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總裁:不要跟我搞曖昧
字體:16+-

第一百三十三章 最後的報複(2)

第一百三十三章 最後的報複(2)

“我倒不是後悔結了婚……”過了片刻,都鎮影似乎很有感觸,“但我覺得,很多男人不願結婚也是有道理的。畢竟,對於婚姻中的矛盾,似乎男人的承受力比起女人差得太多,而偏偏這些矛盾又是不可避免的。你對嗎?”都鎮影側過頭看向都鎮邦。

而後者,隻是淡淡一笑,不置可否。

婚姻,或是愛情,大多無非都是苦中作樂,喜憂參半。如何承受壓力,能不能忍受到最後的終點,大概隻能取決於對另一方的愛的深淺,以及對這一份感情是否執著。

都鎮邦相信,都鎮影確實也隻是而已。他與徐若晴的這段婚姻,即使無法十全十美,也不至於半途破滅。

而自己與阿曼達,卻從一開始就注定沒有結局,無關執著,無關愛的程度……

七夕情人節。

阿曼達望著晴朗得微微泛白的天空,心底有一絲很的失望。在她眼裏,這樣的節日如果能夠是個雪天,似乎應該更完美。

車在咖啡廳門口停下,跨出車門,她往前走了兩步,卻聽見身後都鎮邦的聲音。

“親愛的。”都鎮邦透過降下的車窗,叫住她。

“什麽事?”

“今晚你什麽時候能回家?”

“不清楚……大概還和平時一樣吧。”

“嗯,沒事了。”

“拜拜。”

撥了撥額前的發,阿曼達揮手走進咖啡廳。在彌漫著溫馨情調的西餐廳,她環視隱在幽暗處的一對對情侶,感覺自己幾乎被這樣的濃情蜜意淹沒。

過了許久,許是受不了這樣甜蜜的環境,買單後,她才沿著街道,慢慢朝家走去。

一路上,無數對情侶從身邊走過,或開心、或溫情,鮮紅的玫瑰在這樣的夜裏,顯得格外耀眼。阿曼達迎著風,突然想起都鎮邦,並且發覺這種想念,似乎不可抑止。

低著頭自顧自地笑了笑,她在心裏暗嘲自己的自相矛盾。明明是她故意拖延著時間不想和他一起過節的,那麽現在又何必不停地去想那張臉呢?

再抬起頭的時候,阿曼達發現,自己正經過市中心的廣場,而這裏,此刻已聚集了很多人,無比熱鬧。

燈光、鮮花、氣球、音樂,還有喧鬧的人聲、來往穿梭的賣花的孩……從什麽時候開始,原本應該兩人私下獨享的甜蜜竟發展成為大眾共樂的喜悅了?

站在這些成雙成對的人群中,一股連自己都覺得矯情可笑的孤獨寒冷迅速湧來,可是阿曼達卻發現,即使再可笑再矯情,她此時是真的很想念那雙手的溫度,想念那個令她安心的懷抱,想讓自己站在這裏的時候也能有個人陪著她,就在她身邊,度過專屬於戀人的節日。

“親愛的?”當都鎮邦的聲音真真實實地從電話裏傳來的時候,阿曼達突然有些後悔自己的一時衝動。

“吃過飯了嗎?”她聽見他問。

她低下頭盯著自己的鞋尖,“吃了……你呢?”

“還沒有。”

“我沒什麽事。”抬頭看著周圍的人,她頓了一下,才,“隻是正好經過廣場,看見這裏很熱鬧,所以……”她突兀地止住,沒再下去。所以什麽?明明是夫妻,可她卻發現要開口讓都鎮邦出來和她過節,很不容易。

電話那邊也沉默了片刻,阿曼達下意識地往避開人群走了兩步,用手捂住一邊的耳朵,確認地“喂”了一聲,她以為信號不好,或是都鎮邦了話而她沒聽見。

“你在那裏等我。”略微低涼的聲音傳了過來,無比清晰。

怔了一下,阿曼達仰頭看著不知是誰放飛了的氣球,微微笑道:“好啊。”

黑色夜空中,近百隻氣球綁在一起,看不出原本的五顏六色,漸飛漸高,直至消失不見。

穿好外套準備出門的都鎮邦,從臥室裏出來便看見正倚在客廳門邊的徐若晴,臉色黯然,帶著明顯的淚痕,站在一旁手足無措。

“怎麽了?”他走近,拉著她坐在沙發上。

徐若晴搖頭,不肯話。

“是和大哥吵架的事?”他試探地問。

“嗯。”徐若晴將臉埋在手間,聲音微微沙啞,帶著鼻音。

轉頭倒杯熱水,都鎮邦看著開始輕微抽泣的人,幾不可聞地歎了口氣,拿出手機。

阿曼達沒想到,僅隔了十分鍾,都鎮邦便告訴她他可能來不了了,並讓她在想回去的時候打電話回家通知司機來接。

合上手機的翻蓋,阿曼達不禁失落地笑了笑,同時在心裏暗想:也許一開始的那個電話就是多餘的;也許,一段並不單純的感情,是沒有必要和資格過這樣一個美好的節日的。

廣場中央搭起的高台上,聚光燈驟亮,人們慢慢向台下聚攏。突然發現失去了欣賞一切的心情,她心不在焉地往相反方向走去,肩膀卻猝不及防地被重重撞了一下,還來不及放回包裏的手機就這樣脫手飛出,下一秒,已經淪為別人腳下的犧牲品。

目瞪口呆地看著裂成幾瓣的銀白色手機,再抬頭看看撞了自己而此刻早已消失在人群中的背影,她下意識地捏緊從肩上滑到手裏的挎包……

皮包背麵一條長長的裂口讓阿曼達在有想罵髒話的衝動的同時,卻又欲哭無淚!

刀口劃在中間的位置,所有的東西都仍安全地留在裏麵,隻除了錢包。阿曼達不知道她該慶幸還是詛咒,如今,她連叫車回家的錢都沒有了。

“請你等一下,我進去拿錢給你。

不好意思地對司機笑了笑,阿曼達快步走回屋。現在,除了想快點付掉車錢外,她更想找個人訴她今晚有多麽倒黴,而她首先想到的,是都鎮邦。

穿過客廳的時候,她突然停住腳步。她看見房門開著的臥室裏,徐若晴正趴在都鎮邦的腿上哭,而都鎮邦顯然也在第一時間看見了她。

隔著十幾米的距離,與裏麵的人對視了一眼,阿曼達轉過頭回到臥室拿了錢出去,再返回到自己的房間。

浴室裏亮著燈,都鎮邦敲了敲玻璃門。

“啪!”門被打開,阿曼達麵無表情地從他身邊越過,走向衣櫥。

“手機沒電了嗎?”都鎮邦調轉方向問。那之後,他又打了幾個電話給她,得到的回複全是機械的語音。

阿曼達沒回頭,拉開櫥櫃門,語調輕描淡寫:“掉了。”

都鎮邦抬眼看著那抹冷漠的背影,“你生氣了?”

找到要找的衣服,阿曼達把它從衣架上取下來,問:“氣什麽?”

“今晚是我不對,電話裏不好,所以也就沒告訴你我有什麽事。”當時徐若晴就在旁邊,他不想當著徐若晴的麵她和都鎮影之間出了感情問題,因此,在電話裏他並沒有跟阿曼達明。

“那麽,你現在可以告訴我了?”阿曼達拿著大衣轉過身,臉上仍然沒有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