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風水師
字體:16+-

第111章 人鬼情未了(上)

第111章 人鬼情未了(上)(1/3)

眼見陸雲左三圈右三圈地圍著“冷靈”轉了這麽六圈,冷媽媽和冷劍鳴在一旁很是不解,不就是問問題嗎?怎麽陸雲倒像是做法呢?

陸雲在做完這些動作之後,立定身形,整個人宛如被光環籠罩一樣,這陣勢著實讓另外三人都忍不住目不轉睛地盯著他,然後就聽到陸雲對著“冷靈”一聲暴斥:“爾從何處來!莫在糊塗,快速速離開!”嗬斥之後,陸雲又低聲念起了一連串的咒語似的法訣。

那“冷靈”在陸雲發出聲音出來之後,就雙手抓著頭,不斷發出淒厲的叫聲,臉上的五官擰在了一起,表情痛苦極了,在這種特別難受的時刻,“冷靈”卻沒有喊自己的母親和哥哥,而是哭著喊著一個陌生的名字;“救我,宇哥救我!”

女兒突然變成這樣,冷媽媽心裏著實不好受,她雖然不知道到底是怎麽一回事,但是她相信陸雲,知道他不會傷害“冷靈”的,所以就沒有阻止。

而冷劍鳴作為哥哥,雖然剛剛打算要好好表現一番,卻被陸雲這陣勢弄得發現這根本不是他能下手的場合,經過這幾天跟陸雲呆在一起,他也算有些了解,他這妹妹恐怕已經不是昨天的那個妹妹了,所以陸雲才會有如此做法。

這麽一來,就沒有人來救“冷靈”,徒留她在地上痛苦地打滾。

就在這時,門外安全門上傳來砰砰砰激烈的敲門聲,來人一邊敲,一邊還喊著:“心兒,你沒事吧?宇哥來了,這就來救你!”

而聽見來人的聲音,地上的“冷靈”突然間流下了眼淚,喃喃道:“宇哥!宇哥!”

好像是有一道鴻溝,把這兩個人生生隔在兩個世界,如若不是地上躺著的赫然就是“冷靈”,恐怕冷媽媽都覺得他們像棒打鴛鴦的王母娘娘了。

當初牛郎織女不就是被一道銀河隔得生生世世除了七夕,隻能遙遙相望嘛,而今這兩個人連麵都不能見,隻有憑著聲音來相認,可不就把他們這些人變成了拆散他們的惡人了嗎?

冷媽媽這麽想無可厚非,說實話就連陸雲都覺得他是罪人,不過他要是不經過這麽一場,恐怕連“冷靈”自己都會有生命危險,這其中包含了太多無奈,他也隻是順道而行。

就在地上的“冷靈”覺得自己馬上就要魂飛魄散的時候,陸雲不再念口訣,而她突然竟也感到自己身上的氣力經過剛剛像是被火車碾過一般的痛苦,全都回來了,甚至覺得全身通暢。

因而“冷靈”對著陸雲深深地福了一揖,就連忙把門打開,跟她的宇哥會合。

門一打開,那人就把“冷靈”抱住,好好打量了一番:“心兒,你沒事把?”一邊問,一邊檢查著,所有的動作都十分輕柔,好像“冷靈”是紙做的一樣。

“沒事沒事,他們沒有傷害我,反倒是他還幫助了我,我現在覺得身上好很多了!”“冷靈”高興地說道。

見她真的沒什麽事

情,來人也是十分高興,兩個人攜手走進屋子裏麵,對著陸雲直接就跪了下來:“謝大師不殺之恩!”

這場麵實在是太過複雜,冷劍鳴有點糊塗,還在捋順關係,冷媽媽則是完全搞不清楚是怎麽一回事,現在跪在陸小子跟前的是“冷靈”和那個她在超市裏麵看到的老男人,但是她這會卻完全不能把這個女子和她自家姑娘聯係在一起,因為現在看來,完全就不是一個人啊!

“小雲,這究竟是怎麽一回事啊?”冷媽媽不禁開口問道。

陸雲歎了一口氣,他對冷媽媽說道:“冷媽媽,我隻是知道個大概,就讓這兩位跟你們好好解釋清楚吧!”

聽陸大師這麽說,跪在地上的兩人趕緊開口,一五一十地把事情交代了出來。

原來此“冷靈”真的非彼“冷靈”,而是附著隨心靈魂的“冷靈”,這件事“冷靈”本人也是首肯了的。

“冷靈”在學校有一位很令她喜歡的女老師,那便是隨心,雖然隨心已經四十多歲,可是卻和“冷靈”相處得亦師亦友,兩個人非常要好,從隨心那裏,“冷靈”也知道她和其丈夫曹宇的愛情故事。

那是一個關於守候和長大的愛情故事,比隨心年長一輪的曹宇,幾乎是親眼看著隨心這個小丫頭長大的。彼時的隨心因為其父親意外去世、母親遭受沉重打擊精神失常,而淪落到從此過著在舅舅家寄人籬下的生活,這時候鄰家小哥哥曹宇的出現,無疑給這小女孩帶來了宛如冬日暖陽般的溫暖。

年少時不懂感情,曹宇和隨心相互陪伴著彼此,說是青梅竹馬、兩小無猜,但其實說他們是哥哥和妹妹更為貼切,不過卻又比兄妹之情多了些默契和不一樣的情愫。

但是畢竟二人的年齡差在那裏擺著,他們的經曆正是印證了那首詩:“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恨不生同時,日日與君好!”

曹宇等著隨心長大,但是他的家人怎麽能允許自己家望子成龍的孩子就把一生的幸福放在這小孤女身上?更何況他們之間的年齡差距那麽大?

因而在曹宇三十歲的時候,家裏人不顧他的反對,強行對他安排了一場婚事。

那時候隨心才十八歲,正是含苞欲放的青春正好的時候,滿心歡喜地等待曹宇來跟她告白,卻沒想到等來的是曹家人的侮辱和曹宇婚事的帖子,隨心不可置信,給曹宇遞了信說是在老地方等他,然後兩個人一起踐行“你去哪兒,我去哪兒”的山盟海誓。毫無疑問,那信並沒有到了曹宇手中,曹宇被家裏人困在家裏,隨心冒著雨等了他一宿,直到太陽升起,雨後出現彩虹,隨心的心卻碎了,再無放晴的時候。

而等曹宇從家裏出來,得到的卻是隨心遠赴重洋的消息。隨心舅舅對她還算可以,知道隨心成績好,就把當初她父母留給她的錢都攢了下來,這些年除了隨心上學,剩下的都用作隨心留學。

而隨心知

道自己和曹宇沒有指望,心碎的她隻好通過遠離這個傷心地來進行療傷。

這一年,是他們兩個相識相知的第十個年頭,兩個人就此天各一方,帶著對對方根本沒說出的心照不宣的愛,隨心遠去留學,曹宇順從家人心願娶了一個根本不愛的人。

再一次相遇,就是二十年之後,中年的隨心知性優雅,在一眾教師中顯得愈發特立獨行,鰥夫十年之久的曹宇則早就沒有少年時期的意氣風發,相反卻很頹唐,但是就是這樣的氣質卻益發顯得格外儒雅。

這次的相遇似乎就是命中注定,隨心沒有過愛人,就連她曾經跟曹宇也隻不過是默契、沒有說破,而曹宇在那位夫人因病去世之後,就算身邊人再著急,卻沒有再找過別人,似乎是在等待,似乎又是在踐行某一種誓言。

他們再次相遇,他們自是沒想過會有這樣的機會,似是此別經年,後會終有期,曹宇和隨心兜兜轉轉,在不斷試探、猜忌、爭吵和無法克製的本能之後,他們總算在一起了,在一起好不容易,又好生難得。

可是幸福卻好像沒那麽簡單,老天爺似乎是對他們有什麽不滿,非要出些難題給他們留作考驗,就在他們二人覺得自己跟幸福距離特別近,仿佛觸手可及,但是這時候隨心突然有一天昏厥不醒。

清醒之後,隨心看到的就是剛剛喜結連理的丈夫滿臉愁容,在看到她之後,卻故作堅強,她不禁用力綻放一個美好的笑容嗎,對著曹宇說道:“宇哥,你是知道我的,說好的我們要風雨共濟一輩子的,你不要瞞我。”

在自己嗬護了一輩子,不小心丟了二十年的女人麵前,曹宇立馬就潰不成軍地哭了出來,男兒有淚不輕彈,真的隻是未到傷心處啊!反倒是隨心安慰他:“宇哥,你這樣,我以為我馬上就要死……”

曹宇現在根本聽不得那個字眼,就在隨心快要說出口的時候,用手捂住了曹宇的嘴,把她即將要說出的話都堵住了,曹宇深情地用力地握住隨心的手:“心兒,醫生說你還有不到半年,親愛的寶貝,我答應你,一定不會讓你獨自麵對那些未知的恐懼,你放心,一切有我。”

自此,除了曹宇陪隨心偶爾去醫院複查,他們二人竟然比隨心沒生病時過得還要自在肆意,兩個人一起做了很多從前一直想做卻沒有做過的事情。

一起去蹦極,一起去潛水,一起去去極看極光,一起去北極看企鵝,一起看演唱會,一起做紋身,他們兩個一起做的事情卻比當下現在年輕人做的還要潮,而在此期間,除了隨心偶爾的不適,其他一切都好極了,在熬過半年之後,隨心的身體狀況居然穩住了,那情況好得讓醫生都直呼不可思議。

可是好景不長,又過了三個月,一天早上正在洗漱的隨心突然就人事不省了,等到她醒來赫然發現自己在重症監護室裏麵,守護在她身邊的當然是胡子拉碴、一夜間頭發全白的曹宇。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