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風水師
字體:16+-

第187章 有驚無險

第187章 有驚無險(1/3)

陸雲這次拒絕坐王廳給他準備的黑色西裝小哥開得車,而是隨手在路邊攔了輛出租車就離開了,連一向來以囉嗦示人的冷劍鳴從頭到尾都沒多說一句話,多問一個為什麽,以他對陸雲的了解,陸雲這麽著急著走不是因為他生氣,而是他要掩飾什麽。

果不其然,出租車才一駛離王廳他們的視線,陸雲已經暈倒在出租車裏,臉色蒼白不見一絲血色,嘴唇都變成了青紫色,渾身開始不住的冒冷汗,四肢漸漸的冰涼下去,完全是一副休克的狀態。

冷劍鳴抱著他也不吵不鬧,而是出奇的鎮定,一邊吩咐司機去醫院,一邊讓冷曉月給他將手腳搓熱。冷曉月二話不說就照著冷劍鳴的意思去做,由始至終一言不發,但是搓著陸雲身體的手在微微的顫抖,眼眶莫名其妙的就紅了。

她不知道陸雲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明明剛才還好好的一個人,冷曉月也不確定陸雲會變成這樣是不是因為她剛才出手傷到了他,可是她明明很小心的,按理不可能傷到陸雲,而且就算傷到了也隻是皮肉傷而已,斷不至於導致休克這麽嚴重。

“到底怎麽回事?”

車子已經把王家遠遠的拋在後麵了,冷曉月終於是忍不住發問,眼淚竟然毫無知覺的落了下來,“滴答滴答”的滴在陸雲的手背上,冷曉月也顧不上去擦。冷劍鳴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麽事情,隻知道陸雲似乎並不想讓郭銘、王廳等人看到自己這個狀態,所以冷劍鳴能做的隻是盡快的帶他離開那個地方。

“我也不知道,你給冷大哥打個電話,現在或許隻有他能救小雲雲了。”

不要看冷劍鳴平日裏沒正沒經的,但是當真的遇到事情了他還是很有擔當的,他自己對風水之術一竅不通,自然看不出陸雲這次暈倒的端倪了,所以他需要找一個可以看得出問題症結的人,卻又不能讓郭銘他們知道,因此冷先楚幾乎是唯一的人選了。

冷曉月一聽這才想起來,於是趕忙雙手顫抖的掏出手機,抖動得比帕金森還厲害,加上眼淚早已糊了雙眼,導致手機掉了好幾次才將把號碼拔出去,冷先楚一接到電話頓時眉頭緊鎖。

雖然暫時還不知道問題出現在哪裏,但是他還是當機立斷的讓冷曉月他們將人先帶回家,不用去醫院,因為不管從哪個方麵看,陸雲此次昏迷都跟風水有關係,而且很明顯不是生病了,去醫院不但起不到任何作用,反而會延誤最佳的救治時機。

冷劍鳴也沒敢質疑冷先楚的話,畢竟在風水一學上冷先楚比冷劍鳴有發言權,而且這關係到陸雲的生死,半點開不得玩笑,所以冷劍鳴當即讓司機掉頭。一路上二人的目光都沒有離開過陸雲的臉,擔憂之情幾乎要溢出來了。

不過陸雲的臉色已經慢慢的開始緩和了,雖然還是蒼白,但是也漸漸的有了

血色,不再像之前那般白得像粗糙的白紙,嘴唇也逐漸紅潤起來,手腳漸漸有了溫度,冷劍鳴看著他一點點好轉的狀態,一顆心才算是鬆了一點。

雖然不知道這是什麽狀況,但是這也是個值得高興的時刻,冷曉月的眼淚也漸漸止住了。等他們回到冷先楚的住處時,陸雲整個身體機能都恢複得差不多了,看著就跟一個沉睡的人沒什麽兩樣。

三人合力將陸雲抬回**,此時的陸雲已經完全恢複到了正常狀態,冷先楚認真的給他檢查了一邊,沒穿沒爛的,身體倍兒棒,不知道他們兩個剛才哭哭啼啼、一驚一乍的是幹什麽,腦殘嗎?

冷劍鳴跟冷曉月對視一眼,臉上一副委屈的表情,他們也不知道為什麽這樣,剛才陸雲明明還一副要死的模樣,結果下個車人就沒事了,要不是他們剛才親自經曆了那麽恐懼絕望的一幕,他們估計也會以為這隻是一場夢而已。

不過冷先楚雖然搞不清楚狀況,但是他卻發現陸雲跟前幾天有些不一樣了,印堂好像比之前開闊了,上麵還微微的泛著一絲紫氣,隱隱有一股紫氣東來的意思,難道這個小子開了運了?

冷先楚自行猜測,他所謂的開了運可不是一般指的氣運,印堂紫氣那可是風水修為者成仙登頂的開始,也是走那條路的必經門檻之一,不要看它隻是個門檻,倒是其中所需要的天時地利人和絕非是普通人可以擁有的際遇。

就是當年轟動一時的活神仙都沒能走到這一步,從古至今千千萬萬的修煉術士,能夠踏入這個門檻的恐怕寥寥無幾,即便有那麽幾個鳳毛麟角可以跟紫氣沾上邊,那也是潛心苦修了百十年,甚至是數百年才得到如此機遇。

可是反觀陸雲,現在不過是個二十出頭的毛頭小夥子,而且還不是自幼就開始修習風水之術,頂多算一個半路出家,但是如今既然出現了這麽一個異像,如何能不讓冷先楚吃驚,甚至是不相信。

就在冷先楚猶豫著這是不是紫氣東來的時候,陸雲忽然動了一下,印堂上原本就若隱若現的紫氣一下子消散不見了,冷先楚找了半天都沒找到,於是更加懷疑是自己眼花看錯了,陸雲這麽年輕,修為又淺,怎麽可能有如此機緣,自己當真是老了。

自嘲了一番之後,冷先楚這才笑了笑告訴立在一旁,擔驚受怕得身體都僵硬了的冷曉月跟冷劍鳴陸雲已經沒什麽大礙了,現在估計是太累了睡著了而已,睡醒就沒事了。冷曉月跟冷劍鳴這才長長的鬆了口氣。

陸雲你這個小混蛋,搞死老子了,一會醒了看我怎麽收拾你。冷劍鳴白了還躺在**呼呼大睡的陸雲一眼,心裏早已問候了他好幾回了。不過一聽說陸雲沒事,臉上卻掩飾不住的高興,嘴角上翹得都有些酸軟了。

其實陸雲也不曉得發生了什麽事情,隻記得當時

那張吸靈符吸附到自己手中的時候一下子就將半條胳膊的血氣全部給吸走了,要不是當時陸雲反應快,一下封住了自己的氣門,估計那股邪氣會一路上竄到心脈,見血封侯,直接將陸雲一身的氣血全部吸收殆盡。

當他暈死過去之後,身體內的血玉的靈力才開始慢慢的將那殘留在胳膊的吸靈符邪氣一點點的蠶食化解掉,之後又自行調動起陸雲體內的氣機來修補那條被廢掉的胳膊,如此導致陸雲體內氣機一下子絮亂起來,體內氣血全部湧到胳膊處修補胳膊去了,臉部跟身體的其它部位缺血缺氧,以至於出現剛才在出租車裏的場景,幾乎把冷曉月他們兩個嚇個半死。

不過說起來那個吸靈符的威力真是驚人的大,隻是一張符咒而已,居然能在一瞬間把陸雲整天胳膊的氣血給吸空,若不是陸雲反應快,即使舍棄一條胳膊封住氣門,恐怕都見不到第二天的太陽了。驚險得後來陸雲每每想起來都覺得心有餘悸。

然而此次陸雲也是因禍得福,之前他雖然吸收了血玉,但是吸收方法還是比較生硬的,僅僅是作為提升自己修為的靈力來吸附,血玉自身的靈氣完全被陸雲給壓製下去了,半點發揮不出來。

但是這次偶爾的遇險竟然讓血玉突破了陸雲內力的封印,靈活的在他身上運轉起來,並且雙方達到了完美的融合,可以這麽說,經過這次鬼門關裏走一遭的經曆,血玉跟陸雲已經達成了共識,相互之間已經彼此融合,成了一種互利共生的狀態。

也是說現在是誰也離不開誰了,血玉已經融入了陸雲的血脈之中,一旦陸雲出了什麽事情,它也會跟著一起消失,到那時如果陸雲可以修煉成仙,它自然也跟著受益,當然了成仙這種事情陸雲可是連念頭都沒有。

陸雲一連誰了兩天兩夜,期間米水不進,但是身體卻並沒有出現任何缺水的現象,反而臉色是越發的紅潤起來,這是血玉進一步跟陸雲融合的現象。直到血玉完全跟陸雲融為一體了,陸雲才漸漸轉醒過來。

他才一醒,冷劍鳴等人就迫不及待的坐在他床邊問他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陸雲雖然能感覺到自己已近跟血玉融為一體了,但是你要說究竟為何會這個樣子,他也說不清楚,隻能一問搖頭三不知。不過倒是把吸靈符一事告訴了冷先楚。

冷先楚聞言眉頭不禁皺成一道閃電,臉色非常的難看,吸靈符乃是天地間至陰至邪之物,失傳了幾十年,沒想到今天竟然會重出江湖,而且還是出現在一代風水大師兒子的手上,讓冷先楚不擔心那是不可能的。

而且這種至陰至邪的符咒在有記錄的風水史上隻出現過兩次,可是每一次都能掀起風水界的一場腥風血雨,後果最嚴重的要數五十年前那場風水界的滅門案,險些導致整個風水界的崩盤,風水一時被逼入覆滅的境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