鬥破宅門:農家貴女
字體:16+-

第220章 巧妙應對

杜伊眨巴著眼睛,一臉地不讚同,仿佛在指著杜紫琳是個不懂事的,說話連場合都不看清楚。

眾人都知道,四年前杜府才傳出杜伊與下人私奔的消息。也就是說,杜伊四年前才離開杜府的,現在她說的杜紫琳在那寶伊閣,也就是隻有杜府的嫡女在能住的院落裏,已經住了七年,這背後代表的意思,已經不言而喻了。

她後來回來了,才又住回去,但杜紫琳心心念念的要再次住進去,這裏麵的含義有很多層。

首先杜伊回來了,是怎麽回來的,為何帶著一個兒子?回來之後住在哪裏,又是怎麽住回寶伊閣的?另外就是杜伊已經強調了,她才是杜府的主人,她的叔父也就是杜衡,隻不過是代為管理的。現在要取代的話,是不可能的。

像杜紫琳想要住進寶伊閣是不行,倘若真的喜歡,那便在造一個,與寶伊閣一樣的院落,但絕對不能住進去。

杜紫琳讓杜伊說的,麵色忽紅忽紫,感覺眾人火辣辣的眼神都盯著她,仿佛她是赤果果地站在眾人麵前,讓她無處遁形。

紫奕楓聽到杜伊的話,眸光再次閃了閃,杜伊這話是何意?杜衡是他的人,杜伊想要拿回杜府,那也得看他願不願意,誰不知道杜府是他紫奕楓的金庫?

杜伊是淩晟的嫡親外甥女,與他自然交好。淩晟又是紫弈城的人,莫非方才紫弈城就是因為這個,才去找侯夫人談話的?

杜伊不知道,她為自己解圍的話,讓紫奕楓覺得,這是紫弈城在向他宣戰的一種手段了。不過當他的視線看向小帥的時候,臉上便勾起一抹微笑。

如果他沒記錯的話,這杜家大小姐,到現在還未成親吧。若是他解決了她的終身大事的話,那杜伊是不是就為他所用了?

剛才看她對杜紫琳的反擊,由此可以看出,這個女人,雖然不太聰明,但也不是很笨。要收攏她,也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杜姑娘說的極是,像這樣的事,你們姐妹私下商談就好。”紫弈城難得的出聲了。本來像這樣的事,與他沒關係,這是杜府內部的競爭問題罷了。隻是這涉及到了他利益,他不得不出聲協調。

杜伊再次看向紫奕楓,又行了一個禮:“不好意思,讓六王爺見笑了!妹妹,凡事要三思,說出的話,要先看場合才行!”

杜紫琳沒想到杜伊到這個時候了,還在借機教訓自己,這讓她完全下不了台。林荷茹自始至終都站在一旁看戲,她知道杜伊完全不用她幫忙,可以自己解決的。

“伊伊妹妹來了?快快,別站在這外邊,裏頭請坐!各位方才還在表演呢,不如伊伊妹妹也來一個?”

淩芬芳不知何時,從哪個角落裏冒了出來,跟在她身後的,自然是那杜誌高。兩人的麵色皆是有些扭曲,看來自己在訓斥杜紫琳的話,他們都聽進去了,就算沒有全部,至少也有一半。

嫂嫂說笑了,伊伊自小沒娘,父親又長年在外忙碌,待伊伊十歲稍微懂點事之時,又撒手而去。這沒爹疼,沒娘愛的,哪裏會這些東西?方才眾位表演到哪,接著便是。伊伊看看就好,興許看了後,還能學上一二。”

杜伊這話,讓杜誌高一家的臉色更加扭曲。她這話的意思,以前年紀小,沒來得及學習,也是正常的。等到十歲,該是學習的之時,因為是叔父一家接手,自然對她疏以照顧,所以不會這些,也是情理中的事情。

她這不是明擺的在外人的麵前,打他們的臉嗎?說她杜伊才是杜府嫡出大小姐,居然受到如此的苛待。

杜衡掌管著她的產業,卻連教習嬤嬤都不給她請,更或者說,就連住處都被杜紫琳拿走。這裏的點滴,根本不用形容,這些身處在大宅裏的人,自然能夠摸清這其中的門門道道。紛紛搖頭,低聲說杜淩氏與杜衡這人做事不地道。

連帶著,看向淩芬芳與杜誌高的目光都變得趣味起來。聽說那杜誌高與杜紫琳原本是有婚約的,可沒想到,居然娶了淩芬芳。這兩人現在不會是,剛好想要對付這杜家大小姐吧?

林荷茹看效果差不多了,這才拉著杜伊的手,道:“伊伊,我們先找個空餘的地方坐下來吧,稍後母親也該過來了!”

國公夫人至始至終都未插一句話,她就是想看看,這杜伊有幾斤幾兩,能夠讓她的女兒都能夠吃大虧。方才見了後,忍不住輕輕搖頭。

看來這丫頭也不是個厲害的,否則哪裏會在眾目睽睽之下,給自己的姐妹這樣難堪的。小聰明是有的,但絕對稱不上機智。看來上次寶貝女兒會吃虧,也隻是粗心大意罷了。

小帥過來的時候,就被杜伊叮囑過,看到紫弈城不能認,也不能叫。隻要乖乖的聽話就好,話決不能多說。先是看到紫弈城的時候,原本想要上前去的,但被杜伊緊緊握住小手,隻能眼睜睜地看著紫弈城與舅婆一起走了。

這會兒聽到杜伊與杜紫琳的話,小家夥隻是沉著一張小臉,不發一語。原本對見到紫弈城的興奮,都消失殆盡了。

小家夥雖然聽不太懂杜伊說的那些話,但眾人嘀嘀咕咕傳來的那句什麽未婚生育,野種之類的話,還是聽出來了。這些話,他從小到大沒少聽說,也知道不是什麽好話。

雖然紫弈城與杜伊都與他說過,他不是野種,也不是沒有人要的孩子。可小家夥的心裏,已經開始認定,這是紫弈城不要他們,所以才會這樣被人說的。杜伊與紫弈城都不知道,小帥小小的心裏,已經開始給紫弈城貼標簽了。

“來人,給杜家大小姐單獨安排一個桌子!”國公夫人麵帶微笑,看到淩芬芳要帶杜伊入其他人少的桌子,便揚聲說道。

杜伊不在她的受邀之列,之前在杜家怎麽對待她的女兒,她沒看見就罷了。方才杜伊說的話,已經深深的諷刺了她的女兒。像她這樣

未婚先孕的女子,根本配不上做她的賓上客。

淩芬芳愣住了,她沒想到她娘會在眾目睽睽之下,這樣為難杜伊。雖然這樣做,她能解氣一些,但難免給人小家子氣的感覺。畢竟上門既是客,哪有這樣對待客人的。

“杜小姐,你來得晚,這席麵又有些淩亂,我讓人單獨給你開一桌,不介意吧?”國公夫人笑盈盈地問著杜伊,這話說的,滴水不漏,完全是為杜伊著想的模樣。

林荷茹心中有氣,麵色通紅,伸手要拉著杜伊,就被她暗中捏了捏,示意她稍安勿躁。

“伊伊見過國公夫人,回夫人的話,伊伊自是不會介意的。這是國公夫人對伊伊的看重,伊伊豈會不識趣?如若國公夫人讓伊伊坐已經動了的席麵,反倒是對伊伊有輕視之意。”

原本紫奕楓想要叫杜伊去他的桌子,這也是給了她極大的麵子,回頭她會感激自己才是。沒想到杜伊反過來將國公夫人的意思全部扭曲過來,完全說國公夫人是為她杜伊著想,才不想讓她與旁人同桌,這樣才顯得尊重她杜伊。

原本對杜伊有輕視之意的眾位官家夫人千金,聽到國公夫人的話,都下意識的皺著眉頭。有心軟之人,甚至想要叫杜伊來自己的桌子,沒想到杜伊會是這般回答。

心下不禁對她點點頭,雖然是個孤女,倒是個機靈的丫頭,隻可惜已經生了個孩子,否則憑著她這個容貌身段,要找一門好親事,還是有的。

林荷茹聽到杜伊這話,也鬆了一口氣,不過心裏對國公夫人這做法,也記上了一筆。不過是個剛來京城立足之人罷了,在京城裏連腳跟都沒站好,就敢輕視他們侯府的人,哼!

“既然如此,還勞煩國公夫人安排新桌子,我且與伊伊在這等著。”林荷茹是小侯爺夫人,又是兵部尚書的嫡女,說話自然是有分量的。

眾人一看她明顯不樂的表情,當下打定主意,以後不與這國公府往來了。雖然侯府支持皇上這一派,皇上有年幼,但他有攝政王紫弈城在,隻要有紫弈城在的一天,這六王爺想要稱天下,就很難。

如今朝廷中局勢已經開始有些傾向皇上這邊了,特別是在兵部尚書之女嫁給忠勇侯府的小侯爺之後。

國公夫人聽到杜伊的回答,嘴角一僵,不過很快就反應過來。杜伊她是可以得罪,隻是她忘了,杜伊是與誰一起來的。也忘了杜伊的另一層身份,她的嫡親舅舅是忠勇侯,舅母淩楊氏是楊太師之女,表哥是世襲小侯爺,表嫂是兵部尚書之女。

“來人,將安排的新桌子,安置在主桌旁!”原本打算將杜伊安排到角落裏去的話,在想清楚裏麵的關係後,又順著杜伊的話,將桌子安置到主桌旁。這樣顯得,她是對杜伊的敬重,或者說,她對淩楊氏等人的敬重。

杜伊聽到這,眼裏閃過一絲的嘲諷。也算這國公夫人不太笨,就是順著話題找台階而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