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之吻
字體:16+-

第147章 真的就是最後一次了

第147章 真的就是最後一次了

白楓不明白。

不明白為什麽明明答應過她的事情。

他可以做不到。

似乎就忘記了。

而且,說謊說得這麽的輕鬆。

就說得跟真的一樣。

讓白楓一點破綻都看不出來。

或許就是因為白楓對楊榮軒的信任吧。

她相信楊榮軒不會再這樣騙她了吧。

所以,導至這樣一次一次的被欺騙著。

“你每一次說得都是這麽的好聽,可能,又能怎麽樣呢?”白楓淡淡的冷笑著說。

“不會的,這是最後一次了,以後再也不會了,真的不會了。”楊榮軒看著白楓發話了。

忙抓著這一次的機會哄著。

保證著。

希望白楓能相信他最後一次。

這一次,真的就是最後一次了。

有的時候,人往往就是這樣錯過的。

對於楊榮軒來講。

這真的是最後一次了。

他這一回真的意思到自己的錯誤了。

不應該騙白楓的。

對於楊榮軒來講,或許這根本就沒有什麽。

但是,楊榮軒現在意識到自己的錯誤了。

可是,卻似乎來不及了。

晚了。

人生啊,往往就是這樣子。

“我不會再相信了。你別再說了。”白楓的眼神依舊帶著絕望。

楊榮軒看著白楓這副樣子。

似乎再說下去也沒有用了。

現在,楊榮軒也總算是有些了解白楓的脾氣了。

不能騙她。

不管是什麽事情。

隻要騙她,她就會看得比天還要大。

這對於白楓來講,很重要很重要。

對於白楓來講。

倆個人相愛,就不能有欺騙。

更不可以一而在,再而三的欺騙。

白楓對於感情就是這樣認為的。

“小楓……”楊榮軒無奈的看著白楓叫著。

試圖還想繼續哄著。

可能,白楓還沒等楊榮軒繼續說下去的時候。

忙說:“別再說了,如果你不想再讓我生氣的話,那就別再說了,你走吧!我現在真的不想再看到你。”白楓依舊冷冷的說著。

楊榮軒知道。

自己再說下去隻會讓白楓更加的厭惡。

於是,也不再說什麽。

“那好,我聽你的話,我不煩你,我走,但是,我要告訴你,我沒有對不起你,騙你是我的錯,我也不想再狡辯什麽,我對你的愛沒有變,我依舊很愛很愛你!”楊榮軒說完後就穿著衣服走了。

楊榮軒走後。

白楓看了看時間。

去上班也遲到了。

有些混亂

於是,也幹脆不再打電話了。

反正已經遞交了辭職信了。

白楓的腦袋有些混亂,她已經不怎麽記得昨天發生的事情了。

於是,她得問問白念。

結果,當白楓走到白念門口的時候。

敲了敲門。

“女人,女人……”白楓用力敲著門。

白念睡得正香。

但是,這個時候。

都快要中午了,睡得也夠了。

“白念,白念……”白楓看著白念的門鎖得緊緊的。

就知道白念是因為楊榮軒昨天在這裏過夜。

“幹嘛啦,吵死了,還讓不讓人睡啊。”白念還迷迷糊糊的吼著。

“老板打電話過來了……”白楓知道。

她要不這麽一吼的話。

白念肯定不會起來的。

“不會吧,幾點了,老板……”白念一聽白楓的這話。

馬上從**滾起來。

第一反映就是看時間。

“不會吧,十點了……”白念抓著自己那亂蓬蓬的頭發叫著。

“先開門。”白楓無奈。

無力的靠在門口有氣無力的叫著。

白念馬上去開門。

看著白楓問:“怎麽了?”

“先進去。”白楓先想知道昨天晚上到底是發生什麽事情了。

“幹嘛。”被白楓拉著的白念一頭霧水的問道。

“說說昨天晚上的事情。”白楓很簡單的說。

白念就知道白楓肯定是昨天喝太多了。

已經不記得昨天發生的事情了。

於是,就把昨天的事情經過講給白楓聽。

白楓聽完了。

一臉奧悔的看著白念說:“那你怎麽不拉著我啊,丟人死了。”

“你說,我要能拉,我不拉嗎?”白念鄙視。

自己昨天做得那麽過份還怪她來著。

“呃……”白楓沒話說了。

“不過,昨天晚上,你幹嘛要讓楊榮軒進來啊?他昨天占我便宜,哼……”白楓不滿的問。

“你就知足吧,早上醒來你要不是在楊榮軒的懷裏的話,估計,你就會**身體躺在另一個男人的懷裏了。”白念繼續鄙視。

白楓聽了白念的話。

想了想。

似乎就是這個道理了。

要不然的話。

白楓昨天晚上怎麽就這樣跟楊榮軒發生了關係了呢?

“還有啊,楊榮軒對你可真不錯啊,真的不錯。”白念這話是憑著良心說的。

“可是,他對我不誠識,他騙我。”白楓說到這個的時候。

眼神就開始暗淡了。

“唉……也許,每一個男人都喜歡這樣吧。”白念也知道。

男人一向喜歡說謊。

總感覺這說謊沒什麽的。

“他騙過我好多回,不止一次了,你說,這讓我怎麽相信他呢?”白楓不是不願意相信。

而是她已經不敢再相信他了。

“可是……你能放得了手嗎?”白念關心的看著白楓問。

白楓搖搖頭說:“不知道。我已經沒有心思去想這個了,現在我的腦子裏一片空白。”

“很混亂很混亂!”白楓說完後又說著。

“先好好安靜安靜吧。”白念安慰著。

白楓點點頭說:“嗯,也隻能這樣子了。”白楓也點點頭。

然後,她們就洗漱吃飯去了。

下午的時候才去上班。

對於白楓來講,這個班上不上都一樣了。

楊榮軒那邊訂金已經打過來了。

白楓隻要跟進這個單就好了。

白楓現在有些迷茫了。

她不知道自己的以後怎麽辦。

白楓,就是這樣的一個人,總是想太多。

她辭職了。

可是,她又已經跟楊榮軒的關係搞成這樣子了。

那她以後怎麽辦呢?

一下午,白楓都呆呆的,呆呆的……

想著這些事情。

再想著與楊榮軒在一起的日子。

想著楊榮軒騙她的時候。

一想到,心情,情緒就會變得很複雜很複雜。

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

楊榮軒每天都會打電話過來給白楓。

而白楓總是不接。

楊榮軒也會發信息過來。

白楓隻看不回。

有時,楊榮軒會來找白楓一起去吃飯。

或是早上開著車過來等著白楓送她去公司。

白楓總是不領情。

而白楓似乎已經習慣了每天收到楊榮軒的信息與電話。

特別是信息。

楊榮軒總是說著自己有多想她。

說著自己一天裏都做了些什麽事情。

再說著自己沒有對不起白楓。

習慣成自然 !

楊榮軒做這些事情似乎也已經很自然很習慣了。

如果哪天沒有給白楓發信息的話。

楊榮軒也會覺得渾身不自在。

由於楊榮軒每天打電話。

白楓都不接。

所以,楊榮軒也已經很少打電話了。

基本是發信息。

由於楊榮軒每天找白楓。

白楓總是不搭理。

楊榮軒也挺忙的。

必竟要掌管這麽大的一個公司。

所以,楊榮軒來找白楓的次數也越來越少了。

眼看,楊榮軒的那個公司的訂單快要做好了。

愁事一堆

白楓離開公司的日子也越來越近了。

“小楓啊,要不,你跟老板說,你不走了吧,反正老板也不想你走。”白念看著白楓這段時間為找工作的事情發愁。

“不了,反正已經說了,我就會走。辭職信也遞了。”白楓依舊堅持著。

而這一句話,白念不止對白楓說過一兩次了。

“放心吧,就算是找不到工作,我也餓不死的,當休息好了嘛。”白楓看著白念一副擔心她的樣子笑著說。

“可是……”白念還是有些擔憂。

“放心拉,再說了,我還有提成呢?嗬嗬……所以沒關係的。”白楓繼續安慰著白念。

“而且,這幾年,我也累了呢,當給自己放個長假吧。”白楓似乎在安慰著自己。

“而且,好多人都換好多工作呢,我才換第二個工作,算什麽呢?別人能找得到工作,我難道還怕找不到嗎?我現在也已經不是新人了,所以,不要擔心我了。”白楓的這些話。

似乎在安慰著白念。

同時似乎也在安慰著她自己。

“嗯。隻要你有信心就好了,有什麽困難的話,告訴我。”白念拍了拍白楓的肩膀安慰著。

“放心……我不會放過你的。”白楓也笑了。

就在這時,白楓的電話響了。

白楓以為是楊榮軒打過來了呢。

掏出一看,結果不是。

“又是他?”白念看著白楓問。

結果,白楓卻搖搖頭說:“不是,他已經好多天不給我來電話了,也許他放棄了。”

“可是,人家不發信息嗎?”白念笑著。

“我弟的,我先接。”白楓笑了笑。

然後接起電話;“小洋……”

“姐,我放假了,我什麽時候去你那?”白洋有些興奮的問。

白楓一聽。

心裏有些沒底了。

“小洋,姐跟你說,你別來姐這裏了,你在家好好休息吧,有空就看看書什麽的。”白楓可不想讓家裏人知道自己現在的慘樣。

要是知道了。

家裏人肯定很擔心。

“姐,可是,不說好了,我放假去你那打工的?”白洋有些失望。

白楓確實不想讓白洋這麽失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