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總裁:不要跟我搞曖昧
字體:16+-

第八十一章 浴火重生(2)

第八十一章 浴火重生(2)

這是一場春裝發表會,伸展台上,每個模特兒都十分專業地展現身上最流行的時髦服裝。

當主秀修長身影出現在伸展台上時,眾人似乎忘記了呼吸,一個個為她的出現而驚豔不已!

那是個麵貌姣好的模特兒,精致脫俗的五官,配上巴掌大的臉,看起來高貴優雅、明豔動人。

今晚,她一襲純白雪紡紗禮服,低胸、短裙的設計襯托出她曼妙的身材,腰間係著純白透明白紗,直到腳踝處,修長的雙腿在白紗下若隱若現著,攫住了所有人的目光。

隻見她噙著微笑,挺直腰,專業地走著台步,每個步伐都格外自信,散發著恍若神祗的光芒,就連換上了大膽的低胸服裝,***半露,她也走得落落大方,沒有一絲羞赧。

當她走到伸展台的最前端時,她的笑更加甜膩,洋溢著幸福。她知道自己是讓男人著迷的,可今晚,她卻總感覺有到不同尋常的目光一直追隨著她,讓她好不自在。

她找不到目光的來源,隻能安慰是自己多心了。本著職業道德,一個轉身,她再一次為人生寫一段華麗篇章。

當那抹純白色的俏麗身影出現在台上時,姚奇就再也移不開目光了。真的是她?他的妞妞,他還是第一次見到妞妞這樣兼具熱情如火與清純無邪的神情,不由得瞅著她不放,直到她轉身離去。

他大可以去後台攔截她,可他卻不願意因為自己的冒失,又害得她與緋聞染上邊邊。

他可以等,沒關係,真的可以……

卸了裝,阿曼達回到公司,找個安靜的地方呆著,思緒不由得被放空。

三年了,她失去的大部分記憶已經恢複。三年,她曾在國外度過了一長段孤獨的歲月,沒有朋友,甚至連自己是誰都不知道的日。她唯一的溫暖,隻有……

一個月前,她終於完全想起了過去的事。

三年,很多事都會改變。有些改變一念之間就變了,更何況是三年。

三年前的韓依紡有著非凡的美麗,卻被愛情束縛了腳步,直至她香消玉損。

三年後的阿曼達依舊令人驚豔,她接平麵模特兒的廣告,她參加電視劇和電影的演出,她如魚得水般地自在,迅速累積了不菲的人氣。

年輕、單純的韓依紡曾被愛情傷的體無完膚;成熟、世故的阿曼達卻被大眾捧為新時代偶像。

“你真是越來越美了。”不意外,阿曼達看著鏡裏反射出來的男人,已經快接近四十歲的何紀禮,有著中年男人發福的身材,平常合身的衣著適當地遮掩住他的啤酒肚。

回應他的讚美,她轉了一個身,拋出一個媚人的眼神:“我這麽漂亮,你幹嘛還要你的黃臉婆?”她故作**。

“哈哈,寶貝兒,我的心早在你身上了,你還吃什麽醋!”

“你少來了!誰不知道你這句話對多少女人過。”

“哎喲,還真的吃醋了。”

她淺笑,不再與他鬥嘴。

何紀禮是她的經紀人,在她最孤獨的時候,一直是他陪伴在她左右。對他,她有不出的感激和尊重。

何紀禮懶洋洋地在她的背後:“難怪康總一直暗中幫你,這次更是指定讓你演他新戲的女主角。”阿曼達與康曜天的關係,他們這個團隊一直猜測頗多,卻沒有人敢點破,問出疑問。

她迅速地回頭,聲音不自覺地透漏著驚喜:“真的嗎?他……他要讓我演女主角?”

這部戲是好萊塢年度大戲,爭逐男女主角的人如過江之鯽,她真沒把握可以拿到這部戲的主角。而康總在演藝圈裏有舉足輕重的地位,能夠獲得他的賞識,是她韓依紡……哦!不!是她阿曼達的榮幸。

一臉自信、甜美的笑容,令人眩目的青春、亮麗,一身的華服妝點得她絢麗、光彩。她現身在電視台時,被守候的影迷團團包圍要簽名。

他悄悄地跟在她後麵,直到看著她一人走向停車場時,他才從巷裏現身喚她:“依紡……”

阿曼達驚訝地睜大眼睛,幾乎不敢置信地看著眼前這個高大的男人。

站在眼前的不是別人,是那個她從骨裏恨透的男人——姚奇。一瞬間從腦海裏閃現的過去,像放電影似的一幕一幕地閃過,她嫌惡地皺了皺眉。

“依紡,我找你找了好久。”

她皺著眉,和他的激動相比,她顯得冷漠而疏遠。

“你認錯人了,我想我們不認識。”

“我……我想知道你好不好,我一直很擔心你。”她的冷淡澆熄了他的熱烈。

“我過得很好,但我不是你口中的依紡。”在她心裏,過去那個卑微的韓依紡早就死了,在跌落懸崖的那一刻就死了。

他死死地瞪著她,眼裏狂熱的光芒慢慢地黯淡下來,飛揚的臉上出現死寂。

“你恨我,是不是?”

她緊咬著唇,記憶裏有些模糊的片段逐漸串連了起來:“對不起先生,我想你真的認錯人了。我很忙,不奉陪了。

她蹙起眉,後退了一步,接著架上車,揚長而去。

姚奇的視線緊緊地追隨著她的背影,高大的身影僵硬如化石。

夜深了,她一個人坐在天台上,手裏握著紅酒,思緒有些飄渺。

當年姚奇的那段VCR,她仍然記憶深刻。他那時清幽、冷寂的聲音,一字一句像一把把匕首刺痛了她的心。那時的她如墜冰窖,咬緊牙根,淚還是止不住的往下流。

有人,痛到極致就會麻木,可她的痛超越極致,心傷難治。她無法原諒那個男人,那代表她屈辱的過往。

雖,這三年華麗舞台背後的生存法則,讓她懂了,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可對於過往種種,她依然無法看淡……

“又在酗酒了。”秦舞陽不認同的皺皺眉,拿走了姚奇手中的高腳杯。

“這不是你一直希望的嗎,我成了廢人,你大可以不用再害怕我有機會從你手中把家產搶過來。”姚奇重新換了個杯,又斟一杯,一口下肚。

“你今天見過她了?”不理會姚奇的嘲弄,秦舞陽換個話題。

“你關心嗎?還是你又有什麽陰謀,又想耍什麽花招?”

秦舞陽終於肯正視他們之間的問題了,他認真的盯著姚奇。這個從就跟在他屁股後麵跑的弟弟,什麽時候開始和自己針鋒相對的。

是那年吧,他跟都鎮邦聯手,找人冒名姚奇了VCR上的那段話,然後把頭像剪輯成他的。那之後,他們兄弟之間便再無寧日。

“你的恨要怎麽樣才肯結束?”

“怎樣結束?哈!難不成姚家大少爺要給我一筆錢,好息事寧人?”

“奇!”秦舞陽有些憤怒了,“三年多了,你一定要拿這件事來磨光我們之間的兄弟情誼嗎?”

“兄弟情義?哈!好新鮮的詞,居然可以從我親愛的大哥嘴裏出來。那三年前,我苦苦哀求你不要送我來美國時,你怎麽不顧及兄弟情分答應我!”姚奇嘶吼著他三年來的不滿,“如果你顧念兄弟情分,為什麽當初還要做出那麽傷害我、傷害依紡的事情。告訴我啊!大哥!你的兄弟情分在哪兒?!”

“夠了!再怎麽韓依紡是都鎮邦的妻,難不成你要做人家婚姻的第三者?”

“不!你不懂,你根本什麽都不懂!我愛她,我隻希望她幸福,哪怕隻是默默的守護她。而不是傷害她,不是傷害她!你懂嗎?懂嗎!”

“奇!你到底要怎樣才肯明白,傷害她的不是你,也不是我,而是她的丈夫,是她的丈夫都鎮邦!你聽懂了嗎!”

“我不懂!”姚奇用力甩開被秦舞陽牽製住的胳膊,“我不懂……她那麽善良,那麽純真,你們……你們怎麽忍心傷害她的……”

“奇……”

“哥,你知道嗎?我從就好崇拜你,你是我心中頂天立地的英雄。可是……為什麽傷害我最深的會是你?你知不知道,依紡對我而言意味著什麽?她是比我生命更重要的存在。可你卻親手毀了她,也毀了我……哥……為什麽?告訴我,為什麽……”姚奇潸然淚下,沾濕了秦舞陽的心。

一直以來,他痛恨父親對母親的殘忍,讓他的母親含恨而終。所以他發誓要報複,要讓父親給母親一個交代。可他最不想傷害的卻是這個跟他同父異母的弟弟。

如今,他的怨恨並沒有隨著複仇成功而消失,卻將他最不忍傷害的弟弟傷害至深,他究竟是做對了還是做錯了?

看著滿頭銀發的父親,在怨恨之外,他為何還有絲絲的不忍和歉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