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愛邪君:鳳血皇後
字體:16+-

第三章 舍力一搏

“大膽狂徒,竟敢在我宸國境內公然挑釁,無視我等兵威,現如今你們已被團團包圍,還不快快束手就擒,我等饒你不死。”

“少廢話,我烈戰從不在戰場上低頭,有什麽本事,你們就拿出來吧。”危機在前,烈戰氣勢不減,震懾得周圍一幹弓箭手雙手發顫,我抬頭看去,已經有些人拉不開滿月的弓。

“烈戰,你可要想清楚,憑你現在的氣勢和體力明明可以輕而易舉的衝出他們包圍,為什麽非要執著於我這個累贅,你已將事實道明,我,不再怨你了。”胸悶的感覺再次襲上來,我恐怕是中毒了,不知道身體裏的這些血還夠我吐幾次。

“少廢話,你以為我是因為自責才非要救你出去的嗎?女人,你把我看得太無情了,像我們這種草原上的男人,可是跟狼一樣,一身隻忠於一個伴侶。我認定了你,就不會放手。”

“即使,死也不會?”

“死也不會!”我倒吸一口涼氣,重重的將喉嚨處的腥味壓下去,渾身雖痛卻暖暖的,他的專情,讓我想起了一個很久以前,也對我這麽好的人,“你真是個傻瓜。”

“恩?”烈戰微微側了側頭,用眼角瞄了我一眼,以表達他心中的不滿,我笑了,趴在他後背呢喃道:“那時候,我也是這樣說淩瑾峰的。”

“淩瑾峰?誰啊,”他發出疑問,想了想突然吼道:“不會又是你的情人吧,你到底還有多少情人都一口氣報上名來吧,在得到你之前,我必須要把他們都製服。”

“嗬嗬,你這家夥,真是……咳咳咳……”急喘一聲,我又開始咳嗽,雙手捂著嘴,烈戰一個勁兒的朝後看,“怎麽樣?怎麽樣?沒關係吧,你別說話,別著急,我不殺他們,隻是讓他們知道我才是最有能力保護你的人。”

“是啊,是啊,你是最有能力保護我的人。”我有點慌亂的用披風擦拭著手心的鮮血,不敢讓他看見,更不敢讓自己多想,死亡的恐懼一直在籠罩著我,如果不是烈戰還在,我可能早就放棄了,唯一支撐著我的一口氣,就是希望烈戰能夠脫離險境。

“烈戰,你有把握嗎?”

“當然,隻要你相信我,為了救你,我無論如何都會衝出去的,來了,抓穩了。”如鵝毛細雨般的羽箭從四麵八方襲來,烈戰表麵上沉穩,其實內心也開始驚慌不安,鋒利的匕首不停地與箭相撞,我看到他的虎口在陣陣跳動。

“嗖!”一支羽箭擦著我的耳邊呼嘯而過,我沒有被射中,但他為了保護我,竟用頭偏了一下,擋開了羽箭的力道,一絲鮮紅的血跡從他耳上緩緩的流下來,他的痛似乎傳染到我的眼眶,視線一次又一次的模糊,我吸吸鼻子,一把抹去眼淚,順勢扯下一塊衣袖來按在他的傷口上。

本來是要替他止血的,但不知道為什麽,血越流越多,很快就染滿了那塊衣袖,我急了,眼淚又不爭氣的流下來,“啪啪啪……咣!”烈戰躲開攻擊,縱身竄入一家店鋪躲避,暫時得了緩解的時間,他從懷裏掏出一瓶藥粉,扔給我,道:“打開撒在傷口處,可以馬上止血。”

“哦。”我拚命地想要忍住眼淚,卻怎麽也不能如願以償,顫抖不已的雙手廢了半天勁兒才把瓶子打開,又小心翼翼的撒在他的傷口上,“噝……”

“怎麽啦?我弄疼你了嗎?對不起,對不起。”這藥可是很貴重的,想要把它蓋好,可偏偏我的手就是不聽使喚,“沒事的。”他滿是傷痕的大手拂過來,在我手上拍了拍,勇氣的力量從他手上傳遞到我手中,神奇的,我的心果然變得堅定起來。

“步兵準備……”我們在屋裏弓箭手無法瞄準,隻好動用步兵,他們個個穿著鎧甲,手拿大刀,警惕的圍住店鋪,然後慢慢的向中間靠攏。

“呀!”烈戰先發製敵,一個箭步躍出去,一刀砍在當頭步兵的脖子上,“噗!”血柱衝天,一顆帶著訝異表情的頭顱滾到角落裏,我咬咬牙閉上眼睛,緊張不已。

經受過羽箭的傷害,烈戰的手已經是傷痕累累,力不從心,現在又來這些大刀,個個士氣逼人,我們陷入困境中。

“吱……啪!”烈戰的匕首再也經不住撞擊,攔腰折斷,隻剩下短短的刀把還在烈戰手中,怒目相視,烈戰殺紅了眼,汗水浸濕了衣衫,頭上的傷口再度裂開。

我掏出藥瓶想要再給他上點藥,這時,烈戰突然一回手,抓住藥瓶撒了出去,白粉彌漫,迷惑了大部分人的視線,他立刻衝上去,用刀把上的斷刃插入一個士兵的頸動脈,此人必死無疑,一腳踹開他,再順勢奪下大刀。

手中有了新的兵刃,勝算還大一點兒,但已經沒有止血藥了,一旦烈戰再次受傷,那我還能怎麽做?

“你怕不怕?”他突然啞著嗓子問道,我一愣,噙著眼淚堅定的搖搖頭,“可是我怕,給我點勇氣好嗎?”他勉強笑笑,雙手握刀,刀鋒微微顫動,我知道那不是他怕了,而是他的手麻了。

“好。”我盡量放柔聲音,不想讓他聽出我在哭泣,右手從披風中探出去,抓住了他的手腕。

顫抖停止,我倆手上一雙帶著詭異圖案的戒指閃耀著奪目的光輝,與刀鋒形成鮮明的呼應。

“呃……啊!來啊,看看今天是我烈戰血濺於此,還是你們這群走狗,全軍覆沒!”他滿臉血汙,一雙眼睛暴戾有神,掃視過去,眾兵皆退後兩步。

“眾將士聽令,手刃暴徒者賞銀二百兩。”正所謂人為財死,鳥為食亡,有了金錢的鼓勵,剛剛退出去的士兵又重新折返回來,烈戰冷笑一聲,衝了上去,“呀!”

“噗……”我緊緊地閉著眼睛不敢看那血腥的場麵,隻是在烈戰一刀揮出去有阻力的時候加上點力道,讓他能夠顯立戰威。

“烈戰,”終於又得到一絲喘息的機會,我虛弱的呼喚著他,右手冰涼,腿以下的部分亦是如此,生命的氣息正在我心中一絲絲的流走,我還能堅持多久,連我自己都料想不到。

“我隻能陪你走到這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