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風水師
字體:16+-

第121章 煮茶論人生之道

第121章 煮茶論人生之道(1/3)

“哎,你這麽容易生氣可就不好玩了啊?”狐狸男笑意盈盈地說道。

陸雲給他送了一個大白眼,嗬嗬,不生氣,跟你生氣真是活活找罪受啊。

“你小子脾氣見長啊!”狐狸男似是表揚,又似是在喟歎。

“一般一般,承蒙老師教的好!”陸雲拱手擺禮,這麽一鬧,他心中的鬱氣也消了不少。

二人又一來一回地逗了會嘴皮子,這才算是有些“冰釋前嫌”。

狐狸男愛喝茶,這次把一套上萬的茶具擺了出來,特地用來招待陸雲。

“嗬,這就是你說的喝兩杯?”陸雲看著狐狸男準備大幹一場的架勢,眉毛一挑,如是調侃道,他是真沒想到這廝竟會這樣偷換概念。

“嘿嘿”狐狸男狡猾地笑了一下,“我可沒說要喝什麽,是你自己非要想著喝大酒的,跟我可沒關係,再說了,進咱們這行的,但凡是想有點出息,就得舍去一樣東西,不巧,你老哥我再無那些嗜好可言了,抽煙,喝酒,打牌,均不能沾,一旦碰了,就會流年不利,事事不順滴。”

說是這麽說,陸雲可沒看出來狐狸男因為沒有那些所謂的樂子,非常沮喪難過,相反,這人明明是開心自在得很嘛。

煮水,洗具,醒茶,泡茶,過茶,倒茶,一番行雲流水的動作下來,陸雲麵前就多了一杯剛剛倒下的泛著清香的綠茶。

“嚐嚐,這是新出來的鐵觀音,你看看這每一縷茶葉,一遇到沸騰的開水,就舒展其葉脈,浮浮沉沉,直到最後沉在茶杯底下,所有的茶意都匯聚在你品茗的那一瞬間,這也是一種人生的態度了吧?”

隨著狐狸男的解說,陸雲將這紫砂壺泡的茶水,仔細品味了一下,從來喝茶如牛飲的他,不禁也感受到這茶的新意。腦海中勾勒出那樣一副畫麵:空山新雨後,一群采茶女,唱著山歌,背著竹筐,沿著山路,循著茶樹,辛勤勞作著,用嘴巴含住第一片茶葉,那茶經過處子之香,也變得格外秀美清麗,再經過傳統老作坊的加工,被送往各大小城市的茶店,兜兜轉轉也就到了陸雲他們眼前。

“恩,不錯。”陸雲連連讚歎,可見這茶真是到了他的心坎兒,也許經過今天,陸雲會愛上茶也說不一定。

“你知道,我為什麽喜歡喝茶嗎?”狐狸男冷不丁地問道。

這問題,陸雲頓時來了興致,難不成這中間有什麽故事可言?他湊近對方,問道:“為什麽?”

“哈哈,哪有那麽多為什麽,就是喜歡罷了!”狐狸男好像對陸雲的表情頗感興趣,跟陸雲的距離又拉近了幾分,示意陸雲湊過來耳朵,見陸雲這麽聽話,他如是說道。

這個回答真的是太欠扁了,這算不算狗嘴裏吐不出象牙?就別指望這廝能給他一個頗具哲理的答案,果然還是不能期望太高對不對?

就在陸雲又忍不住翻白眼的時候,狐狸男總

算給了點靠譜的答案,隻見他好像深沉了不少,一本正經地說道:“我喜歡茶葉的真實,淳樸,無汙染,不添加。”

額,這話雖然聽起來好像蠻有道理,不過這好像在哪裏聽過的樣子?不過是在哪裏聽過呢?陸雲蹙眉細想。

這時候,狐狸男又開始犯抽了,他很作死地提醒陸雲:“欸,我這個廣告植入做的好不好,那個牛奶的品牌是不是該找我代言啊?我應該考慮跟他們合作要代言費的事情了,我這麽賣力為他們宣傳,怎麽能不給我點好處呢?”

“我……”知道那種心裏有火發不出是什麽感覺嗎?此刻陸雲就是這種,他真的又一次相信狐狸男可以正經跟他說話這件事,這廝能不能好好打開一個說話方式啊?這樣的小夥伴是從哪冒出來的?他能不能拒簽!

心中猶如有一萬頭草泥馬呼嘯而過,但是麵上陸雲的表情依然是保持完好的麵癱臉,絲毫看不見其內心的崩潰。

這好像不是狐狸男想要的效果,見陸雲沒有搭理他,他竟然消停了,開始打算好好說話,要是陸雲知道他內心的聲音,會不會覺得真是好不容易,看來以後對待這種人,置之不理是最好的選擇,越理,他就越來勁呐。

“小陸啊,我跟你說 ̄”狐狸男一幅準備促膝長談的架勢,說著又為陸雲沏了一杯茶。

陸雲顯然是吃一塹長一智,對他的話置若罔聞,也不過分熱情,就淡淡地看著狐狸男,好像在說,我就靜靜地看著你裝,來吧,開始。

也許是急於表達一下他還是有思想內涵的,狐狸男也不介意陸雲的態度,繼續誠懇地說道:“茶這玩意可是真的很,說什麽就是什麽,不像有的東西會掛羊頭賣狗肉,從來不欺騙廣大人民群眾。你看它有黃茶,白茶,黑茶等不同顏色的茶種,也有花茶這種小清新的存在,每一類茶都和它的名稱是一一對應的,哪裏會說是你明明喝的是普洱,卻告訴你這是綠茶啊!”

“恩,你說得有幾分道理。”見他這麽認真,陸雲也不禁回應道。

見他同意,狐狸男又繼續循循善誘道:“對啊,其實做人和茶也有異曲同工之妙,有的人就是因為活得太有自己的原則,跟茶一樣不摻假,不會說一句假話,不會變通,才有的時候不被人理解,不被接受的。”

“你說得對,畢竟人活世上,難得糊塗……”陸雲本要跟著狐狸男的思路繼續說道,卻不知怎的想到了什麽,開口說道:“誒,你這是不是話裏有話啊?”

“沒有啊,你想多了。”

狐狸男十分坦蕩的態度,卻令陸雲更加懷疑:“不對,你這是在點我吧,還繞這麽一大圈?你是不是想說獨眼老人,就你叫的陸伯是有自己苦衷的,他這麽做肯定有原因,叫我不要見怪?”

“呐,是你自己這麽說的,跟我可沒關係啊!”見目的達成,狐狸男連忙撇清關係。

你這狡猾的狐狸,好了,我也知道了,是我小人之心了,也許他真是有什麽原因吧,不過我還是覺得,不管怎麽說,都不應該跟我把關係撇得那麽清。”陸雲的拗勁上來,真是十頭牛都拉不回來。

狐狸男卻有不同的看法:“我倒是覺得他不說出來更好一點,我不知道你發生什麽事情,不過你看見他那隻獨眼了吧?”

“是啊,所以在今天你叫他陸伯之前,我才知道他姓陸,之前我一直叫人家獨眼老人來著。”陸雲不好意思地承認道。

狐狸男點點頭:“恩,這沒什麽,那是事實,這裏麵也有人叫他獨眼伯,還有人叫他瞎子呢。”

陸雲不禁感歎道:“也真是林子大了,什麽鳥都有,我真是沒見過這樣的人。”

狐狸男繼續說道:“哎,我不是想跟你討論別人對他的稱呼,而是想跟你說一下他那隻眼睛是怎麽瞎的。”

“恩,你說。”眼見狐狸男終於靠譜了一次,陸雲也很是珍惜這樣的時光。

“作咱們這行的不是總得失去點什麽嗎,像我還好,就是不能有那些業餘愛好罷了還能忍,你師傅冷先楚就有點淒楚,你師娘死的早,未嚐沒有這方麵的原因?而那位獨眼老人因為看見太多先機,之前他年輕的時候當過算命先生,可是幫助不少人避過了一些災禍,但是據說他幫一個富人家逃過死劫之後,第二天一早,他的右眼就瞎了,你說這樣的先機還敢泄露嗎?”

見陸雲若有所思,狐狸男繼續說出了他的大膽猜想:“我覺得有可能陸伯知道些什麽,就做了一些事情,你也知道,他雖然不能說出來,但是他還是可以做的嘛,你也就放寬心,別太執著答案了,有時候啊,時間有可能會告訴你一切的。”

不得不說,狐狸男這番話確實給了陸雲心裏好一陣安慰,他也想清楚了一些問題。

也是很奇怪,人啊,總是在勸解別人時,旁觀者清,在看待自己的事情的時候,卻容易鑽牛角尖,他是陷入一些誤區了,從他這個角度考慮問題,當然會覺得彷徨不理解,但是要從獨眼老人的角度看,確實他做的也沒錯,就是方式激烈了些。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有的時候還是要有份同理心,這樣在人際交往中才會更如魚得水一些。

想通一些事情之後,陸雲跟狐狸男說道:“哎,被你這麽一說,突然覺得我剛剛有些過分了,你要不陪我走一趟吧,不管陸伯態度如何,我總要有我的態度啊!”

“哈哈,這就對了,我支持你!”狐狸男爽朗地笑道,還殷勤地說道:“要不,等會叫上陸伯一起吃個飯?”

“額,你這也有些太快了把,怎麽馬上就這麽來勁啊!”陸雲無奈地說道。

狐狸男一臉無辜的表情:“我怎麽了?我這不是好心嘛,你就說我說得對不對吧?”

陸雲懶得跟他爭辯,抬腳先往獨眼老人那裏走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