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總裁:不要跟我搞曖昧
字體:16+-

第一百零九章 宴會(1)

第一百零九章 宴會(1)

原本暫時還不願意離開別墅的都鎮邦,不知道什麽原因,決定跟她同行,一起回到有屬於他們記憶的城市。於是,他們同時離開了海邊別墅,回到了原本各自的位置。明明什麽都沒有發生,阿曼達卻隱約覺得有什麽東西已經發生了改變,但又不清這種奇怪的感覺。

雨點打在窗台上,發出清脆的聲響。

仍舊是一個人用餐,當傭人端上冒著熱氣的蘑菇湯時,阿曼達隨口問道:“哥是不是一大早就出去了?”

今天她起得不算晚,卻仍是沒能看到康世橈。這令她不禁懷疑,分公司的事是否真的多得讓堂堂副總裁脫不開身。

“不是,少爺今天沒出門。”

“嗯?”聽了傭人的話,她一愣,切割牛排的手停了下來,抬起頭不確定地問,“你是,他現在還待在家裏?”

“是的,姐。”傭人回望她,不明白自己的表達還有什麽不清楚的地方,會引起她這樣的反問。

放下刀叉,阿曼達突然覺得很好笑。她在家裏待了一上午,居然都不知道,原來還有另一個人的存在。

“他在房間裏?”她指了指臥室。

“是的。”

隻隔著一道門,她竟完全不知曉。傭人剛剛進出康世橈的臥室,她卻以為隻是日常的整理打掃,沒太在意。

阿曼達點點頭,瞟了一眼牆上的時鍾,在傭人退開前,又問:“哥不出來吃飯嗎?”話的同時,眼睛看向臥室的方向。

“少爺昨晚熬夜,他今天需要休息,不要打擾他。”

熬夜?這些天繁忙的公事讓他累到連覺都不能睡了嗎?阿曼達站起來。走進房間的時候,看見康世橈仍舊躺在**,閉著眼睛。她不能確定他是否還在睡,隻好輕輕地走過去。就在她彎下腰,剛剛想要試探地詢問時,卻不期然地對上一雙漆黑的眼。

反射性地直起身向後退了一步,她清了清喉嚨,才開口:“你醒了?”

“嗯,一直都醒著。”康世橈饒有興致的注視著她的每一個動作,點了點頭。

“聽你沒吃飯,所以進來看一下。”隨便找了張椅坐下,“不餓嗎?”她看向他有些疲憊的臉色。

康世橈坐起身來,雙手交叉擱在腦後,“我的公主是遇到什麽煩惱了吧,看。”

她避開他的注視,站起身,“沒、沒什麽,我先出去了。”完,便往外走。

“聽你的別墅附近姚家二公經常出沒。”在阿曼達即將到達門邊的時候,康世橈再度出聲,低涼的聲音成功地喚住了她的腳步。

“什麽?”她回頭,再次對上他的目光。

“這倒三角習題應該很難解吧?”

阿曼達重新做回剛剛的座椅上,“你都知道了?”

“你的事情我有哪一件不知道?”康世橈好笑的看著她。

“我不知道該怎麽辦……他知道我假裝失憶的事情了,卻不曾點破。”搖搖頭,她困惑,她糾結,她痛苦著。

“對於姚奇,你有什麽打算?”撇開都鎮邦,康世橈問。

阿曼達一怔,姚奇嗎?他從來都不在她的未來規劃中。那她當時為什麽要答應他試試看?

一個莫名的答案在她腦中形成,她驀地瞪大了眼眸。她怎麽會有這麽卑劣的想法?!

“看來你已經找到答案了,去找他把話開。我相信,他會理解的。”

可以嗎?她不確定的看著康世橈。

“去吧,我的公主。”

“謝謝哥。”阿曼達輕輕抱住康世橈,突然在他耳邊道,“好久不見潘大哥了,哥該不會是另結新歡了吧。”

在他還來不及反應時,她調皮的離開他的懷抱,“哥一向精明,怎麽會看不透潘大哥的想法。嘖嘖!我現在突然對哥的情商產生懷疑了。”

她笑著離去,康世橈卻陷入了沉思。那男人真的對他是那樣的情愫嗎?好煩哦!都怪那個該死的潘世賢!幹嘛突然搞失蹤,搞得他心慌慌。

胸口重新泛起熟悉的疼痛,都鎮邦不動聲色地伸手按住,無奈地牽起一抹微不可見的笑。對於阿曼達的欺騙和偽裝,對於她的忽遠忽近態度,他的心髒竟像變得越來越脆弱,時常湧起的抽痛也在逐漸地超出他所能控製和承受的範圍。

還有那個未知的答案——她接近他的目的。此刻心髒愈演愈烈的疼痛竟讓他變得沒有自信能夠泰然自若地迎接它揭曉的那一天的到來。

“這周末的宴會,你要親自參加?”手指輕輕叩著茶幾上的燙金請帖,剛從歐洲考察回來的柯世哲抬眼問道。

都鎮邦點頭,“請柬上點名邀請我們三個,上午還接到從葉氏專門打來的電話,不去總歸不好。”

“有道理,正好你的眼盲痊愈,外界的傳言正好可以借此機會不攻自破。”完,秦舞陽扭頭看向雲都鎮邦,“你打算怎麽處理韓……阿曼達的事情?你通知她了嗎?”雖然不知道阿曼達有沒有在受邀之列,但若是都鎮邦要攜女伴出席,她應該是必然人選。

他們畢竟在海邊度過了那麽多日日夜夜,該化解的都化解開了吧。隻是……可憐了奇。

“今天晚了,明天再打電話給她。”都鎮邦抬頭,看了一眼窗外深黑的夜色。

事實上,接到請柬後,他便嚐試過聯絡過她,可她的手機一直處於關機狀態。而自從在機場分手後,她更是沒再給他半點音訊。

周末的宴會,是他們重遇後第一次出席公開場合的機會,他希望能帶著她,以情侶的身份出現在眾人的麵前。

“這邊!”陷在深紅色的沙發椅中,阿曼達向跟在服務員身後的年輕男招了招手。

“妞妞,你終於回來了!”姚奇走近,激動的在阿曼達的臉上輕輕一吻,隨即地在對麵落座。

昏黃的燈光下,阿曼達看著他略顯瘦削的臉頰有些不忍。

“怎麽了?”低頭審視了一番,姚奇抬眼,不解阿曼達眼中的糾結。

無措的端起檸檬水啜了一口,阿曼達淺笑:“聽,你最近一直在找我?”

姚奇無辜地笑笑,“上次不歡而散後,你突然失蹤。我擔心你會借此機會離開我,所以我總要看緊一點。嗬嗬!”

迎上姚奇躲閃的目光,阿曼達有些心虛。她不否認,自己曾經確實這麽卑劣的想過。

“對了!”他突然繞開這個話題,緊接著道,“這個周末,你陪我參加個宴會,好不好?”

“什麽宴會?”阿曼達閉著眼,不知道今天的主題該如何進行下去。

“你先答應我?”姚奇懇求,緊張的看著她。

“我……”阿曼達歎了口氣,剛想話,桌上的手機便鈴聲大作。

“是我,都鎮邦。”話筒裏的聲音好像也有些緊張。

“嗯,有事?”下意識地坐直身體,阿曼達握住桌上的杯,一邊輕輕轉動一邊問。

“這個周末,你有沒有空?”

“周末?”阿曼達扭頭看了一眼身邊的姚奇。

“有個晚宴,我想你和我一起去。”

聽到“晚宴”兩個字,阿曼達垂眼沉思片刻,看了姚奇一眼,“不行,我……已經有約了。”完,又補充了一句,“我正在和朋友吃飯。”

“嗯,那改天再。”都鎮邦在電話那頭應道。

“好,拜拜。”

掛線後,阿曼達盯著變暗的手機屏幕看了一陣,側過頭看著姚奇,“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