鬥破宅門:農家貴女
字體:16+-

第222章 精湛廚藝

“沒有本事,就不要丟人現眼,現在這副表情給誰看?”杜誌高看到妹妹臉上的表情,有些怒其不爭。這個丫頭真不知道怎麽想的,明知道自己不是杜伊那賤丫頭的對手,偏偏還傻乎乎地撞上去。

“你到底是誰的大哥?我被人欺負,怎麽不見得你來幫我?”原本還獨自生氣的杜紫琳,聽到這話,氣得緊捏地雙手直顫抖。

這大哥有和沒有沒區別,他媳婦這樣對她,現在他又衝她大吼大叫,算什麽本事。在他媳婦的麵前,就是個腿骨軟的男人。

“幫你?就你做的那些事,要我幫你什麽?不就是那項馨荷與淩啟軒定了親,你心生嫉妒,想要陷害於她嗎?沒想到陷害不成,反倒把人家丫鬟推下湖了吧?就你這樣的女子,這般歹毒的心思,誰敢要?幸好我隻是你大哥,不是被你看上的男人,否則我寧願娶一個無鹽之女,也不願娶你這樣的女人。”

杜誌高難得說這麽多的話,他今日真的是被氣到了。若不是杜紫琳這個不長眼的惹了杜伊,杜伊能在那麽多人麵前那麽多嗎?原本他結交了不少的人,被杜伊那賤丫頭那麽一說後,對他開始慢慢疏遠,最後都對他退避三舍。

原本與他坐在一起的人,不知不覺間都換了位置,他周圍的位置,都空了。這一切是誰害的?雖然是杜伊那賤人沒錯,可卻是杜紫琳這個不長眼的妹妹先起的頭。

第一次在那回廊之時,可以說與他無關,那是他妹妹的問題。那麽第二次杜伊說的話呢,那就是他家庭問題,處在那樣的家裏出來的,即便家裏再是富有,那些自視高人一等的官宦子弟也不屑於他往來。

本想著借著這個機會,多認識一些人,將他的會試會有所幫助。現在可好了,都毀了。而毀了這一切的,就有眼前這個不長眼妹妹的手筆在。

早知今日會這樣,他斷然不會帶她來的。丟人現眼不說,還連累了他。

“你……”杜紫琳聽到這話,恨不得上前,抓花杜誌高的臉。可她不敢,那是她大哥,家裏還希望他能考上功名,能夠走上仕途,給家裏添光,而且她以後也得依靠娘家,絕對不能得罪他。

“我會如實稟告娘的,回去之後,給我好好反省反省。別以為自己都沒錯,隻知道怪罪於他人!”杜誌高眼睛一瞪,冷哼一聲,閉上眼睛,不再說話。

坐在車轅外的橙蘿,聽到這話,伸手將身上的衣衫,再次裹緊,低垂的眼眸,露出了笑意。

待一行人回到侯府,杜伊總算是鬆了一口氣。對於宴會之類的氣氛,她特別的不喜歡,這些都會讓她想起在現代的時候的事情。

每一次,她參加宴會,都是帶著目的性的。她那個好爸爸,總是不斷在物色最佳聯姻對象,而她就是那個聯姻的物品。終於她要定親了,以為這輩子也就這樣了。卻沒想到,一場爆炸將她送來了這裏。

不知道是不是老天可憐她,才讓

她以現在這個身份,在這個時空裏,存活下來,也許這一切都是冥冥之中自有安排的。

因著夜晚寒冷,又近年關下著雪,因此京城這些達官貴人之間的宴會都是安排在白日,一般是以午膳為主。

此時眾人回來時,已經接近申時了。小帥每天下午都需要睡半個時辰左右,看到他在打哈欠,杜伊便道:“白梅,帶小帥先下去休息,這孩子也該歇息了!”

“是,小姐!”白梅也注意到了,小帥的眼眶一圈有些發紅,眼睛更是無精打采,顯然是已經想睡覺,但還是強忍著模樣。

淩楊氏與林荷茹也有些疲乏了,看到小帥這樣,便出聲道:“伊伊你也先回去歇著吧!”

杜伊掃了一眼兩人這才點點頭道:“那好,今日晚膳我親自動手,還請舅舅,舅母與表哥表嫂一起過來吃頓便飯,順便嚐嚐伊伊的手藝如何!”

淩楊氏還沒有反應,原本還有些犯困的林荷茹反倒是打了雞血一般的興奮起來:“真的嗎伊伊,你真的要動手?”

杜伊做飯如何,她是不知道。但淩袁帆每次回侯府,都會向她誇讚,就令她好奇了。今日淩國公府的宴席,她是覺得不錯,畢竟那伊記酒樓的口碑在,想要難吃都很難。

但想起小帥與淩袁帆的話,她便有些心動了。現在一聽杜伊這話,她恨不得現在就讓杜伊去做飯,好讓她嚐嚐,是否真的是那樣的美味。

“當真,待到酉時,你再過來吧,保準你吃了還想吃!”杜伊看到她這模樣便笑笑。心裏暗自慶幸她舅舅一家人都不錯,當然除了那個秋月姨娘,其他人都還算好相處。

“母親,那我們先回去,等到酉時在過來。相公說,伊伊的手藝了得,就連那伊記酒樓裏的主廚,都及不上她的一半。聽說呀,那伊記酒樓裏的菜品,皆是出自伊伊之手。母親,你說今日國公府的飯菜可好吃?”

“嗯,不錯!比家裏的廚娘要好上不少!”淩楊氏被林荷茹挽著朝竹園出去。聽到說杜伊手藝了得的時候,還忍不住詫異一下。

“母親,方才你不在的時候,小帥說,想吃伊伊做的飯菜。想來,咱們都是借了小帥的光。原先我聽相公說,伊伊從不曾輕易的動手做飯的。但她做得飯,讓人極其懷念。小帥那孩子還說,今日淩國公府上的那些飯菜沒有伊伊做的好吃。母親,這誰都會說謊,唯獨孩子不會。”

“當真有這麽好吃嗎?你又沒吃過。罷了,既然如此,那咱們今日早些過來。方嬤嬤,你與魏嬤嬤說一聲,需要什麽,隻管開口!”

淩楊氏甚至心裏打定主意,若是杜伊做的飯菜著實好吃,那年夜飯,他們能不能直接到杜伊珊園來,直接一起過算了。這府上廚娘做的,也早就吃膩了。

“是,夫人!”

索性也沒走多遠,方嬤嬤再次回到珊園的時候,就聽杜伊在吩咐:“魏嬤嬤,這些可能就需要麻煩你

了。若是沒有的話,你直接讓人去伊記酒樓取!”

看到杜伊都已經吩咐了,方嬤嬤這才退了出來。今日她聽說了杜伊的行事之後,便對她高看一看。雖然她並沒有親眼所見,但聽人說的,也甚是仔細。

“小姐,你說要做火鍋,那這鍋和調味料什麽的,需要怎麽著手準備?”紫丁是給杜伊打下手的,一聽杜伊提議要做火鍋之後,便出聲問道。

她沒聽說過這火鍋是什麽鍋,還有杜伊說的,那調味料要單獨調出來,那又是怎麽做?這讓廚藝一向很好的她,有些摸不著頭。

“你別問那麽多,隻管聽我吩咐。準備一隻老鴨,還有一些綠豆,咱們今日要做鴛鴦鍋,清淡的那邊,以老鴨湯為主,辣得那邊,就不管,到時候直接涮著吃。你現在直接將老鴨與綠豆給我煮爛了便成。”

杜伊準備清湯的那邊,直接做湯鍋,今日所謂的鴛鴦鍋,就是兩個單獨的鍋,一紅湯一清湯罷了。方才她已經讓魏嬤嬤去藥店買花椒之類的了。辣椒這府上有,至於芝麻醬之類的,她自己有帶,再不濟那伊記酒樓也有,自是不用操心。

至於蔬菜,暖棚裏有。侯府裏也有新鮮的蔬菜,就算沒有,那伊記酒樓裏也有。隻要魏嬤嬤拿著她的令牌去取,要什麽東西,對方都會配合。

等菜與杜伊所需的調味料,還有伊記酒樓裏,獨有的中鍋都拿回來後,杜伊便帶著人忙碌開了。洗菜的洗菜,切片的切片,杜伊自己則是在熬煮鍋底料。

花椒、幹辣椒、霍香葉,草果,桂皮,八角,小茴香籽,胡椒籽、冰糖,當然,蔥和油是必不可少之物。

杜伊依照先後順序,將其炒出來後,想了想,便又讓熬了些骨頭湯來做湯底。冬天是羊肉最是溫補,可魏嬤嬤去伊記酒樓之時,並未找到羊肉,便帶了些豬肉回來。

杜伊看著那半隻豬,想了想便將讓白梅將骨頭剃了下來熬煮。趁著這個功夫,又簡單的做了一個醉排骨,一個熗炒圓白菜,一個土豆絲炒肉絲。順手,還又悶了米飯。待一切都裝上兩個中形鍋後,便接近了酉時。此時杜伊無比慶幸,這個珊園的小廚房,配備齊全。就這大小的灶台就有兩個,每一個還能架兩個鍋。

“好香啊!”遠門是打開的,依舊還在忙碌的杜伊,便聽到了林荷茹的聲音。

“很快就好了,你們去會客廳先坐一下!”杜伊在說話的同時,讓人在瓷盆底放了一些草木灰,隨即將燃起來的炭火夾進去後,這才讓人將兩個鍋端過來。

等這些都準備好後,又讓人將洗好,切好的菜一一端了上來,隨後將自製的調味料每人一碗放好。

“好了,準備開動!”早已等不及的林荷茹就等著杜伊這句話了。當杜伊話落之後,她是第一個跑進來的,這讓淩袁帆忍不住搖了搖頭。

小帥深呼吸地聞著空氣中的香味,對著杜伊道:“娘親,好香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