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獄變相
字體:16+-

第15章

第15章

顏非乖巧地叫了聲,“姐姐好。”

這一聲姐姐從那紅潤好看的嘴唇裏說出來,足以另天下任何女子心中酥軟。庫瑪摩羅眼中的母性光輝頓時濃烈得快要溢出眼眶,伸手就想去捏捏顏非那張嫩白的臉,可是手還沒伸到一半就被檀陽子不著痕跡地擋住了。

檀陽子目光淩厲如刀,冷笑一聲道,“不是說你受了重傷,怎麽還是這麽色心不改?”

庫瑪摩羅一向和檀陽子性情不和,見麵就互懟,經常弄得當和事老的達撒摩羅兩邊不是人。見狀她也隻好收回手,輕哼一聲,口中嘖嘖道,“你這硬木頭是從哪裏拐來的這麽好的孩子,跟著你真是可惜了。”

顏非睜大眼睛,他還是第一次聽到有人敢這麽和檀陽子說話的。

檀陽子輕蔑地勾起嘴角,“你倒是可以問問他,是願意跟著我還是跟著你?”

“好了好了。”達撒摩羅趕緊站到兩人中間,一手摟住了庫瑪摩羅的腰身帶著她轉個身往堂屋走,“那麽久沒見了,一見麵就拌嘴像什麽樣。你身上不好,別著了涼。”

檀陽子跟在他們身後,仔細觀察了一番庫瑪摩羅,確實能看出她那擦了胭脂的臉頰實際上非常蒼白,嘴唇上也沒什麽血色,走路更是步伐虛浮,氣息不穩。

顏非這是第一次見到真正的紅無常,好奇地看著前方的兩人,低聲問,“師父,他們是夫妻嗎?”

“在人間是的。”檀陽子說,“在地獄沒有夫妻這種東西。”

“那 所有的青無常和紅無常在人間都是夫妻嗎?”

“當然不是。”檀陽子嗤笑一聲,似乎認為這個問題很滑稽,“有時候是扮作兄弟姐妹,有時候扮作師徒,扮作主仆的也有。隻要是方便的身份,什麽都可以。”

可是顏非還是用那種專注而沉靜的眼光望著他,似乎根本沒把他的話聽進去。

檀陽子和顏非安頓了一番,和達撒摩羅夫妻一起吃了頓飯。期間檀陽子詢問了更多關於庫瑪摩羅受傷的情況,卻也得不到更多信息了。庫瑪說她根本來不及看清到底是撞上了什麽,隻是覺得忽然間全身都燃燒起來了,為求自保便急忙退出了那個中年男人的意識。

一頓飯下來她咳嗽連連,麵現疲憊。檀陽子見狀便知道她受傷太重,實在不應當繼續在人間停留。達撒摩羅似乎也是這麽認為的,因此飯一結束,就將庫瑪摩羅扶到**,握著她的手讓她放心,檀陽子會幫他處理這邊的事情。

庫瑪摩羅虛弱地點了點頭,然後就閉上眼睛,眉間隱隱現出一道紅色符文。等到符文消散,她的呼吸和心跳也驟然停止,恍然已經是一具屍體了。

然而顏非知道她並沒有死,隻是她的本體回去地獄了,所以隻留了這具人類的皮囊在人間。檀陽子回地獄的時候,也總是會將他的人身藏在一個安全的地方,後來有了和顏非的家,便將身體留在家裏,由顏非照看。他們的身體仍然與本體有著一線聯係,所以並不會腐壞,但還是要小心不能受到重大的傷害,否則身在地獄的本體也會受傷。

顏非看著沉默地站在一旁的檀陽子,熟悉的好奇又在心中升起。他還不知道檀陽子在地獄的本體是什麽樣子呢。

看過往一些被檀陽子抓去的鬼的反應,似乎是很可怕的樣子?

第13章 父母祠 (2)

達撒摩羅離開襄陽的這一個月來,城中又陸續發生了十起案件,其中有五樁是弑親未遂,顯然是因為一些為父為母的人已經對自己的孩子有了提防。犯人都已經被官府控製,關在襄陽提刑司的大牢裏,若想見到他們,要麽由紅無常將他們帶入那人的夢境,要麽就等入了夜悄悄潛入。

紅無常這條路肯定是行不通了,雖然顏非在那自告奮勇,但被檀陽子拒絕得斬釘截鐵。

“不行。”

“可是托夢術我已經用得很熟了啊?”

“不行!庫瑪摩羅為何會被重傷的原因還未查明,太危險了!”

顏非執著道,“你們之前說很可能是有法寶傷了庫瑪姐姐,可是鬼才怕法寶不是嗎?我是人,應該不怕的啊?”

達撒摩羅聽了他的話,眼睛亮了一下。但還不等他開口便聽檀陽子說,“我說了,尚且不知道庫瑪摩羅受傷的原因,也無法確定是不是因為天庭法寶。不許去就是不許去!”

檀陽子的表情和語氣愈發嚴厲,劍眉緊緊皺在一起,周身散著一層凜然的寒氣,顯然沒有任何回轉的餘地。達撒摩羅也覺得事情沒弄清楚前沒必要冒這種險。畢竟以顏非在檀陽子心中的重要程度來看,若是這少年有個什麽意外,檀陽子會不會如三百年前那樣失去控製傷了人命都難說。

顏非見檀陽子要生氣了,心中雖有不甘,也隻有暫且屈從,不再言語了。

檀陽子對達撒摩羅說,”你在提刑司沒有人脈麽?”

“有是有,隻是這次的案子已經驚動了汴梁,所以犯人看得很緊,我的線人也沒辦法放任何人進去。”

“不必他放我們進去,你隻要找他要到裏麵獄卒的班表,還有大牢裏的路線圖就好。”

“這個應該好辦,我明天就聯絡他。”

檀陽子點點頭,轉頭看顏非,見他神色間似乎有些失落,便輕輕歎了口氣,放軟了聲音說,”今晚早些睡,明天你我還有事要做。”

顏非納悶道,“什麽事?”

“我們要先去出了事的人家拜訪拜訪。”

這一係列古怪的弑親事件的起始在襄陽南岸峴山腳下的小鎮中,一戶說不上貧窮但也不算富庶的普通人家。死者是一名五十歲的老嫗,人稱丁婆婆。而殺害她的是她的女兒蘇良娣。達撒摩羅早已將前八起案件的犯人死者名單以及他們的居所都打探清楚了,檀陽子和顏非起了個大早,騎馬來到那依山傍水的秀麗小鎮。

早晨的空氣裏尚且帶著露水的濕涼氣息,石板路上苔痕點點,走起來微微打滑。此時正是翻土播種的時節,已經有不少人起來了,紛紛荷鋤往田間去。忽聽道路盡頭噠噠馬蹄聲,來了一名牽馬的高大英俊但表情有些陰沉的白發道人,身旁還跟著一名麵若桃花手中執傘的紅衣少年,引得不少鎮民多看了兩眼。

顏非臉上睡意未消,大大地打了個哈欠。檀陽子瞥了他一眼,一邊走一邊說道,“等會兒好好學著,這種打探消息的事向來是由紅無常來做的。”

顏非衝檀陽子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來,“好的師父!”

兩人在一道幾家同住的院落前停住,將馬拴在院門外一顆玉蘭樹上。那院子裏有兩個小孩正蹲在一起打彈子玩,三間屋子,其中靠東邊那間被貼了封條,想來便是出事的蘇家住的屋子了。

檀陽子站在門口用手扣了扣開著的門板。院子裏的兩個小孩轉過頭來看著他。

檀陽子也不笑,就用他慣常那種低沉渾厚的聲音冷冷說,”你們爹娘呢?”

兩個小孩被他那肅穆陰沉的樣子嚇得呆了,半晌其中一個大約七八歲的孩子才說,“在 在隔壁鄰居家。”

“煩請告知令堂,在下檀陽子,是汴梁來的道士,有事想要請教。”

他說得話那兩個小孩根本聽不懂,隻是被對方的氣勢震懾僵在原地。檀陽子也不大會哄小孩,便皺起眉頭問道,“聽不懂嗎?”

兩個小孩被嚇得眼睛裏已經閃出淚花來了,嘴巴癟起一副隨時都要哭的樣子。旁邊的顏非忽然噗嗤一聲笑了出來,用手擋住唇低聲說,“師父,你這樣不行啊 讓我來吧。”說完他便向前走了幾步,來到那兩個小孩子旁邊蹲下身來,溫柔地笑起來。他這一笑,仿佛有淡淡桃花在麵上盛開,臉頰上一個淺淺的酒窩,真是分外的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