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總裁:不要跟我搞曖昧
字體:16+-

第六十一章 伊人歸來(4)

第六十一章 伊人歸來(4)

隻是,當臉色怪異的他低垂眼睫,從她麵前經過,走出咖啡廳時,徐若晴覺得,自己的心似乎正被什麽東西不斷地撕扯著,狠狠的,一下一下,疼痛而慌亂。

都鎮邦離開後很久,她仍呆呆地坐在原位,看著對麵那張曾被他坐過的椅。

直到,一隻溫暖的手,撫上她的肩。

“真的決定了嗎?”

抬起頭,徐若晴抓住何以純的手,眼裏盡是疑惑和痛楚。她真的決定要利用一個愛她至深的男人去傷害另一個傷她至深的男人嗎?

“他結婚了,對方是一個很……柔弱的女人。”搖頭,何以純輕輕擁住她單薄的肩膀,“那女人聲音跟你很像,也是一個在都家委曲求全的女人。你真的打算傷害這麽多人嗎?”

“委曲求全嗎?”徐若晴輕聲低喃。想起曾經自己在都家所遭遇的種種……

“……晴,”何以純蹲下來,和徐若晴平視,表情認真,“現在,你還要進行你的計劃嗎?”

“為什麽出現的不是他?”眼神微黯,徐若晴沒有回答,隻有一絲茫然和無措,在她的臉上閃現。

“為什麽出現的不是他?”徐若晴一遍遍呢喃著。

“她回來了?”酒吧裏,秦舞陽和柯世哲都為這突來的消息感到詫異。

“是的。”都鎮邦皺著眉,不知為何原本為徐若晴的重新出現而感到高興的心,正一點一點沉下去。

“你似乎不太開心。”秦舞陽沒有放過都鎮邦臉上的每個細節。

“我有表現得這麽明顯嗎?”都鎮邦一臉疲憊地靠在椅背裏,幾乎整個下午,隻要一想起那張似是承載著憤怒、失望,卻又帶著微微……歉疚的眼眸,他的心便開始隱隱感覺不安。

柯世哲聳聳肩,觀察著都鎮邦的表情,認為事情似乎沒有這麽簡單,“你接下來打算怎麽辦?跟那個可憐離婚,娶自家大哥的前任妻?”

“……我……這是我一直以來的希望。”輕扯嘴角,都鎮邦的聲音有些沙啞。他曾經是那麽的渴望晴,可為什麽再次出現的她,竟讓他有了猶豫?他在徐若晴的眼裏,真的比大哥優秀了嗎?

“她知道你大哥變成植物人的事情了嗎?”

都鎮邦挑挑眉,嘴角的笑帶著諷刺:“以當初那老頭一手遮天的情況,這消息被封的水泄不通,晴怎麽可能會知道。”

“不管怎麽樣……我都已經向晴提出交往的要求了。”當年,他錯在與晴相遇的太晚,白白便宜了都鴆影。這次,什麽他都要把晴搶回來,尤其是在都鴆影那麽深刻的傷害了晴之後。

“你......”這是柯世哲和秦舞陽所沒有想到的,這進展也未免太快了吧。

“我隻是不想再一次錯過晴,一別五年,這種思念的痛我受夠了。”似是了解他們心中所想,都鎮邦抿口紅酒徑自解答。

秦舞陽想要再次開口話,卻被柯世哲以眼神製止。他們都看得都鎮邦眼底明顯的猶豫和掙紮,可是如果不是靠他自己想明白,誰都幫不了他。

“鎮邦,回房休息吧。”跟柯世哲和秦舞陽告別回到家已經十二點了,都鎮邦一言不發坐在沙發上。

韓依紡早已有些困意了,她握了握都鎮邦的手,然後站起來,走到他身後。已經二點了,從剛剛回到家,她就發現他的氣色很不好,如今更是滿臉倦意。

都鎮邦微閉上眼,任由韓依紡牽起他的手,將他拉向臥室。他的腦海不時浮現出徐若晴的臉,還有上午她過的話,使他沒心思去注意韓依紡。而即使是現在躺在**,他也不想休息。

韓依紡咬著唇,借著微弱的月光默默地看著都鎮邦俊美的側臉,有些黯然。他是有什麽心事吧,他總是這樣,把所有的事情藏在心裏,從來都不肯跟她多談。這樣的他,讓她覺得惶恐,更覺得陌生……

黑暗遮去了她白天在人前從不曾顯現的悲哀,她黝黑如深潭的眸中滑過淒涼、酸楚。然後,眼眶四周醞釀好久的淚水,終於墜跌而下。

情人節的午後,牛郎織女還躲在天上,豔陽毫不留情地燒灼著大街男女的皮膚,柏油馬路反射出刺眼光芒,令韓依紡眯緊了幹澀的眼。沒有得到充分休息的雙眼,一見著亮光便睜不開。

午休時間已經過了,她沒有食欲用餐,也不想閑著,更提不起看書的興致,隻想一個人安安靜靜的走著,看人、看車、看屋、看天空,不想回去那個冷清的家裏麵對鏡裏孤單的自己。

結婚以來,她第一次這麽放縱自己休息一下,將心中的壓抑拋諸腦後。單身情人節已經太悲哀了,再想太多隻是折磨自己。

對街,都鎮邦和秦舞陽以及柯世哲正準備趕赴一場飯局。

“總裁大人,不好意思,勞您多走幾步路了,今天街上好多人,停車格一位難求。”柯世哲著沒有誠意的道歉詞。

“情人節的關係吧,我想。”秦舞陽搭訕,“現在不管是西洋情人節或是中國七夕,街上總是熱鬧滾滾。”

情人節?!都鎮邦雙眼微眯,顯示著他的不悅。剛剛他本想推掉一切應酬,邀請晴和他過他們重逢以來的第一個節日。可是……她拒絕了他!

她拒絕他的邀請,不願和他一同共進午餐,那她找誰一同狂歡慶祝?哪個男人將會取代他的位置?

都鴆影?絕無可能!那……這五年,他的晴是又有了別的守護神了嗎?突如其來冒上心頭的臆測教他慣悶不快,臉部表情變得僵硬。

驀地,都鎮邦眼眸一暗。

她!

“咦,那不是我們可憐的總裁夫人嗎?”柯世哲眼尖的看見一抹熟識的背影,他的聲音吸引了秦舞陽的視線。

秦舞陽轉眸,故作訝然道:“真是我們偉大的總裁夫人!好巧。”

都鎮邦不動聲色地觀察她的一舉二動,這個時間她居然在外遛達,她不是一向喜歡呆在家裏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