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總裁:不要跟我搞曖昧
字體:16+-

第二十七章 軒然大波(4)

第二十七章 軒然大波(4)

頓時整個會場陷入**,姚天耀在主席台上不顧形象的怒吼責罵,可絲毫不影響秦舞陽的好心情。

都鎮邦接過話筒,示意各位安靜:“謝謝各位的捧場,繼姚氏集團並入鎮陽科技之後,我都鎮邦以都氏集團總裁的名義代表各位都氏集團股東同樣宣布都氏集團從即日起一起並入鎮陽科技,同時希望鎮陽科技可以蒸蒸日上!”

記者會再次嘩然,這可是財經界百年難得一遇的大事,兩大世界百強企業並入一家異軍突起的新型科技公司,這是前所未聞的大事。

記者們不失時機的提問:“請問兩位總裁,這樣的做法有經過股東會認可嗎?不知兩位的做法是否合法?”

“我們手裏握有姚氏集團百分之八十的股份,都是集團百分之七十八的股份,其他股東毫無異義,完全接受,何來不法之?”

姚天耀被秦舞陽的數字震驚,他哪裏來的那麽多股份?他陰沉的目光看向在坐的幾位心虛的大股東,這才反應過來,原來他們不過是來撐場麵的,根本早已不是什麽大股東。

他頹敗的癱軟在座椅上,難以置信的看著眼前那個整日沉默並不多言大兒,終於明白了他的恨,原來他自始至終都沒有原諒過自己。

想他叱吒商界一世,結果卻被自己的兒鬥敗,他還有什麽好的嗎?

記者會依舊如火如荼:“那請問兩位為什麽會想到要把如此龐大的兩家集團並入一家新崛起的科技公司,兩位總裁不擔心鎮陽科技會‘消化不良’,而導致三敗俱傷嗎?”

“首先感謝這位記者對兩大集團的擔憂,我想在座的各位應該還不清楚,鎮陽科技的負責人正是都鎮邦先生,而我也不過是個掛名副總而已。”秦舞陽笑著回答。

台下噓聲一片,原來這才是記者招待會的bi一幕。

“那兩位以後的合作會不會因為姚家二少爺和都夫人的事情而有所尷尬呢?”一位女記者突然爆出這個問題。

隻見都鎮邦從容自若:“如果你的家人犯了罪,你會跟著一起去坐牢嗎?”

女記者啞然無聲……

突然主席台上的白色幕布被緩緩拉開,幾張姚奇和韓依紡在**的半裸性bi愛照片被投影機放了出來,引起了軒然大波。

同時,VCR像是設定好了時辰一般自動播放,投注在了上麵。

姚奇一臉憔悴,坐在鏡頭前緩緩陳述了當初他跟韓依紡的那次事件。在VCR裏他道是韓依紡勾引他,事後又陷害他,而他一時情迷中了算計。

韓依紡這麽做的目的不過是想要得到這場主秀的機會,好向一直瞧不起他的都老爺宣戰。他還,韓依紡這麽做是報複都老爺瞧不起她的第一步,以後她還會有更激烈的手段來對付都老爺……

VCR到此結束,可事情卻永遠的落不下了帷幕。

窩裏鬥?家鬥?複仇?第二天雜誌財經、電視廣播無不在反複播放這次記者招待會的內容。

都老爺得到消息後被氣得心髒病複發,送進了醫院。

與此同時,坐在電視機前的韓依紡看著一張張觸目驚心的照片渾身顫抖的厲害,她的身體幾乎不聽使喚。憋了多日的委屈排山倒海而來,她的眼淚潰堤,一顆顆不受控地往下掉。紅腫的嘴唇被他咬出血絲,她整個人蜷縮在**,用棉被裹得結結實實。

房門沒關,都鎮邦回來看見的就是這一幕。他將棉被從她頭上拉下來,她的臉靠在膝上,牙齒齧咬著手背,兩個手背上麵,密密麻麻的全是齒印。

“親愛的,你還好嗎?快鬆開,不要折磨自己。”都鎮邦用手指壓住她的下巴,bi她張口,鬆掉自己的手。

“是我不好。”抬頭,茫然的眼睛穿透他,落在無知的空間。

“與你無關,都是那些該死的記者。”他抱住她,柔聲安慰。

“有關的,有關的!如果不是我,你不會被人家嘲笑,如果不是我都家就不會因此蒙羞,如果不是我,你可以找到一個更好的太太……”韓依紡哭喊出聲。

“夠了!”他將激動的韓依紡用力圈在懷裏,阻止她自我傷害,“不是你的錯,一點都不是,一點都不是,懂嗎!”

“是我的錯!要是我那天不出去,就不會碰到姚奇,不碰到他,就不會有接下來的事情;要是我不去參加那場該死的走秀,就不會和他再遇,就不會……全是我的錯,全是我的錯……”她固執得讓人生氣,“我過不是你!”

“離我遠一點!我不要再害你了……走開!”韓依紡想推開都鎮邦。

“親愛的!”都鎮邦猛搖她的雙肩,想把她的理智搖回來,不讓那些似是而非的法拖垮她的心。

這不是他要的結果,雖然有一多半符合了他之前的設定。

他哄著韓依紡,在這種情況下,他知道溫柔是最能捕獲女人心的東西。雖然要韓依紡愛他,不是他的最終目的,但如果不讓她愛得深,愛的濃,她又怎麽會死心塌地的被自己利用而毫無察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