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風水師
字體:16+-

第112章 人鬼情未了(下)

第112章 人鬼情未了(下)(1/3)

相愛的人無論如何都不會放開彼此的手,更何況是在這樣特殊的情況。

這一晚,這個驚心動魄的晚上,無論什麽時候,曹宇都是緊緊地攥著隨心手的,抓著他心愛的女孩,生怕她在他不知道的時候翩然離開。

第二天一早,天蒙蒙亮,隨心手一動,睡得不踏實的曹宇立馬就感覺到了,趕在隨心醒來之前先睜開了眼。

於是隨心一從不踏實的夢境中醒來,入眼的便是自己愛人溫暖繾綣、充滿愛意的眼神,一對上曹宇的眼神,她的內心柔軟得不得了,不禁給了對方一個純純的虛弱的微笑,就在隨心準備說點什麽的時候,卻不經意間看到了曹宇的頭發。

“宇哥,你的頭發?”隨心滿目震驚之色,慌張地想用手去撥弄曹宇的頭發,手卻停滯在了空中,不敢再往前探去,好像如果她不去摸,那頭發的顏色就還會像昨天一樣。隻是間或有白發而不是像現在像雪一樣。

見她這樣,曹宇怎麽能忍心,很是無所謂地說道:“心兒,沒關係,讓你提前看一下我以後的樣子,這樣多好,你還記得那首歌把。”

說著他輕聲哼唱道:“我怕來不及,我要抱著你……”

他唱著,仿佛在說他和她的故事,每一個句子,用情至深,每一個詞語,愛意至廝,訴說出年少時的陪伴,他的女孩一天天,一點點蛻變,最終長成婷婷少女,傾城如她,在遙遠的少年時代,溫暖了他的心房。從懂得愛開始,他心中就從來沒有走進別的女孩,唯有她,過去,現在,還有將來。

曹宇最後悔的事情,就是在他的姑娘最美好的時候卻丟掉了她,那是他想起來就恨不得扇自己好幾個巴掌的事情,他真的不知道當時的自己怎麽那麽蠢笨,竟然就丟了他的女孩,那個姑娘,那個他含在嘴裏怕化了、捧在手心裏怕摔著的姑娘,他不小心就那樣硬生生地丟掉了他的女孩。

不知道他的女孩在那一個陌生的國度,是否三餐有按時吃,是否會及時添衣,是否在逆境中能保持笑靨如花,他多麽想親自照顧他的女孩,多麽想看著她成長,可是他錯過了二十年,既不是十天,也不是一個月,而是整整的二十年。

所幸老天待他不薄,終於他還是跟他的女孩再一次命中注定地邂逅,可是為什麽要這樣子殘忍,就在他們迫不及待地想去擁抱屬於他們的幸福時,老天爺開了這麽大一個玩笑,怎麽可以這樣子殘酷,又怎麽能夠這樣子殘忍,就這麽輕易地打破他的夢,這夢做了一輩子,現在卻敗給生離死別。

他唱著,不禁淚流滿麵,那眼淚不僅是流在他的臉上,更是流在他的心裏,還有她的心間。

有時候不是沒有眼淚,而是覺得似乎有比流淚有更好解決問題的方式,可是一旦什麽都不覺得能夠表達心中那熾烈的感情,也唯有眼淚才能表

達。

又這樣強撐了兩天,隨心終是抵抗不了病魔,她得的病是癌症晚期,撐到現在已經是醫學史上的奇跡,隨心終是撒手人寰,離開了這個她這個留戀不已,但又無可奈何的世界。她最後死在自己愛人的懷中,有些幸福,更多卻是心酸。

曹宇本打算在隨心去世以後,他就要自盡、隨她而去,不過考慮到他們兩個沒有孩子,他還是先料理了隨心的喪事,以及與他們相關的身後之事。

等到所有事情塵埃落定,已經是隨心去世後的第三天,曹宇選擇在他家,他和隨心一點一點布置的家裏進行自我了結,然而就在這樣的時候,冷靈跑出來阻止了他。

“宇哥,你怎麽這麽傻!”“冷靈”痛心疾首地說道,那口氣簡直跟隨心一模一樣,曹宇難以置信地看著眼前這個少女。

“宇哥,是我,真的是我,我是心兒!”見自家愛人不相信,“冷靈”,不,應該是隨心連忙又把兩人對彼此的愛稱說了一遍,這是他們不為外人道也的秘密,隻有親密的彼此才知道的愛稱,直到現在這一刻,曹宇還有什麽不相信的,若非是親眼所見,他是絕對不會相信這麽匪夷所思的事情的。

其實若不是她親身經曆,隨心也不會想到真的會有這樣奇怪的事情,對著自己愛人,她一五一十地說出這幾天的遭遇:“我也不知道這是怎麽一回事,等我再醒來,就發現自己以靈魂的狀態飄著,而且隻能跟冷靈有親密接觸,其他的人都看不見我,冷靈知道咱們的事情以後,想幫助我,我跟她試了幾次,發現我能附身在她身上,恐怕那是錯覺,所以就沒來找你,直到今天,我擔心你出事……。”

剩下的話,隨心也不用多說,愛人間的默契自然能讓曹宇知道她到底想表達什麽,兩個人不再多言,趁這難得的時間繼續好好享受兩個人在一起的時光。

這一天格外的漫長,也格外的短暫,曹宇向隨心保證他再不會輕言放棄他的生命,隨心這才算心滿意足地離開冷靈的身體。

這之後,三個人過了一段相安無事的時光,冷靈總是陪著隨心去找曹宇,有時候會充當兩個人的傳話筒,有的時候則會讓隨心附上身子,過一段兩人的二人世界。

不過這樣下去總不是辦法,隨心也漸漸發現她根本控製不住自己想跟曹宇生生世世在一起的心思,甚至她居然會想是不是冷靈死了以後,她就可以直接占據冷靈的身體?這想法出現,隨心感到十分慚愧,壓根沒敢跟曹宇提。

而每一次隨心主導冷靈的身子時,隻要隨心不停止,冷靈是根本無法阻止的,再者冷靈有些馬大哈,根本不知道對方每一次到底是主導了多長時間,因而隨心就堂而皇之地主導越來越長的時間。

漸漸地,最先發現異常的是曹宇,有一天他們兩個正在研墨畫畫,曹宇無意識

地問道:“心兒,你最近跟我在一起的時間好像比之前時間久了一點。”

隨心一聽這話,手下的筆鋒頓時偏離預定軌道,在宣紙上多了一道突兀的劃痕,隨意把它放到一邊,生怕曹宇發覺異樣,她起身掩飾性地說道:“瞧瞧我,忘記了什麽,我去拿印章。”

曹宇不疑有他,在她身後還開玩笑地說道:“心兒,你這馬大哈,拿的是紅墨水,可別拿成其他的啊!”

隨心遏製想告知愛人一切的衝動,心下再次對冷靈說道對不起,若無其事地回應:“知道了,我才沒有那麽呆。”

再後來,冷靈能夠意識完全掌握自己身軀的時間越來越少,隨心控製不住地對曹宇的執念越變越深,她甚至想改變冷靈的人生,完全取而代之,直到今日被冷媽媽撞破一切。

而當裝著隨心靈魂的冷靈出現在自己麵前,陸雲一看到其頭上的氣雲雜亂無章,甚至還夾雜另外一人命運的氣雲,他就知道冷靈一定是被人奪身了,要是他再不出手相救,恐怕冷靈就會魂飛魄散。

“真的對不起,我實在不知道自己為什麽這麽自私,我根本控製不住自己心中的貪念,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說著,隨心悔恨的淚水撲簌撲簌地順著臉頰滑落,她的內心充滿悔恨,臉上的神情真摯誠懇,教人不忍責怪。

“心兒,你別這樣,都是我的錯,要不是因為我,你怎麽會生出這樣的念頭,要不是因為我,你也不需要在這兒逗留,你們要怪就怪我把,所有的錯,我一個人承擔,隻求你們放過她!”看到隨心那樣委曲求全,曹宇怎麽能夠坐以待斃,他是有多麽疏忽大意,讓他的女孩獨身承受這麽多委屈和壓力,他擋在隨心身前,對著眾人這樣說道。

而隨心看見自家愛人為了自己的事做到這個程度,哭得更不能自己,滿臉的淚花,像個淚人似的。

看見這一對苦命的鴛鴦,冷媽媽和冷劍鳴心裏也不落忍,一時情緒萬千,可是如果因為同情隨心的遭遇,而枉然不顧冷靈的死活,這怎麽可以說得過去呢?隨心的命值錢,隨心有一份相望相守的感情,難道正處於花季的冷靈命就該絕嗎?冷靈的人生才剛剛開始,她也有愛她的父母、兄長,還有朝夕相伴的朋友,在等著她,在盼著她早日回歸大家身邊啊!

所以現在,不論隨心和曹宇的愛情故事是怎樣淒美動人,說冷媽媽鐵石心腸也好,說冷劍鳴不懂變通也罷,他們想要的僅僅是物歸原主,讓冷靈回歸到原來的狀態而已。

眾人一時間氣氛十分沉默,打破這氛圍的是冷媽媽的話:“你們的事情,我們知道得也差不多了,我現在不想責難你們中的任何一個,我隻想要我的女兒回來,這是一個做母親的心,你們懂嗎?”說著,她眼泛淚花,這個一向強勢的母親,還是輸給了做母親的本能,真情流露。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