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風水師
字體:16+-

第247章 惡勢力

第247章 惡勢力(1/3)

不過陸雲倒是不在乎,反正他修習風水也不是為了沽名釣譽的,他也隻為那些信得過他的人看風水,於是對於外麵越傳越烈的謠言不單止沒有出麵澄清,反而各種不予理會。如此他反倒是落得清閑。

但是陸雲不在乎有人替他在乎啊,特別是剛剛受完陸雲恩惠的章俞。陸雲是什麽人他再清楚不過了,這樣的好人竟然要被外麵的那幫人如此抹黑,他作為一個局外人都看不過眼了。

於是章俞把那些在外麵傳播陸雲謠言的人全部以誹謗罪給逮捕了起來,並且將他們告上法庭,若非最後陸雲前去銷案了,他們恐怕要做一年以上的牢呢。經曆過這麽一個小插曲,陸雲的好人做派再一次流傳坊間。

然後那些上門找陸雲看風水的人又一夜之間多了起來,以至於冷劍鳴不得不專門甚至一個電話預約的規定,每個人都需要大一個固定的電話預約,預約之後冷劍鳴會依照陸雲的行程給他們安排見麵的時間,然後就讓他們等著,凡是不預約直接來的一律不見。

如此搞得陸雲倒好像是一個大官,不預約還不能見了。陸雲經常拿此事來嘲笑冷劍鳴,可是冷劍鳴卻滿不在乎,他陸雲就是站著說話不腰痛,每次那些人來了都是煩冷劍鳴,而陸雲就躲得遠遠的裝聾作啞。

冷劍鳴才不是傻子,這種事情一次就夠了,每天這麽搞他可是要短命十幾年的。雖然電話預約也煩,因為從早到晚來電幾乎都沒有斷過,搞得冷劍鳴連吃飯上廁所的時間都沒有,後來他幹脆又規定了一個打電話的時間,朝九晚五,其餘時間一縷拔電話線。

對此陸雲隻能說太特麽狠了。但是冷劍鳴充耳不聞,誰讓他陸雲現在名氣這麽大,做他的助理還真是比國務院總理還忙。不過抱怨歸抱怨,這不是他們兩個當初信誓旦旦要實現的願望嗎?現在終於是實現了,雖然累了點,但是那種成就感是任何東西都無法取代的。

然而總是有些人喜歡特立獨行,不按照規章製度來辦事,所以雖然冷劍鳴已經就差將這個說明放到新聞聯播裏去了,但是還是有人不打電話預約就直接找上門來的。反正給人的感覺就是規矩定下來就是用來破壞的。

此次上門來找陸雲的也是一個比較大的官員,所以氣焰自然是囂張不少。還說什麽預約不預約的,他能親自前來就已經給了陸雲極大的麵子了。於是當他趾高氣揚的闖入陸雲家的時候,冷劍鳴還沒來及去阻攔官員的保鏢給摁在地上動彈不得了。

然後官員就此大搖大擺的走了進去,然後一副宣兵奪主的姿態坐在陸雲家的沙發上,翹著二郎腿等待著保鏢將陸雲帶過來見自己。這邊陸雲早已在樓上看到一切,不等他們來押就自己下去了。

看到眼前頗似入室搶劫的一幕陸雲也是有些懵逼,不過是睡了個午覺而已至於嗎?然後眼睛瞄

到一旁坐在沙發的官員,知道他才是這次事件的主事人,但是他印象當中好像並不認識這麽一個人。

不等陸雲想明白,官員就率先開口問他是不是就是那個陸雲,陸雲嘴角微微往上一抽,什麽叫做那個陸雲?意思就是他也不認識自己了?既然不認識那自然就不會是尋仇的了,於是陸雲也放寬心坐在他的對麵,然後很有禮貌的回答了一句是。

官員一聽忽然露出一個笑臉,這才放下他快翹上天的二郎腿,臉湊到前麵跟陸雲做自我介紹。陸雲隻是聽著,眼睛卻瞄到一旁還被人嚴實的按在地上的冷劍鳴,官員很快會意,頓時擺擺手讓人放了冷劍鳴。

冷劍鳴一被人鬆開立馬一下從地上彈起來,大罵他們是不是有病?私闖民宅還敢這麽囂張的傷人,信不信我報警捉你們之類的。反正就是叨叨絮絮說個不停,陸雲自己聽得都忍不住皺了皺眉頭。

輕聲的咳嗽幾句讓他見好就收,畢竟現在人家人多勢眾,萬一惹怒了別人說不定人家能當場將他們兩個給都剁了,然後分屍……想想都恐怖。冷劍鳴跟了陸雲那麽久,自然對他的一舉一動都了若指掌,見他這麽咳嗽幾聲,頓時心有不甘的閉嘴坐在他旁邊不說話了。

官員臉色雖然不太好,但是因為他有求於陸雲,所以也隻能強忍著不發作。然後緩和了一會之後才繼續跟陸雲說明自己的來意,原來官員醒徐,雖然不是天都人,但是在當地也算是一霸的人物了。

徐官員在當地聽聞陸雲的各種事跡,於是心中難免也有些心動,不過一時沒有行動。在經曆過陸雲為章俞兒子改運一事之後,他頓時按耐不住,心想著要是陸雲也能幫他把他家的祖墳改造成章俞祖墳那樣,那他豈不是可以跟章俞一樣平步青雲了、一飛衝天了?

所以徐官員這次前來主要目的就是要陸雲幫自己改運的,他想要跟章俞一樣官運亨通、飛黃騰達,而不隻是蝸居在那個小地方做個地方一霸。陸雲聽聞他的要求,又觀看他從進來到現在的言行舉止,都覺得這個人無比的霸道而且很有仗勢欺人的意思。

這樣的人一般都是貪得無厭並且是心術不正的,他們對權利財勢的追求是永無止境的,但是他們獲得的權利財勢從來不會用來造福老百姓,而隻會繼續利用自己的權利財勢來獲得更大的權利更多的錢財。

為此還不惜犧牲掉大部分人的利益,這就是徐官員跟章俞不同的地方,這種人從來不知道什麽為憐憫之心,他們的眼中隻有金錢、權利,用利欲熏心四個字來形容在合適不過。所以陸雲並沒與要幫他的打算。

而且看他現在的這個樣子,氣運已經夠強了,他們的風水並不支持他像章俞一樣步步高升,而隻能安於現狀做一個小官員,如果要強行改變的話必然會帶來一係列不好的結果。但是當陸雲將這番

話告訴徐官員的時候,頓時遭到了對方的反駁。

“這點就不需要陸先生擔憂了,陸先生隻需要按照我的意思幫我改運就可以,其他的事情我自有主張。”

這意思完全就是既要馬兒跑也不要馬兒吃草的概念,陸雲還沒說什麽,但是冷劍鳴已經坐不住了。什麽破官員這麽了不起,不過就是個芝麻大小的官職而已,瞅著他的口氣,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是國家主席呢。

官職不大脾氣倒是不小,想他冷劍鳴跟陸雲多大的官員沒見過?上到章俞下到古修遠,哪一個的官職都不必這個姓徐的小,可是就沒見過誰派頭有他大的。現在冷劍鳴跟陸雲有了章俞做靠山,根本不要怕他姓徐的這個既不是地頭蛇又不是強龍的玩意。

對他多幾分客氣那是他家陸雲有修養,姓徐的倒是好,簡直是拿著雞毛當令箭。於是冷劍鳴幾乎是當場就翻臉,直接嗆了回去。

“既然徐大人這麽厲害,那這風水的事情想必也不需要我們幫忙才對,你自己搞不就完了,何必要求我們呢?”

冷劍鳴那絕對是毫不客氣的狠狠地打了徐官員的臉,於此徐官員的那群保鏢頓時氣憤的就要上來揍冷劍鳴,一副山賊土匪的架勢。想他徐官員雖然是地方官員,但是好歹也是父母官一個,怎麽搞得就跟一個土匪頭子似的,陸雲真是看不懂。

更加想不明白,這樣的人竟然也能做父母官?現在在外麵都敢這麽霸道,仗勢欺人了,那在當地還了得,豈不是能上天跟太陽肩並肩?陸雲就奇怪了,這種人怎麽沒有人去檢舉他呢?

看著那些人就要上去暴走冷劍鳴一頓,徐官員忽然一抬手,頓時所有人都停下來腳步。你以為事情就這樣完了?那你真是太天真,徐官員雖然暫時阻止了他們動冷劍鳴的,但是舉起的手並沒有放下來,並且目光一直直視著陸雲,那個意思很明白了。

徐官員的手放不放下來就要視乎陸雲的選擇了,如果陸雲識趣的話答應他的要求,否則他自然有辦法好好的收拾他們兩個。可是他並不知道區區幾個保鏢陸雲根本不放在心上,想當初戰國古墓裏血戰群蝙蝠陸雲都贏了,今天難道還會怕徐官員的區區幾個保安?

陸雲想著不禁有些好笑,如此強盜一樣的官員如果自己幫了他還真是百姓之災難。但是陸雲發現老天待他也真的不薄,以他現在的氣運而言是還可以在進一步的,陸雲雖然不願意幫他,然而這也是順應天命的做法,他最終還是點了點頭答應了他這個要求。

得到陸雲的首肯之後,徐官員頓時眉開眼笑起來,而且還起身坐到了陸雲的旁邊,一手搭著陸雲的肩膀,跟他套近乎,一副你真是聰明人的表情。徐官員自以為是他的自己的**威讓陸雲等人屈服的,卻不知道陸雲對於他這種惡勢力一點害怕的心裏都沒有,更多的反而是不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