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總裁:不要跟我搞曖昧
字體:16+-

第三十七章 心碎成殤(4)

第三十七章 心碎成殤(4)

嘴角掀起,她卻接觸到他不善眼光,立即咬住下唇,閉合。

“聽你送禮物給下人?”都鎮邦進門,出口質問。站在他身後的是蔣怡晴,她的得意寫在臉上。

見她沒回答,都鎮邦又開口:“告訴我,到底有沒有這件事情?”

點頭,韓依紡默認。

“為什麽要這麽做?”寒冽的語氣傳來,凍僵了她的心情,“你以為你送出去的什麽?禮物?錯!是施舍,你在踐踏他們的自尊。”都鎮邦,聲音不大,卻字字壓在她心間。

踐踏自尊?為什麽把事情弄得這麽複雜,她不過想看大家開心,想要大家接納她而已。而他們是真的開心啊!怎麽會變成踐踏自尊?

無辜的眼眸,她看著都鎮邦。搖頭,她不懂。這些日,她好心煩,他可不可以仁慈一點,不要這麽嚴厲的麵對她?

“你可不可以把時間挪用到別的地方?”都鎮邦口氣轉弱,語帶憐惜,“我知道這陣冷落了你,再給我一點時間,等過幾天,我比較閑的時候陪你出去走走好嗎?”

“鎮邦……”見到心愛的男人不再那麽憤怒,韓依紡猛地撲進他的懷裏,“我好想你……好想你……不要拋開我……”

都鎮邦微愣,伸過大手,他將她擁入懷裏:“傻,我怎麽舍得拋開你。”

“你真的不會拋棄我,對不對,對不對……”韓依紡問的急切,一心想要他最安心的保證。

“鎮邦,就這樣嗎?麗娜被傷的事就這樣算了?都家一向對人寬厚,難不成就因為她是少夫人,一切都不同了?”蔣怡晴怕韓依紡泄露她找她,故意造謠的事情,於是走到他們兩人中間話。

麗娜被傷?怎麽會,她那天好開心,一直跟她謝謝……那是受傷的表現嗎?韓依紡不懂。

“你答應不再送東西了?”

都鎮邦問完,韓依紡連忙點頭附和,她不送東西,一定不會再送。

“這怎麽可以,爺爺一定不會同意就這麽算了的。”蔣怡晴搶在前頭話。

“我夠了,請問蔣姐以什麽立場來插手我們都家的事情?”都鎮邦冷聲道,狠瞪蔣怡晴一眼,他用力拉開她,大步走到韓依紡麵前。

“乖!沒事了。等過些日,我會好好陪陪你。”

怎會變成這樣?蔣怡晴看著躺在都鎮邦懷裏,哭得抽抽噎噎的韓依紡。

不對啊,他們該大吵大鬧,該在盛怒之下,韓依紡提著包包離家出走,怎會演變成眼下這種狀況?再,都鎮邦不是最痛恨女人落淚嗎?為什麽他會包容她的淚水?

都鎮邦眼中流露的愛憐讓蔣怡晴心驚,她絕不能再放任情況發展下去,家裏的仆人已經有一半以上被她收服,處處為她話。隻要她再加把勁,肯定能讓都老爺把那個檳榔妹轟出去!

夏日的午後,威力稍減的陽光穿過薄紗窗簾,照在蜷縮於沙發,一頭栗色短發的男人身上。

經過室內冷氣的調節,陽光成了提供他溫暖的天然棉被,男沉浸在深深的睡眠中,一點都不想起來。

他的長相俊美無儔,擁有一張連女人都自歎不如的臉孔,宛若從時尚雜誌裏走出來的男模,精雕細琢的五宮令人舍不得移開視線,尤其那對現在緊閉的深邃眼眸,仿佛會看穿人似的,令人下自覺的沉溺在那琥珀色的深潭裏。

他雙手環抱自己,睡得極為香甜。但在眼下映出一排黑影,臉上是抹不去的疲憊憔悴,叫人看了心疼。

門突然被毫無預警的大力推開,側躺在沙發上的男均勻的呼息驀地被打斷,他眨眨眼,有些茫然地坐起身,雙眼無神地瞪著某個方向。

“世橈!”潘世賢鮮少有這麽失態的狀況出現。他如一陣風般,瞬間閃到康世橈麵前,一把推醒他。

康世橈突然轉過頭瞪向仍舊不知死活的男人:“潘世賢!你是在找死嗎!”毫無溫度的冰冷目光直直的想要射穿失態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