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之吻
字體:16+-

第101章 自作多情

第101章 自作多情

白楓此時的語氣有些冷淡。

“小楓,昨天晚上喝多了,而且,好晚才回去,就沒給你打電話了。”楊榮軒覺得白楓這麽善解人意。

一定會理解的。

“哦……”結果,白楓隻是淡淡的哦了一下。

“你不會是不高興了吧?”楊榮軒聽著白楓的聲音有些不對勁。

“嗬嗬……我幹嘛不高興了,我昨天很早就睡了。”結果,白楓的話帶著酸酸的。

明顯的就是不高興了。

“真的嗎?可是,我聽著你的這話,好像就是不高興了。”楊榮軒又不是傻子。

這怎麽可能會聽不出來呢。

“我沒有。你想太多了。我幹嘛不高興?”結果,白楓反問。

這楊榮軒卻講不出來了。

“沒有不高興就好了,昨天晚上等苦了吧。”結果,楊榮軒有些自作多情的問。

白楓冷笑一聲。

淡淡的說:“你想太多了吧,我會等你電話?你愛打不打的。我根本就沒有等。”

“再說了,我剛才不是說了嗎?我昨天晚上很早就睡了,怎麽等?一邊睡一邊等?”白楓聽著楊榮軒這有些自作多情的樣子。

心裏就有些上火了。

明知道她等。

為什麽不打?

還好意思說。

“哦……真是這樣子的嗎?”楊榮軒有些不相信。

可是,白楓說得這麽正經。

楊榮軒又不能不相信。

“騙你有錢賺嗎?”結果,白楓沒好氣的說。

“嗬嗬……可是,我就聽出來你生氣了。別生氣了嘛,早餐吃了沒?要不要我給你送點吃的?”楊榮軒又開始溫柔的哄了。

“吃了。就算沒吃,也不必你費心。”結果白楓依舊冷冷的說著。

“幹嘛呢,發這麽大的脾氣,是因為昨天我沒給你打電話嗎?”楊榮軒聽著白楓這麽冰冷的話。

心裏有些難受。

“我說,你能不能別自作多情啊,我都說了,沒有就沒有。”白楓繼續沒好氣的說。

“不要這樣子嘛,昨天,我真的是抽不開身給你打電話。”楊榮軒一臉無奈的解釋著。

“我現在還在家裏。剛醒來。”楊榮軒繼續解釋。

“那是你的事情。”白楓依舊是沒好氣的說。

女人,要是任性起來的時候。

是非常任性的。

白楓這麽做。

也是因為白楓在乎楊榮軒吧。

當一個人陷入感情裏的時候。

就沒辦法控製自己的脾氣了。

“昨天,跟客戶吃完飯,他們又硬要去KTV包廂玩,沒辦法,我隻好過去了。”楊榮軒繼續解釋。

“我說了,不要跟我說這些,我又不是你什麽人,沒必要。”白楓有此火大。

如是真的有心的話。

不會像其它的時候一樣。

找個上廁所的機會給她打個電話嗎?

害得她等那麽長時間。

一條信息都沒有。

難道,去KTV玩的時候。

連發條信息的時間都沒有嗎?

白楓就不相信了。

又不是說在開會工作。

說擠不出一點時間也是有可能的。

可是,人家是去玩的。

打個電話發條信息都沒有?

“小楓……你說這話,我就知道你生氣了。”楊榮軒繼續是一臉無奈的說。

“我以為,你會理解我的,所以,我也就沒有擠出時間給你打電話了。昨天,喝的確實也有些多了。”楊榮軒繼續解釋。

“嗬嗬……不要跟我解釋這麽多啦,我都說了,沒什麽,抱歉,我要工作了。”白楓說完後。

直接掛斷了電話。

楊榮軒現在給白楓的感覺就是。

當白楓心裏那熾熱的心正旺的時候。

結果,楊榮軒在此時。

端來了盆冰冷的水立刻澆熄了白楓心裏的那熾熱的火苗。

楊榮軒一人站在那若大的房間裏。

呆呆的望著已被掛斷的手機。

“唉……”楊榮軒有些無奈的歎了歎口氣。

許久後,才進浴室洗漱。

必竟還有好多事情沒有處理呢。

最近估計要加夜班了。

但是,楊榮軒知道白楓生氣了。

中午的時候一定要擠出一點時間找白楓一起吃個飯。

先把白楓哄回來才是對的。

要不然。

那一個星期在白楓家不是白呆了嗎?

中午的時候。

白楓的氣依舊沒有消。

“怎麽了呢?看你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工作上遇到不順心的事情了?”白念關心的看著白楓說道。

“沒有。”結果,白楓冷冷的說著。

似乎那語氣中帶著炸藥。

隨時可能都會有爆炸的可能啊。

“你今天吃炸藥啦?脾氣這麽火爆。”白念不明白的看著白楓。

“是啊,吃炸藥了。氣死我了。”白楓緊皺雙眉。

一副怒火衝天,橫眉怒目的樣子衝著白念說著。

“看來,真吃炸藥了。”白念無奈的搖搖頭。

“氣死了,你說,哪有那樣的男人啊。”白楓這麽一講。

白念就知道。

原來是為了楊榮軒。

不過。

白念其實也想不到白楓這麽好脾氣的人。

突然的發這麽大脾氣的原因了。

“他又怎麽了?說來聽聽。”白楓可是,很有興趣的。

“今天早上,他打電話跟我解釋了,說自己昨天晚上喝醉了。”白楓恨恨的說。

“嗯,所以,沒給你打電話?”白念問。

“是啊……”白楓依舊恨恨的說著。

“其實,也沒什麽啦。喝醉了嘛,沒打電話正常,你沒必要這麽生氣的。”白念卻安慰著。

“他們昨天是去吃了飯,還去KTV玩,你說,在KTV的時候,你難道也沒時間給我發個電話或發個信息嗎?”白楓說到這裏的時候。

似乎就會恨得牙癢癢啊。

“呃……人家男人。玩的時候,總會有點那個啥的嘛。”白念小心翼翼的安慰著。

“有什麽的啊。打個電話怎麽了?”白楓不以為然的說著。

“你想,那時肯定是很多男人是不是?肯定還叫了小姐的。你說,他要出來給你打電話,要是被別人知道了,不是被人笑嗎?”白念繼續替楊榮軒說話。

“楊榮軒這樣的一個人,肯定愛麵子。”白念繼續說。

當白楓一聽找小姐的時候。

心裏的那股怒火又熊熊的燃燒起來了。

“我現在明白了。終於明白了。”白楓是咬牙切齒的說著。

“明白什麽了?”白念不明白。

“他剛天晚上肯定懷裏有別的女人,所以才忘記要給我打電話的。”白楓原來是明白這個道理啊。

“不會吧,應該不會吧,我想,不會。”白念不相信。

雖然楊榮軒本來就是一個挺花心的一個人吧。

但是白念能看向了來楊榮軒對白楓是很認真的。

所以,白念覺得。

既然楊榮軒已經認定了白楓的話。

估計就是不會在跟別的女人亂搞了吧。

“怎麽不會啊,他那種人,會不會嗎?”白楓是一口咬定了。

“那要是會的話,也隻是逢場作戲罷了。”白念不相信楊榮軒是那種人。

白念聽著白楓說。

在白楓家裏的時候。

楊榮軒不是口口聲聲說要跟白楓結婚的嗎?

如果一個男人既然下定決定要跟一個女人結婚了的時候。

那應該就不會再出去亂搞了吧。

“早上起不來,昨天睡得晚,估計就跟別的女人開房間去了吧。”白楓想到這裏的時候。

滿腔的怒火正跳動著。

“那他剛才打電話來的時候有沒有女人的聲音?”白念聽著白楓說。

怎麽說。

酒後亂性。

男人喝醉酒後。

性欲就會比較高。

身邊有女人。

拖一個上酒店其實也正常。

一般正常的男人或許都會這麽幹。

更何況是楊榮軒這樣的男人呢?

“沒有。他說他在家,剛起床。”白楓沒好氣的說。

白念聽了白楓的話。

拍了拍胸口說:“唉……那就沒事了嘛。他說在家。估計就沒有女人。”

“為什麽?”白楓不明白。

“你不是說他跟你說過,沒有女人到過他家,隻有你嗎?”白念說著。

“也是……那他不會在酒店先OOXX了,再回家啊?”白楓鄙視著說。

“那除非是個腦殘的人。要不然不會這麽做的。又不是出不起酒店的錢。”白念一臉鄙視的看著白楓。

白楓聽了白念的話後。

想想,似乎也是對的。

“呃……好像是這麽一個道理。”白楓淡淡的說。

“唉呀,好了,別跟我提他了,一提到他,我的心裏就有火氣。”白楓似乎現在恨得牙癢癢了啊。

“我恨死他了。”白楓說完後。

又是一副氣呼呼的低吼著。

結果,白念卻是淡淡的歎了一口氣。

然後語重心長的看著白楓說:“唉……愛得越深,恨得越深啊。”

“你想太多了,才沒有哩。”結果,生氣著的白楓不承認。

“有什麽好不承認的。”白念取笑。

“本來就沒有。”白楓繼續不承認。

“那你幹嘛這麽生氣?”白念就知道。

白楓這個時候就是死鴨子嘴硬。

“我生氣,我生氣是因為他耍我啊。”白楓也是有理由的嘛。

“好好好,耍你。”白念在這個時候了。

也不再跟白楓爭什麽。

當他們從公司樓下門口走出去的時候。

看到了楊榮軒 車子了。

“喲……看來人家追過來了,知道你生氣了吧?”白念衝著白楓曖昧的笑了笑。

白楓看楊榮軒過來了。

心裏的氣才消了一點。

因為,這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