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獨寵,驚世凰後
字體:16+-

第216章 君逸,我生氣了

第216章 君逸,我生氣了

此言一出,楊瀲有些尷尬。

這第一次見麵,韓若靈就開始出言諷刺她,這是有多麽不待見她呀?

即便韓若靈有恩於柳君逸,也不應該當著別人的麵,在她大喜之日為難於她。

於是,楊瀲不解地問:“若靈姑娘似乎很不想看到我,不知我哪裏得罪若靈姑娘了。”

“太子妃娘娘想太多了,我隻是最近比較倒黴,想避一避,免得觸犯到了您不好。”韓若靈說著,讓芳嬤嬤送客。

雖然她這叫做以下犯上,但不信楊瀲敢在這麽重要的日子裏處置她。

就算楊瀲真敢對她怎麽樣,她也不怕,楊瀲這個太子妃雖然在祁雲大陸挺有名氣的,但沒有幾個人知道楊瀲就是楊源之女,底下還是有許多人看不起楊瀲的。

倘若楊瀲敢傷害自己,定會有很多忠義之士上奏彈劾,給柳君逸施加壓力,到時候,看楊瀲的太子妃之位是否能長久坐下去。

楊瀲是不會對她怎麽樣,但是柳君逸可不會容忍她這麽明目張膽地挑釁楊瀲,隻覺得她是有意針對楊瀲,不悅道:“韓若靈,你給本太子說話客氣一點。”

當著他的麵,韓若靈也敢欺負他心愛的妻子,這是有多麽不想活。

“怎麽,太子殿下,您要臣女怎麽客氣,臣女剛才明明說話就已經很客氣呀!”韓若靈挑釁道。

如今,她因愛生恨,連柳君逸的麵子都不想給了。

柳君逸要說自己已經成過親多好呀,害得她不知情白白給他熬了一個月的粥。

簡直是浪費時間。

柳君逸冷笑:“你當本太子傻了嗎,楊瀲過來好聲好氣跟你道謝,可你卻這麽跟她說話,你當本太子聽不出來其中的味道。”

“太子殿下竟然這麽想,那臣女也沒有辦法了,也不怪,您向來對臣女都是這個樣子的,對臣女有意見也是很正常不過的事,隻是可惜,這次不能叫臣女滾了,因為您現在所處的可是臣女的閨房,要滾也是您滾。”

“你……”柳君逸火了,正想治一治韓若靈,將她踹飛出去,卻被楊瀲給拉住了。

“算了,君逸,若靈姑娘或許是身體不舒服的緣故,所以脾氣才會跟著不太好。我們就不打擾她了。”

雖然她剛來風來城沒幾天,也沒有人敢在她麵前嚼舌根,但是其中的利害關係她是知道的。

韓若靈是忠臣之後,杏林院的當家人,對重振奉國做了不少的貢獻,倘若柳君逸因自己對她做了什麽,自己自是會給人留下不好的印象。

自己如今已是他的妻子,不能再像以前那樣隨心所欲,可不想被人說成是狐狸精,迷惑柳君逸,讓柳君逸為自己是非不分呀!

這個罪她不想擔,也擔不起。

“好,我們走。”若非楊瀲執意要來,柳君逸根本就不想進這裏,這下聽楊瀲說要走,便拉著楊瀲的手,帶楊瀲離去。

看都不再看韓若靈一眼。

韓若靈望著他們十指緊扣的雙手,望著楊瀲在跨出門檻時,柳君逸幫楊瀲提起裙子的那不經意的舉動,簡直是嫉妒吃醋快要崩潰了。

很快淚流成河,悲痛欲絕,趴在桌子上大哭起來。

為什麽,我不爭不搶的,還要過來刺激我。

楊瀲,第一神女有什麽了不起的,你有我青春,有我活力,有我醫術高強嗎?

不就是仗著和太子殿下青梅竹馬,才比我更快奪得太子殿下的心嗎?

有什麽好來我這裏炫耀的。

別再讓我看到你上門來羞辱我,否則,我就不會像今天這麽客氣了。

柳君逸和楊瀲離開韓若靈居所之後,並沒有再折返宴會場地。

方才,陸飛揚林小虎那兩個家夥拚命地向他們敬酒,似乎有意想將他們夫妻兩個給灌醉,若是還走回去,今晚豈不是得醉個半死。

雖然他們家以前是開酒莊的,再烈的酒都喝過,但畢竟因為家中變故,為免觸酒生情已經十一年沒碰過酒,酒量早已不比當年了。

所以能避就避吧。

夫妻二人一路往竹樓回去,都沒有鬆開過對方的手,終於回到房間之中,柳君逸遣退所有侍女,便把楊瀲抱到喜床之上,意味深長地問:“今天忙了一整天,累了嗎?”

楊瀲輕輕搖了搖頭,“不累,不過有些生氣了。”

“怎麽了,誰惹你不高興了。”柳君逸望著她,溫柔而又帶著關心地問。

在他的世界裏,絕不容許的事就是楊瀲有絲毫的不快樂。

以前楊瀲的任性,多半是被他給寵的。

“還用問,當然是你啦!”楊瀲故裝生氣地道。

“我?”聽了她的話,柳君逸有些莫名其妙,苦笑,“我隻會哄你開心,怎麽可能會惹你生氣呢,今天大喜日子的不要冤枉我,否則我饒不了你。”

“我怎麽會冤枉你?”楊瀲雙手輕勾住他的脖子,質問道:“你老實給我交代,你和那若靈姑娘怎麽回事,你到底對人家怎麽了。“

“沒怎麽,我平時在杏林院都是我行我素,每天跟她都說不上三句話,所以能對她怎麽樣。”柳君逸毫不猶豫地解釋道。

心裏有些委屈,原來楊瀲竟然是為了這事才說生氣的。

可是,他說的的確是事實,雖然韓若靈給他熬了一個月的粥,但是他並未領情,每次都是叫她帶著她的粥離開,多次是看都不看一眼的。

楊瀲問:“那幹嘛我上門找她致謝,她對我那種態度的。”

回來的路上,她想了想,韓若靈不僅僅隻是對她不客氣連柳君逸也不例外,根本就不像是看不起她,所以極有可能是因為柳君逸的緣故。

“我怎麽知道。”柳君逸有些無奈道:“那丫頭的性子本來就是這個樣子,反複無常,蠻不講理,所以你別理會她,別為了她影響到我們夫妻之間的感情了。”

“真的不是你對她怎麽樣?”楊瀲還是有些想不開。

她平時行事落落大方,但對待感情之事,還是會有些心胸狹窄的。

“當然,你不信可以問小姨,或者,我可以對天發誓。”柳君逸舉起手來,望著她認真無比道。

“好吧,我相信你,剛才是我誤會你了,對不起。”楊瀲笑了笑,說著,撲入了他懷裏。

柳君逸也緊緊地抱住她,可是,沒多久就將她撲倒了,“我受了那麽大的委屈一個擁抱你就想安撫我了。”

“那你還想怎麽樣。”楊瀲好奇問。

柳君逸道:“我剛才說了,你敢冤枉我,絕不輕饒你。”

說著,欺身壓上來,就吻了上去。

“君逸,我們還沒沐浴呢?”楊瀲熱情地回應著,猛然間想起了什麽,急忙推開他道。

柳君逸蹙了蹙眉,“方才你不說,現在還洗什麽,今晚節約點花瓣,別洗了。”

“我不要,不洗會睡不著的。”

“等你累了自然而然就會睡了。”柳君逸說著,接著繼續。

楊瀲感到很無奈,柳君逸平時生怕她像泡沫一樣輕輕觸碰就會碎掉,對她溫柔到了極點。

可是如今,那麽的……,還是原來的他嗎?

這時,一陣腳步聲由遠及近,隻聽到有人推開院門,侍女道:“各位公子小姐,你們這是……”

陸飛揚如今已經喝得微醉,攬著林小虎的肩膀笑嘻嘻道:“找你家太子和太子妃呀,他們人呢,怎麽酒敬一半,人就不見啦?”

要知道,他今晚可是有意要灌醉柳君逸的,可是居然讓柳君逸給溜了,著實不爽。

侍女恭敬地回答道:“在室內呢1,這會兒,估計就要就寢了。”

“是嗎,這洞房還沒鬧,睡那麽早幹什麽,我們要鬧洞房。”陸飛揚大聲道。

“對,快去叫大哥哥和楊姐姐開門,我們要鬧洞房。”一旁,菲兒也附和道。

長那麽大,總聽別人說新人成婚是可以鬧洞房,但活了十多年還沒有親自鬧過,所以今晚難得陸飛揚帶頭,說什麽她也要進去鬧一鬧。

體驗一下鬧洞房的樂趣。

侍女為難道:“這,不太好了,這個時候進去打擾太子跟太子妃……”

“有什麽不好的。”陸飛揚一臉無所謂,提醒道:“我們宣國鬧洞房是常有的事情,據說成親不鬧洞房新人是不會幸福的,所以難道你想你家太子和太子妃日後過得不幸福嗎。”

“就是,日後我大哥哥和楊姐姐過得不幸福,他們來找你你可就慘了。”菲兒瞪著眼睛,嚇唬道。

侍女聞言,確實嚇得不輕。

人的一輩子很長,夫妻之間難免會磕磕碰碰,所以萬一將來柳君逸和楊瀲鬧別扭了,怪她今夜阻止陸飛揚等人進來鬧洞房怎麽辦。

於是,趕忙福身道:“好,奴婢這就去稟報太子和太子妃,幾位先在院子裏等著。”

說著,立刻往柳君逸和楊瀲房間奔去。

柳君逸和楊瀲早已將他們的話聽得一清二楚,這下,柳君逸感到特別的掃興,若非陸飛揚和楊瀲有些交情,是慕容驚心的心上人,估計都走出去將他給踹死了。

自己和楊瀲的洞房他也敢唆使菲兒等人過來鬧,就不怕他和慕容驚心成親的那一天,自己加倍奉還嗎?

看著他整張臉都黑完了,楊瀲覺得特別有趣,忍不住笑了笑便默默地穿好衣服從**爬起來,開門去了。

雖然知道等會被鬧洞房定是不好過,但是能讓某人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還是覺得有些高興的。

卻見柳君逸一把抓住她的手製止了她的行動,“走。”

“去哪?”楊瀲有些意外地望著他。

柳君逸道:“難不成你真想讓他們進來玩弄我們,當然是離開這裏。”

說著,打開窗戶,抱著楊瀲飛出去了。

當房門久久不見被打開,陸飛揚和林小虎立刻合力將它撞開,卻見室內空空的無一人,頓時有些納悶。

人呢?人呢?

這洞房還沒鬧,他們人怎麽都不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