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總裁:不要跟我搞曖昧
字體:16+-

第八十五章 再見故人(4)

第八十五章 再見故人(4)

原來,自己竟傷她這麽深……深到讓她刻意忘記曾經發生的一切,連他這個人,也忘得一幹二淨!

“你怎麽了?”都鎮邦灰敗的臉色讓剛進門的徐若晴有些不安,“不舒服嗎?”

“你什麽?”

“依紡失憶?!”

都家客廳內,都鎮影和徐若晴都為這突來的消息感到詫異。

“怎麽會這樣?”徐若晴皺著眉,看向都鎮邦。原本為韓依紡的重新歸來而感到高興的心,正一點一點沉下去。

“她……真的什麽都不記得了?”

“她忘了三年前的一些事情。”都鎮影一臉疲憊地靠在沙發裏。幾乎整個下午,隻要一想起韓依紡的話,他的心便開始隱隱抽痛。

“那麽,你……”都鎮影觀察著都鎮邦的表情,認為事情似乎沒有這麽簡單。

“我也屬於她不願再想起的記憶。”輕扯嘴角,都鎮邦的聲音有些沙啞。

不願再想起,所以忘記……韓依紡忘了他,因為,不願再想起他。

他在韓依紡的眼裏,成了徹底的陌生人……

“你是……韓依紡……也不記得你了?”秀氣的眉緊緊地皺在一起,徐若晴不敢去想,都鎮邦現在的心情如何。

“鎮邦,回房休息吧。”都鎮影握了握妻的手,示意她別問了。然後站起來,走到都鎮邦身後。從傍晚回到家,就發現他的氣色很不好,如今更是滿臉倦意。

都鎮邦微閉上眼,任由都鎮影將他拉向臥室,腦海裏不時浮現在眼前的是韓依紡的臉,還有上午她過的話。。

徐若晴咬著唇,默默地看著都鎮邦俊美蒼白的側臉,有些黯然。就在他們快要進入臥室時,突然叫住他:“鎮邦!你愛她,對吧?”

完,她盯著停下的都鎮邦,和那雙手因為她的話而瞬間握緊的手指。

都鎮邦沒有回答,被都鎮影扶回了臥室,厚重的門被掩上。

而事實上,徐若晴也沒想要聽他的回答。她突然問出了放在心裏三年的,早已不算是問題的問題,隻是希望提醒習慣了壓抑和漠然的都鎮邦,不論如今的韓依紡怎麽樣,隻要他愛她,一切就可以重新開始。她不想看到因為韓依紡的失憶,都鎮邦再度錯過自己心愛的人。

也許,忘記了以前的事,對他們兩個人來,反而是件好事。

獨坐在窗前,一道白天在人前從不曾顯現的悲哀在都鎮邦黝黑如深潭的眸中滑過。

徐若晴的意思,他明白。可是,如今的他……他重複了當年大哥對晴的心情嗎?

徐若晴的問題,問得肯定。所以,他沒有回答。他愛她,在自己還沒有發現時便是了。隻是,她已經把他從記憶裏徹底清除了……

——————————我是分隔線——————————————————

都鎮邦?!

阿曼達眨了眨眼。沒有錯,不是幻影,真的是他!雖然戴了一副墨鏡,使得平日冷峻的臉龐更多了一絲孤傲,但是她可以肯定他是都鎮邦。

他擁著徐若晴緩緩的步出電梯,動作溫柔,看著那女人的眼神好似她是世界的珍寶,這一幕使她如遭雷擊。

她對這個眼神並不陌生,很久之前他總拿這樣的眼神投注在她的身上,隻不過,那溫柔裏多了太多的虛偽和利誘。

她的心突然痛了一下,透過透明的玻璃窗,她看著他細心擁著徐若晴進入車裏,之後兩人親昵的並排坐在後座離去。

阿曼達知道自己不該繼續看下去,但是卻無法移開目光,直到他們一起上車離開,她的心就像被人用針不斷刺著,痛得她幾乎不出話來。

“阿曼達……”何紀禮喚道,“阿曼達,我們該進去了。”

她慢半拍的回過神,“走吧。”留戀的目光再次看向外頭,最後勉強壓下心中的洶湧。

今天,節目錄製結束的比較早,她預定了這間飯店。沒想到都鎮邦和徐若晴竟然也會出現在這裏。現在她心頭一團亂,腦筋一片空白。在她以為他們不會再見麵,更不會再有交集的時候,他居然再一次出現在她的視線裏,手裏牽著的是他心愛的女人……

可見,人生似乎並不如她預料的那般美好,突然出現的意外使她的人生一下又墜入了黑暗……

臨海的山腰上,一棟外觀雄偉的白色建築物傲然矗立於天地之間。

黑色車身穿過雕花的鐵門,緩緩駛進私人道路,經過了三分鍾的車程,在光亮平滑的石階旁停住。

此時玄關大門應聲而開,一位滿頭華發的老者踩著健朗的步伐而出,身後則跟著一位女仆。

“姐,您回來了!”故裏,康宅老管家嘴角含笑的迎上前來。

“嗯,謝管家,你的手沒問題吧?”阿曼達揚眉望著謝管家接過自己手上的手提包,然後毫不困難地轉身遞給身後的女仆。

她記得那此刻靈活移動的手臂早上還裹著石膏,吊在謝管家的胸前。

“多謝姐關心!拆了石膏後,它現在又變靈活了,而且還健壯得足以和NBA的選手對抗呢!”謝管家比了比右手,開玩笑道。

阿曼達嘴角露出一抹淡笑,“哦?那麽你得祈禱他們不會真的挑上你。”

老管家謝汛在這棟豪宅已經待了近四十年,一直單身的他,可是嚴家的老仆,對這宅的主人也有著深厚的情感。她的回應令謝管家臉上的笑容更深了。

“姐想什麽時候開飯?”衣裝筆挺的他望著主人,他很喜歡這個重歸的姐。隻是,她的性似乎淡漠了點。

此時她正在玄關處的扶手椅上,彎身脫著鞋。

但一聞言,阿曼達脫鞋的動作就停頓了,而且輕蹙起眉頭,因為要她一個人麵對偌大的飯廳,光用想像的就讓她胃口全失。

“讓廚別忙了,我不餓。”套上女仆準備在一旁的脫鞋,她起身離開椅,踩著原木地板、踏過名貴地毯,穿越大廳往樓梯的方向走去。

“既然姐不餓,那麽我讓廚七點鍾再開飯?”謝管家猶不死心的追問。

“不,我今晚什麽也不想吃。”阿曼達頭也不回地著,踩上階梯的腳步更是未曾有絲毫停頓。

“姐……”謝管家這一聲是幾近哀求般的喊著。

移動的腳步在踏上最後一層階梯時停住了,而且有著近半分鍾的靜默。最後由樓梯頂端傳來一道低柔的女聲:“好吧,讓廚替我下碗麵,我會在七點鍾下樓。”

事實上,等阿曼達再次在大廳上露臉,已經是十一點以後的事了。而刻意錯過晚餐的她就在謝管家堅持下,溫熱一杯鮮奶當成自己這一天的晚餐。

當牆上壁鍾敲著第十二道聲響時,一亮銀白房車緩緩駛進康宅寬敞的車庫。

康世橈疲累的身還未碰觸大門的門把之前,緊閉的門扉已讓仆人由屋內拉開了。

“謝伯?還沒睡呀,我不是要您別特地為我等門了嗎?”康世橈微蹙的濃眉顯示出些許不讚同意味,同時也放下方才舉起的手臂,不停嘀咕地進屋。

“我正打算休息呢!”事實上,在這之前謝管家不知已經打了多少次的盹了。

“少爺肚餓了吧?我已經讓廚準備好消夜,你歇會兒,我這就去……”

“謝伯,我不餓,您就別再折騰您那把老骨頭了,下去歇著吧!”康世橈揮揮手,打斷老管家的話,然後突然像想起什麽似的開口問道:“對了,姐今天似乎要比往常慢了一時進門?”

他的消息之所以會如此靈通,全仰賴那奉主人命令為聖旨的下人——他的專屬司機所帶給他的不定時報告。

“是、是的,姐今天似乎……心事重重的。”回複完主人的問題後,謝管家幾乎能預測到主人接下來要問些什麽,為此不安地換了個站姿。

果然!

“那麽,我想知道姐晚餐吃了些什麽?”

“姐她……”老管家不自覺地又換了一個站姿。

瞧老管家支支吾吾的,康世橈不難猜出阿曼達必定又是相當草率地吃完一餐。

“謝伯,在您休息之前,麻煩您將消夜弄熱。”康世橈一把扯鬆領帶,三兩個箭步衝上了二樓。

樓梯左側有兩間坪數不的房間,那是康世橈的臥房與書房,但踩上最後一層階梯後,康世橈是朝右側走廊邁去。輕敲房門前,他從投射於陽台上的柔和光線得知,房間的主人顯然還未入睡。

“我的公主?”康世橈對著門板輕輕扣下。震動中,看似緊閉的門扉出乎意料地向後方移動了些,柔亮光線也由門縫中透出。

康世橈蹙著眉頭,輕輕推開沒上鎖的房門。“公主?”

他柔和含笑的目光迅速朝房內掃視了一番,馬上知道這間臥房的主人並不在裏麵。

蹙起的劍眉似乎擰緊了些許,他拉上房門、轉個方向,往走廊另一端大步邁去,明白在哪裏可以找得到她。

康世橈直接越過主臥室房門,腳步在看見合上門扉的書房時逐漸放慢,然後停住;這次他並沒有抬手敲門,隻用寬大的手掌握住門把輕輕轉動,緩緩推開書房的房門。

近二十幾坪的室內,貼牆而立的大書櫃幾乎占據了全部的空間。

層層書櫃上,書籍排列整齊,擦拭明淨的玻璃後方也見不著一絲空間餘留;裝飾用的壁爐旁擺著一張檜木書桌,書桌後麵則是一張可以旋轉的高背皮椅;皮椅後又是一座書櫃,隻是體積明顯嬌了許多,上麵擺放著列印機,下麵則是傳真機,而且一旁還有電腦桌靜佇於地。

目光掠過它們,康世橈的注意力全落在落地窗旁的貴妃椅上。柔和的光線由著古典燈的燈罩透射下來,輕拂在那張美麗卻顯得過分白皙的臉孔上。

是燈光的關係嗎,為何她的臉色看起來如此蒼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