楊燦上前道:“姐姐算了,我們還是放棄吧,這個法子太危險了。”

楊瀲這個樣子,雖然斷了一隻手臂生活不方便,但總比消失在這個世界上的好。

“沒錯,大小姐,天下多的是奇能異士一定能治好你的斷臂,萬萬不要以身涉險。”何風也勸道。

楊瀲想了想,卻說:“可是我不想再繼續拖延下去了,我必須快點跟獨孤絕世做個了斷,前輩,就算風險再大我也要試一試。”

如果真的會因此而魂飛魄散,那麽她就當早點解除痛苦,去找柳君逸,也不枉是一件好事。

“姐姐。”

“楊姐姐。”

“若骨。”

“大小姐。”

“楊姑娘。”

眾人聞言,皆一臉擔心。

他們都不想楊瀲去冒那種險,一不小心回不來,那麽他們永遠都見不到楊瀲了。

楊瀲望著他們,安慰道:“別再勸我,我心意已決,絕不更改,若是真消失了,也不要難過,我會永遠祝福你們的。”

說著,對無煙穀穀主道:“前輩,可以開始了嗎?”

無煙穀穀主對她的勇氣十分讚賞,笑道:“好,你就跟我來吧。”

楊瀲點點頭。

眾人見狀,皆擔心她,趕忙也跟了去。

不久之後,無煙穀主帶著楊瀲等人來到了無憂居之中,很快,他便以自己的力量送楊瀲進入寶爐之中,以火焚燒。

眾人一旁看著,皆提心吊膽,都生怕楊瀲一失敗,得不償失。

許多木頭人,石頭人以為無煙穀主在給它們製造出新的玩伴,便圍在菲兒和何風身旁一臉的期待。

楊瀲進入寶爐第一關時,隻見周圍全是熊熊烈火,燒得她全身火熱,然後紫晶石在火中慢慢地變成熔熔的**,快要連同她的魂魄也給融化了。

她很痛苦,痛苦得想要尖叫,可是卻忍住了。

上官俊宇在無煙穀穀主的授意下,趕緊把自己的血滴進碗中,然後倒入了寶爐之中。

楊瀲的身體便立刻重新恢複。

她知道,這一刻她必須得集中精力,不然說不定她以前的容貌就會改變的了。

這一刻,紫晶石耗費的靈氣越來越多,而她體內的靈氣已不夠供給了。

情急之下,慕容驚心 立刻將自己的靈氣輸給她。

上官俊宇道:“驚心,你別這個樣子,紫晶石看樣子不排斥你的靈氣,越吸越多到時候會把你的仙氣給吸幹的。”

慕容驚心無所謂道:“沒有關係,我的命本來就是姐姐救活的,所以就算是死了我也不會放棄姐姐。”

說著,再次把自己的靈氣輸送給楊瀲。

陸飛揚在一旁看著,一臉擔心卻無可奈何。

他知道,楊瀲在慕容驚心心裏的重要性,就算他不同意慕容驚心也不會聽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