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獄變相
字體:16+-

第51章

第51章

天庭的火 這會兒上哪去找天庭的火?

顏非頓了頓說,“這東西最初是被天道中的毀滅之神濕婆創造出來的,是用來煉製一種丹藥用的。誰若是吃了這丹藥,就可以在不失去命魂的情況下擺脫六道輪回,獲得永恒的解脫。但由於煉製的方法太過殘暴,所以後來所有的嬰蠱都被另外兩位上古神明毀去了。”

長生不老藥,這東西在每一道都有傳說。在人間人們總相信神仙是長生不老的,但他們不知道天道也隻是六道之一,天人雖然壽命長達數劫,卻終究有窮盡的時候。到那時天人會現天人五衰相,贏來不可逆轉的死亡。所以其實神仙也和人一樣,在追尋逃離死亡的方法。畢竟一旦失去仙身,下一世還不知道會輪回到哪一道去。

尤其是天人享盡了福報,卻沒有多少積攢善業的機會,從天人直墮地獄都是有可能的。

從古至今六道眾生孜孜不倦地尋找著永生的方法,很多人相信通過修煉成佛可以擺脫六道輪回,也有人相信得了道可以擺脫輪回。但那終究太虛無縹緲,而且隻會發生在死亡之後。死後七魄和天地二魂都散了,隻剩下一個命魂,跟原本的那個“人”或“仙”也已經沒有什麽關係了,誰又知道那孤零零的一道命魂是不是真的去了一個所謂的極樂世界呢?

然而現在,顏非卻說在扶燈記裏真的有關於長生不老藥的記載,而且竟然是用這麽惡心的東西煉成。如果他說的是真的,為什麽阿鼻地獄要養這些東西?

難道是那阿奢尼王想要長生不老?

可這和酆都又有什麽關係?

隱隱覺得自己觸及到了什麽極為關鍵的東西,可是目前的情況卻不允許他多想。他們必須想辦法離開這兒,不然這成千上萬的嬰蠱隻怕都是餓了不知道多少日子的,如果一擁而上,他們隻怕難以活命。

他不能讓顏非和他一起死在這種鬼地方。

正打算著祭起斬業劍拚一把,帶著顏非從那百鬼雕像之間衝出去。忽然間從遠處的黑暗中升起一團紅光。那如人間傍晚的霞彩般彤然絕美的光色,還有那驟然彌漫在四麵八方的清聖之氣,是絕對不屬於地獄的。

倏忽間,那清聖之氣愈發濃烈,濃烈到另愆那周身有種灼燒之感的地步。同時一道金紅蓮花如煙花般倏忽綻放在穹頂之中,極為炫目的光色中所有嬰蠱忽然尖叫起來,如潮水一般四散奔逃。

那煌煌火光映照在愆那澄黃的瞳孔中,流轉著融化的琥珀般的色彩。

“天庭之火 缽曇摩華。”

他們要找的人,終於出現了。

第43章 阿鼻地獄 (18)

那道聖火紅蓮迅速合攏, 仿佛另空氣都燃燒起來的熱度也逐漸散卻。伴隨著缽曇摩華的餘光沉寂, 一陣幽魅飄渺的鈴聲自遠及近,有節律地響著。

通常逃到人間的鬼怪聽到這鈴聲, 便知道這是青紅無常來了。

從那兩尊巨大的石像之間的黑暗中,緩緩析出一個明豔的身影。那是一個雌性羅刹鬼, 她的麵容冶豔姣美, 紅發如燃燒的火焰般在身後飛舞,比雄性羅刹鬼要小一些的角上綴著精致的銀色裝飾。紅裙飄逸輕盈, 比人間尋常女子的裝束大膽不少, 領口大大開著,露出肩頸的大片皮膚。寬寬的腰帶束出不盈一握的細腰, 那紅裙下**的雙足上都係著小小的銀鈴。

這便是庫瑪摩羅的鬼身。

愆那與庫瑪很難說算不算朋友,兩個人性情不和, 一見麵就會相互奚落,但因為達撒與庫瑪的關係, 所以交情也算是有一些。

雖說吵嘴,但畢竟互相沒有存什麽利用之心,在鬼的世界裏也算是單純到不可思議的關係了。如今知道她就是造成襄陽一連串慘案的人, 愆那心中說不出是什麽滋味。

庫瑪輕輕將自己的渡厄傘靠在肩頭撐著,從微微上挑的眼角斜覷著他們兩人, 半晌,輕輕歎了口氣道, “愆那摩羅,你這又是何必。我以前說你死腦筋, 如今看來你竟不是死腦筋,而是喜歡給自己找麻煩。這事,原本跟你也沒太大關係,何苦來哉?”

愆那握緊斬業劍,道,“你為什麽要那麽做?缽曇摩華是怎麽到你手裏的?”

“你能找到這兒來,心裏應該已經知道答案了。”

“是酆都讓你這麽做的,缽曇摩華也是他們給你的。”愆那的眉頭緊緊皺著,“他們讓你去殺人,但是又不能說是他們指使的。你是他們的刀子和替罪羊。”

庫瑪幽幽望著他,沒有說話。

愆那眼中瀉出一絲憤怒,“為什麽要答應這種事?你有想過達撒麽?你是紅無常啊,你忘了我們曾經立下過的保護人間的誓言了麽!”

“哈哈哈哈!誓言?”庫瑪尖銳的笑聲裏全是諷刺,“我們是鬼啊?為什麽要保護人間?我們連自己的世界都保護不好。那些人和我們有什麽分別,憑什麽他們就能占據著那麽好的世界?”

“他們沒有造作你我做過的那些惡業!”

“惡業?我最後一世的父親二十多年對我不理不睬,不論我多麽努力地想要討好他,在戰場上為他拚命,得到的永遠是奚落和冷眼,隻因為他討厭我死去的母親。我是他的親兒子,可是他不曾為我過過一次生辰,不曾摸過我的頭,沒有誇讚過我半句,甚至都沒有對我笑過。我十二歲那年差點病死,他連一次都沒有看望過我。他把所有的寵愛都給了其他的子女,偏偏隻有我在他眼裏是透明的,隻有遇到去敵國出使那種送命的差事他才會想到我。人人都說我是尊貴的王子,卻不知道我連尋常家裏的孩子都不如,因為我連父母都沒有。

我本來打算放棄了,他不喜歡我,我也沒辦法改變。可是這時候他卻偏偏開始對我好了。他開始誇我做事認真謹慎,會傳我陪他一起遊獵了,也會與我商量一些國事。你知不知道那種原本以為今生無望的東西突然得到時的欣喜若狂?我想要的不過是平常的父愛而已,這其他人都有的東西,對我來說卻難如登天。就當我以為我終於夢想成真了的時候,卻發現他忽然的示好,不過是在覬覦我的妻,想要借著親近我的機會接近霸占她 我的妻子因為不堪受辱自盡,就連那一世唯一能給我安慰的人,他也奪走了。這樣的禽獸,難道不該殺嗎?

難道他生我我便不能恨他?又不是我讓他生我的?”

庫瑪說著,她的視線卻似乎變得空洞茫然,她的神情也在隨著訴說改變著,一霎那她的表情不像是平日裏那個冶豔如花言語尖銳的羅刹女,倒像是個人類男子充滿孤寂、寥落和憎恨的神態。

在這短短的時間內,她仿佛變回了前生那個境遇悲慘的王子,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這似乎不是很正常。

前生的事不論再怎麽悲慘也已經隔著一道生死,就算知道了也像是糊著一層模糊不清的霧氣,不可能有這種如臨其境的鮮明感受。更何況她在地獄裏也渡過了那麽久的時光,之前成為紅無常在孽鏡台照到自己前世的時候也沒有這麽激動。而現在她這種情緒波動的激烈程度,倒像是在回憶不久前發生的事一樣。

難道 她有了那一世的記憶?

知道前世和真的擁有前世的記憶是截然不同的。隻是知道的話就如同在看一本與自己無關的書,沒有任何情感波動。但擁有記憶的話,便會將已經發生過的事一遍一遍在腦中重新經曆,引起當時曾有過的種種真切的情感,甚至混淆自己的身份以為自己是前世的延續,因此比僅僅知道或看見要強烈複雜得多。但他們作為鬼重生在地獄中之前定然也和所有其他的生靈一樣喝過孟婆湯,忘卻了一切,怎麽可能有前世的記憶呢?

庫瑪微微垂下頭,再抬起來的時候,似乎又回到了此時此刻,變回了那總是語調輕盈的樣子,“你說,如果一對父母不愛他們的孩子,為什麽還要生下來呢?如果愛這東西不能勉強,那麽總可以選擇不要生吧?”

“所以你就借著缽曇摩華的力量去誘導迷惑那些人類,讓他們殺了自己的親生父母?!你可知你這是害他們跟你一樣來生投生地獄!”

“那又如何。那些死人根本就不配為人父母!我現在隻恨我自己當年心軟,沒有真的殺了那個禽獸。”

愆那知道現在的庫瑪已經混淆了自己的今生和前世,再加上她之前幾次附身人間嬰屍的過程中也遇到過不少被家人冷落虐待遺棄的情況,所以情緒愈發激動了。她現在正處在很多青無常和紅無常都曾經過的一個瀕臨崩潰的節點上,太多不好的記憶淤積在她的靈識深處,令她對一切都產生了質疑和憎恨。

要是處理不好,她可能會和很多已經灰飛煙滅的青紅無常那樣,走上毀滅一切的絕路。

鬆開斬業劍,任那劍被連接著身體的血脈牽著漂浮在空中,雙手放在身前展現自己毫無惡意。他試探著走近庫瑪摩羅,努力將聲音放輕,“庫瑪,你是怎麽得到前世的記憶的?”

庫瑪摩羅勾起塗抹著鮮紅口脂的唇角,“你猜到了?嗬嗬,你大概不會想到,如果你真正的回想起自己的前世,會對你造成多大的影響。”

“庫瑪,你現在腦子很亂,我理解。你隻是分辨不清自己現在的身份了。讓我帶你回到達撒摩羅身邊,把缽曇摩華交出去,我和達撒會向韓子通求情的。”

“哈哈哈,然後呢?你以為他們會放過我?他們本就是想要利用我去做那些他們神仙不屑於做的肮髒交易,現在我身份已經被你捅破了,自然是要被滅口,好將所有事推到我頭上。愆那,我已經回不去了。”她說著,背後忽然開始散發出陣陣彤紅的光芒,一絲絲清聖之氣化作炙熱的風吹在愆那臉上,令他警覺起來。他暗暗催動斬業劍,死死盯著她道,“庫瑪!達撒摩羅就在這宮外,他一直在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