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之吻
字體:16+-

第28章 發什麽瘋啊

第28章 發什麽瘋啊

白楓也收拾好心情,繼續努力工作。

不過,白楓一想到這星期要回家見父母了,心裏就開心。

今天也得去買火車票了呢。

好心被誤會

白楓這都回公司了。

而且跟老板都交待好了。

結果,那邊楊榮軒吃完飯了繼續等啊等的。

結果,看白楓還沒去找他。

於是,楊榮軒就給白楓打電話了。

當白楓的手機響起來的時候。

心裏還帶著一絲絲的希望。

希望這電話是謝華打來的。

可是,當白楓掏出手機的時候。

一看,卻是楊榮軒打來的。

白楓現在一想到楊榮軒,心裏就來所了。

而且,對於白楓來講,這一切的一切都是楊榮軒害的。

她怎麽還會接楊榮軒的電話呢。

“還敢打電話過來,還敢打電話過來。”白楓咬牙切齒的恨著手機,恨恨的罵道。

似乎,白楓就把手機當成楊榮軒的腦袋了。

緊緊的捏著。

隻可惜,力道不夠啊,手機沒有被捏碎。

到最後,白楓發狠心的把一直響著的手機給掛斷了。

“哼……還敢打電話過來,我都沒找你麻煩,你就慶幸了。還敢打。”白楓掛斷了電話後,依舊碎碎罵著。

楊榮軒一聽白楓把手機給掛斷了。

心裏有些疑問了:“這丫頭怎麽回事呢,怎麽電話都不接了,不是說好了要坐我車回去的嗎?”

“不會還在談合約的事情吧。”楊榮軒想了想說道。

當楊榮軒想到這裏的時候,也就安心了。

繼續等。

這商場上的事情,楊榮軒難道還不了解嗎?

特別是簽合同的這些事情。

要是談起來的話,真的是很麻煩的。

楊榮軒想到這裏的時候。

於是,又耐著性子等啊等的……

幸好最近不是很忙,要不然的話,還真沒時間呢。

結果,一等又是一小時多了。

這眼看都這去這麽多個小時了。

等下又要下班了呢。

怎麽還沒來。

於是,楊榮軒又經白楓打了一個電話……

當白楓認真工作的時候。

又聽到手機響了,拿起一個。

又是她心裏那個憎恨的楊榮軒。

於是,白楓又是掛斷了。

楊榮軒有些怒了:“這什麽狗屁合約啊,都談了這麽多個小時了,難道接個電話都不能接嗎?”

楊榮軒說完後,又繼續打。

結果,又是被斷掛了。

白楓這邊掛斷後就罵著:“發什麽神經啊,擺明了不想接你電話了,還打什麽打啊。”

然後又繼續工作。

楊榮軒看這白楓依舊不接電話。

於是,就給白楓發了一條信息:丫頭,怎麽不接電話了?有事,先接電話!

結果,白楓看了翻翻白眼,刪除了,根本就沒當一回事來著。

楊榮軒發完信息後,又給白楓打電話了。

結果,白楓一氣之下,關機了。

“真是發瘋了,真是很閑啊。以前見一麵都說沒時間沒時間,看著你的時間都泡女人去了。”白楓關機後,又恨恨的罵道。

當楊榮軒再一次契而不舍的給白楓打電話的時候。

結果,傳來的卻是關機的信息。

真是什麽,什麽時候事情啊。

楊榮軒還真的沒的搞明白了。

“這女人,發什麽瘋啊,好好的關什麽手機啊,非要我上去找才好啊。”楊榮軒也生氣了。

楊榮軒從來沒有給一個人打電話不接還這麽契而不舍的一直打的。

她白楓就是第一個。

楊榮軒也覺得自己快要瘋了。

怎麽會做出這麽讓人發瘋的事情。

“該死的,不管了,走了……”楊榮軒就這樣往謝華的公總衝去。

“真不知道搞什麽,到現在還不出來。”楊榮軒在電梯裏抱怨著。

但是,一想到昨天昨天晚上的事情。

楊榮軒的心裏就有些擔心了:“不會是昨天晚上的事情,謝華這個王八蛋找白楓麻煩了吧。”

楊榮軒想到這裏的時候。

心裏就開始擔心 了。

擔心的不行啊。

生怕白楓會出事。

這樣的擔心還真的是第一次。

楊榮軒以前似乎連擔心是什麽東西都不知道吧。

今天竟然就這樣擔心起白楓了。

“這女人,總是……真該死。”楊榮軒又低吼著。

很快的,電梯打開了,楊榮軒冷著一張臉,快速的從電梯裏出來。

當楊榮軒冷著一張俊臉大步大步的走進謝華的公司時。

公司裏的女同事的目光,各各都刷刷刷的往楊榮軒那邊看去。

不管是結婚了的,還是沒結婚的,有男朋友的或是沒有的。

是帥哥,都會大飽眼福般的看一眼。

“這是不楊榮軒嗎?他怎麽來我們公司了?”這時,一女生開始交頭接耳了。

“不知道呀,不過看著好帥哦。”另一女人也看著說道。

“是啊……”那女人繼續回答著。

但是,倆個人聊天的時候。

那眼神一直都沒有離開過楊榮軒的身上。

楊榮軒早已習慣了這樣的吹捧。

這些對於楊榮軒來講已經是家常便飯的事情了。

沒什麽大不了的。

當楊榮軒到了謝華的辦公室門口的時候。

秘書快速的走出來。

忙客氣的,以笑容迎接的衝著楊榮軒說:“楊總,請問您找我們謝總嗎?”

“我來找白楓。”楊榮軒沒有去看那秘書,一臉冷冷的說道。

楊榮軒的那冰冷的語氣就這樣把秘書心中的熱情給澆滅了。

“她,她已經走了……”秘書忙說道。

“滾開……”結果,楊榮軒一點也不憐香惜玉的。

直接用力的推開秘書,往謝華的辦公室裏衝進去了。

楊榮軒不相信白楓就這樣已經走了。

如果走了的話,怎麽可能不給他打電話呢。

在楊榮軒的心裏,白楓不是那樣沒有交待的一個女孩子。

所以,楊榮軒不相信。

當楊榮軒進了謝華的辦公室後。

秘書也跟著進去。

“老板,我,我擋不住他。”秘書一臉歉意的看著楊榮軒與謝華說道。

謝華看著楊榮軒那一副來者不善的樣子。

看了看秘書,淡淡的說:“你先出去。”

“嗯,好的。”秘書聽了謝華的指示後就出去了。

秘書出去後。

謝華坐在老板椅上華麗的轉了一圈。

然後淡淡的看了一眼楊榮軒說:“楊總今天大駕光臨,有何貴幹呢?”

謝華不是個傻子。

他知道楊榮軒今天來肯定不是什麽好事。

而且,昨天楊榮軒為了白楓還打了他呢。

所以,謝華心裏也很明白。

楊榮軒與白楓倆個人肯定有奸情……

而且,楊榮軒他謝華也不敢怎麽得罪。

謝華心裏想著。

估計楊榮軒是來替白楓討公道了。

“白楓呢?”楊榮軒冷冷的寒氣直逼近謝華說道。

“她走了……”謝華淡淡的說道。

不過,謝華聽著楊榮軒這麽一講才明白原來是來要人的。

那麽說,白楓與楊榮軒倆個人還沒碰麵了。

這樣的話,楊榮軒還不知道白楓的合同沒有簽成了。

“走了?什麽時候走的?”楊榮軒依舊冷冷的問道。

“很早就走了,早了好一兩個小時了吧,我哪記得這麽清楚啊。”謝華依舊是淡淡的說道。

楊榮軒一聽謝華的話,心裏不知道為什麽有一種莫名的難受感湧上心頭。

“該死的……”楊榮軒說完後,轉身就要離去了。

“楊總慢走……”謝華還不忘客氣一句。

等楊榮軒走後,謝華就開始罵了:“王八羔子,當老子的公司是廁所啊,要進來就進來,要走就走啊,算你狠,現在老子不能動你,你等著!”

沒辦法,被人壓在低下,就是這樣子的。

為了爭口氣都難啊。

這個社會啊,就是如此。

楊榮軒出去後,滿腔的怒火無處發泄。

“白楓,算你狠……該死的,什麽東西不知道。”楊榮軒不知道為什麽心裏氣極了。

不就是被白楓放鴿子了嗎?

可是,心裏卻非常非常的生氣。

就是有一種莫明其妙的怒氣堆積在胸口,壓得他似乎連喘氣都感覺費勁了。

楊榮軒出去後,坐上車的時候。

無意中又看到了昨天為白楓買的玉鐲子。

一想到白楓也是拒絕他的東西,心裏就更加的生氣了。

楊榮軒這一回上白楓公司,一定不會讓白楓好過的。

一定要狠狠的懲罰白楓。

不過,楊榮軒又給白楓打一個電話。

結果,手機依舊是關機。

他楊榮軒花這麽保貴的時間在等白楓。

結果白楓卻不領情。

當初上去的時候,還打說下來會給楊榮軒打電話。

結果,就那麽幾個小時的時間,就忘記了。

擺明了就是一點也沒有把楊榮軒的話放在心裏了嘛。

楊榮軒一想到這個,心裏就來氣,很氣很氣。

心中的怒火一直都在燃燒著,熊熊燃燒著。

那滿胸的怒火憋在心裏,有一種窒息感湧入心頭。

楊榮軒車開到一百多,也不管超速不超速。

他隻想趕緊的見到白楓,要白楓一個解釋。

以這樣的高速,很快的麽了白楓的公司。

到了公司後,楊榮軒快速的跑到白楓的公事。

楊榮軒到了白楓的公司後,看著白楓若無其事的坐著,認真的工作。

楊榮軒的心髒都快要氣炸了。

結果,楊榮軒二話不說,走到白楓的麵前。

冷冷的說:“你不是說要給我打電話嗎?”

白楓沒有抬頭。

已經感覺到楊榮軒那冰冷的眼神直逼自己的心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