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穿越之現代公主
字體:16+-

第21章 中華女子武道會4

第二十一章 中華女子武道會(4)

早晨的第一縷陽光打到體育場的擂台上。擂台的地板反射著淡淡的光彩,像是要迎接即將出現的巾幗女英雄。

8點鍾的時候,觀眾早都齊齊坐好。

人群裏某個不起眼的角落,幾個青年又不分彼此的大鬧起來。

“蘇少爺,還是你辦法多。這麽難到手的票都給你弄到了~”一旁的司小虎扯著嗓子對蘇東浩說。

蘇東浩得意洋洋的偏頭看向主席台。蘇爺爺正坐在那眯著眼睛望向台下。爺爺是老委員裏的成員之一了。每年大賽的時候都是榮譽評委會的一員。說起來就是不打分隻看比賽的那種……不過多虧爺爺自己才有了票啊。

“小樣你懂什麽,老大當然是來為媳婦兒加油的~!”郭浩南終於忍不住要指點司小虎一二。

蘇東浩又忍不住搬過來郭公子的腦袋一頓發泄……

場下人都已經站齊。第一場比賽很快就拉開帷幕。

正是安陽她們隊和死對頭鳳凰女院。

打頭陣的是馬寧寧。寧寧的對手是羅汀蘭。

老仇人見麵,分外眼紅。

羅汀蘭上下掃了一眼馬寧寧。用鼻子哼了一聲,嗬嗬,大換血了。今年我居然一個都不認識呢。

馬寧寧被告知對方的防禦力極強,自己必須主動進攻萬萬不可輕敵。包括對手挑釁的話語,都可以視作攻擊的手段。

看著寧寧的表情十分凝重。羅汀蘭慢慢皺起了眉頭:“我倒想看看手下敗將今年還能有什麽表現?“

馬寧寧被這話激得有些臉紅,但是很快咬緊牙齒,不能中了對方的奸計。

寧寧的雙腳開始劃弧,擺開了八卦掌的陣勢。

對方的眼前一亮。台下的評委也從早晨剛剛醒來的懵懂中徹底清醒,個個微微張開嘴,這會似乎有些看頭。

寧寧的腳尖在地上劃了半圈以後,很快就橫掃對方的腳下,氣息淩厲,羅汀蘭根本就不知道這是個什麽招式,慌忙之間居然躲閃不急。心中暗驚,剛出場就落得下風,真夠倒黴的,對方使得到底什麽招數。

底下的評委眼睛卻是直了。有人甚至已經看出了這與太極八卦之間的聯係,台上兩個人打得大家眼花繚亂,一個掌急腿快,遊刃有餘,另一個躲閃不急,頻頻後退。

看到這種陣勢,評委席上已經炸開了鍋,佑顏,安陽,楊柳,各方對手的表情都非常不同。

蘇東浩的爺爺他們的榮譽評委一席,更加熱鬧,幾位老人看得眼睛似乎都紅了。一位老人感歎道:“這才是我中華武術啊!”蘇老重重點頭:“是啊是啊……”

這邊亂成一鍋粥,場上卻已經漸漸分出高下,盡管羅汀蘭落在下風,但是羅的謹慎是出了名的,她步步為營穩紮穩打,雖然寧寧每次似乎都能將她逼到死角,但是她似乎算好了,總有轉還的餘地。

寧寧手腳都有些吃力。安陽的拳頭漸漸捏緊,老手就是老手,她的實戰經驗是寧寧所不能比的,安陽隱隱有些不安。

蔡安,做為本場比賽的軍師,看到這些,雖有些驚訝,但似乎心神一絲未亂。

安陽看著蔡安,似有所悟,又望向台上。

馬寧寧的攻擊漸漸弱了下來,露出許多破綻,猛然間羅汀蘭的眼中閃過一絲厲色,劈掌成風,直接砍向寧寧的脖子,寧寧防禦未及,隻有重重的倒下。

“一,二……”裁判的數秒聲在整個大廳回蕩。

寧寧的大眼睛忽閃忽閃的似有委屈,安陽望著她,輕輕伸出了大拇指。

寧寧的眼中一亮,微微合起雙眸。

十秒終於數完,羅汀蘭的力道太大了,寧寧根本沒法站起來,脖子估計都需要幾天恢複。

寧寧被攙扶著下了場。雖然輸了,可是這也是寧寧有史以來把八卦掌打得最好的一回。台下的評委眼裏似有遺憾,遇到了一個使用中華武術的人,居然又輸了,還會有這種讓人眼前一亮的事嗎?

看著寧寧被細心照料,安陽才放下心看向蔡安。

後者轉過頭:“聽說過田忌賽馬的故事嗎?”

安陽頓時明白:“用實力相對比較弱的寧寧拚掉對方一員大將。”安陽緩緩垂眸,從決策的角度來說,蔡安做出了最穩妥的決定,事實上,她希望閃大的隊伍,最多輸了這一場。

安陽再轉頭看寧寧,她能做到這樣,讓對方處處忌憚,已經很不錯了……剩下的就交給我們了。

第二場是別的大學的對決,正統的跆拳道和跆拳道,雖然也很精彩,但是很多人還是回味著第一場的種種,每個人心中都似乎暗暗期待這次的武道會有所不同。

上午總共四場,再沒有安陽隊伍的比賽。

但隊伍與隊伍之間,也互相分出了一些高下,這是晉級賽,參賽的隊伍,打敗對方隊伍即可全部晉級。

鳳凰女院是實力中上的一支隊伍,打敗了她們,贏得武道會的前三名,希望就大大增加了。

下午的比賽是閃大的杜晨晨對上了鳳凰的左安琪。

左安琪的確是位美女呢,美女認真的時候尤其美。

這場比賽與其說是一場武術比賽,倒不如說是選美比賽,左安琪一上場,烏黑的秀發,雪白的皮膚,清秀的眉眼嘴唇,實在讓人很飽眼福呢,相較之下,杜晨晨的姿色卻隻能說中等稍微偏上吧。不過,有人說,小美美在容貌,大美卻是美在儀態……杜晨晨的這個形意拳的起式,配上她稍顯瘦削的身形,反倒自成一中形態美……眾人看著這樣如同一朵花悄然盛開的優美起勢,不禁興致盎然,看來又是一場精彩的較量。

左安琪的招數可並不如她本人中看,因為上一場比賽的險勝,她並沒打算小瞧眼前的對手,那個優美的招式,令她微微有些不安,她隻好立刻發動攻擊。她的內心似乎也有一股強烈的好奇,想看看對方的招數究竟是不是繡花枕頭。

杜晨晨迎著對方急促的攻擊,眼裏卻含著冷靜和淡然,身體微微側開,腳底劃弧,如此便可輕輕避開一擊。一拳落空的左安琪心跳似乎都漏了一拍……這是,什麽招數?底下的評委卻看得津津有味,眼裏冒著亮光。

左安琪遲疑了一下,立刻發動更加快速的攻擊,手掌上的力道極為厲害,從場上她的呼喊聲便知道,幾乎能夠劈掌成風,杜晨晨的躲避卻仍舊顯得很輕鬆,與此同時,她的身體輕巧如燕,躲開攻擊丟了同時她還可以出奇不意的攻擊左安琪的防禦盲點。後者掌力還沒有收回後背上卻被重重一擊。

左安琪想轉身護住背部,右肩居然又挨了重重一擊,她比她想象得要快得多……這拳法……沒等左安琪反應過來,晨晨已經繞到正麵,強勁的掌風迎麵而來,這才是剛柔相濟的形意拳,挨了這一掌左安琪終於止不住後退,對方的攻擊似乎才要開始,自己的身形不穩無法出手,對方卻接連一陣綿密的拳掌,身體仿佛輕飄飄的柳絮一般任由對方擺布了。晨晨的右手撐直化作掌刀如同流星般快速劈向對方腰際,腳下旋起旋風,左安琪的雙腳被鏟倒,隨著一聲清麗的喝聲,左安琪整個人已經重重的摔倒在場上。

左安琪眼裏的不可思議似乎還沒有緩和過來,腰際火辣辣的疼痛卻讓她覺得再也爬不起來,數秒聲結束,場上終於爆發出連綿的掌聲,精彩,真的很精彩,行雲流水的招數,不緊不慢的克敵製勝,眼前的小姑娘終於一掃人們之前看這種比賽的刺激,反而感受到了武術的美,確切來說,是中華武術之美。幾個評委摸著胡子互相點著頭,打出了迄今為止的最高分。

蘇爺爺那裏則炸開了,榮譽評委會們的老頭子們情感上早已偏向這個特殊的隊伍,第二個用中華武術的女孩了,而且還贏了,哈哈……真有看頭!

場下的楊柳和佑顏則一副等著瞧的表情,又是一回空氣裏的暗戰。

兩支隊伍一勝一負,居然打了個平手。

下午最後一場,佑顏和楊柳的比賽。

這又是一次在武道會上常年上演的經典PK,楊柳和佑顏不管是實力和經驗上都十分相當,剛剛的一次小碰撞當中,觀眾似乎也能感受到,這就如同兩個相似的能量撞在一起,彼此消耗對方,楊柳從佑顏這裏討不到什麽好處,佑顏卻也不能攻擊到對方的死角,因為自己一旦出招,又會很清楚對方要做什麽。

兩個人你來我往之間卻是誰也占不到便宜。彼此身形交錯的霎那,楊柳突然開口:“你不如那個尹安陽吧。”

似乎能感覺到對方譏諷的眼神,佑顏心裏的某個點似乎瞬間爆發,力道足足加了一成,一招過去,楊柳的臉上多了一絲看不見的笑容。

台下的人也看出了異樣,佑顏平時是很委托的一個人,這次的攻擊這麽狠厲,實在是不像她啊,糟了,安陽心裏暗暗擔心,給對方留的機會太多了!

楊柳一點都不傻,她知道安陽是老對手,她的招數她早就看透,要的就是她失控,自己才有獲勝的機會。她再不遲疑,閃到佑顏的斜對麵,握手成拳,直接上衝朝向佑顏的額頭,後者身體瞬間後仰,楊柳再補上一拳直襲腰腹,她們的力道,彼此都清楚,楊柳是隊長,她的實力終於爆發在那一拳裏。

隻要給了彼此致命一擊的機會,她們都知道那一定會讓自己陷入萬劫不複。佑顏仰躺在地上痛得幾乎動不了,楊柳勝。

閃大的後援隊連忙上去,扶起受傷的佑顏,後者疲軟的癱在後援隊員的身上,睜開的眼睛一瞬間望向安陽,卻閃過寒冰一樣的冷色。

安陽不禁怔了一下,這又是怎麽了……

落後了鳳凰一場的閃大隊伍似乎在晚餐的時候也提不起興趣,飯桌上靜悄悄的,晚上還有安陽的一場比賽,如果安陽贏了,第二天還會有比賽,如果輸了,閃大就出局了,難道年年都要如此狼狽?安陽吃飯倒是吃的津津有味,吃嘛嘛香,其它隊員看她那副從容的表情,心裏似乎又莫名的踏實了下來。

夜晚的鎂光燈照得整個體育場明晃晃的,閃大的前兩名選手已經把隊伍的名氣宣揚開去,比起其它隊伍,眾人對這個頻頻出奇招的隊伍的關注更多了一層。

安陽直挺挺的站立在擂台一側,成為眾人目光焦點的她,依舊顯得淡然自若。對手是……辛一卯。

後者看著安陽的表情比較難堪,似乎是想起來那天的情形,她得神色變幻了很多回,她的臉部肌肉似乎都在抽搐,表情糾結得如同吃了黃連一樣,捏緊的拳頭又慢慢放開。

底下的觀眾正迷惑,她快步走到裁判跟前,似乎耳語了幾句。

裁判聽後似乎怔了下,隨後又點點頭,大聲宣布:“這位選手認輸了。”

……

場上一片嘩然,竊竊私語。

“沒比呢怎麽就認輸了?”

“這個閃大的選手究竟是什麽人啊?”

“好像是也是閃大隊伍的新人,叫尹安陽什麽的。“

……

“各位。”辛一卯低沉這嗓音開口:“我之前已經和這位閃大的對手交過手,所以知道自己不如她,並非不打就認輸。”辛一卯說話的表情不卑不亢,眾人的疑惑似乎也去了很多。

那麽這場比賽,尹安陽勝!

雖然有些意外,不過閃大的隊伍還是歡呼著終於成了平手,這樣就可以在明天一決勝負。

安陽心裏倒是對這個辛一卯有所改觀,她其實也是個坦蕩的女孩,自己當初或許看錯她了。

那邊的辛一卯似乎並不好受,剛剛君子了一回,頭上幾乎被楊柳砸出來包,場下充斥著抱頭鼠竄的辛某人的身影,還有一聲聲慘呼……

這個城市的夜色極盡溫柔,燈光黯淡下去後,才露出點點星光,璀璨而柔和,披著星光的體育館也散發著淡淡的光華,似乎正在洗去人們一身的疲憊。

床榻上的羅新,本來繃緊的神經,似乎也在這淡淡的月色裏放鬆了。有賈亮亮幫忙一起研究螳螂拳,自己似乎進階不少,可是不知道作為螳螂拳的傳人,她能否為祖上掙回榮光……抵擋不住白天的疲憊,羅新還是沉沉睡去了。

夢裏,小小矮矮的羅新還在外祖父的強迫下蹲馬步。小小的人兒痛得幾乎流淚,卻仍然拚命忍住痛站著,冬練三九,這是爺爺說的。

小小的身體在冬日裏紮著還不穩定的馬步,眼裏卻是超出年齡的堅韌。下雪了……羅新的小身體裏嗬出白白的氣,雪花一片一片落下來,映在小孩天真的瞳孔裏,她看著雪的各種形狀,幾乎忘了時間……

“乖孫女!”不知道什麽時候,爺爺走出來拍落了她頭上的雪“吃飯嘍~!”

“吃飯嘍!”羅新興奮的喊著,小身體則被爺爺一下扛起來放在肩頭……

舉行武道會的第二天了。天上竟然飄起了白白的雪,剛起床的羅新望著眼前的美景,口中不禁喃喃道:“爺爺……我會努力的。”

擂台的中央,羅新和對手秦可君都已經站好。

閃大和鳳凰女院兩邊的人馬表情都非常凝重。

一邊是從來沒輸過,一邊則抱著能夠一雪前恥的巨大期待。

場上的兩個人似乎也感受到自己身上的壓力。羅新打量著對手秦可君,身段很苗條,怎麽看怎麽不像個練武的。秦可君是今年新來的,她的實力的確無從知曉。不過看著鳳凰女院的隊員們的表情,似乎很有信心,這個秦可君絕對不可小覷。

羅新深吸了一口氣,終於單腳劃弧,微微躬下了身體,撐開雙手,擺開了螳螂拳起手攻擊的架勢。眾人看了一眼又屏住呼吸,看來閃大隊伍的最後一名選手同樣是位出奇不意的主。秦可君的眼裏微微起了一絲波瀾,但是很快又恢複平靜如水。

她直挺的站著,似乎在等對手先出招。羅新運足力氣,便發起攻擊要給對手一個氣勢上的居高臨下之感,這也是螳螂拳獲勝的要訣之一,先發製人。秦可君終於動起來了,她握緊雙拳,這麽淩厲的攻勢,她居然不打算躲開,而準備正麵迎敵。羅新就像是一顆充滿力量的彗星,帶著滿貫的力氣砸向羅新,速度快得驚人,秦可君卻站穩腳跟,雙目鎮定,仿佛一座大山一樣紋絲不動接住了這重重的一擊。

眾評委看著深深吸了一口氣,剛剛開始,兩人就硬碰硬,而且兩個人呢的的力氣乎也不相上下。這次撞擊後秦可君和羅新都望著彼此,似乎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按照羅新的猜測,自己的螳螂拳在先發製人上麵非常有利,要在力氣上同自己這一招是很困難的,而對方卻沒有躲過,生生接住了。

羅新慢慢調整著角度,不斷告訴自己不可大意,一定要尋到對手的破綻才可以。對麵的秦可君也在調整著自己的姿勢,似乎也不敢輕易出招。兩個人僵持著,秦可君似乎看到了什麽,迅速的衝上去劈腿直掃羅新的頸部,羅新似乎反應過什麽,連忙彎過身體躲開這一擊,羅新感覺到自己的餘光裏,似乎看到了秦可君的一絲微笑。果然,這招是虛的,還有後者,羅新的身體失去了重心,而且人也斜仰過去了,而秦可君的掃腿卻突然變換了方向,從上而下直接壓向羅新的肩膀。這一腿卻怎麽也躲不開了,砸下來的時候羅新隻有一聲悶哼。

羅新仰躺在地上,重重的呼吸,胸口在劇烈的起伏。自己剛才失神了,僅僅一瞬間,居然就被這個秦可君發現了破綻,這個人,非常善於觀察。若不是剛剛反應過來,恐怕現在已經輸了。

裁判剛剛數過兩秒,羅新便開始掙紮著要爬起來……

秦可君的眼裏卻也閃過一絲驚訝,砸下去的瞬間,羅新利用僅僅剩下的自由的手硬生生的把自己的腿頒離了幾分,力量也也卸去了三分。如果不是這樣的話,估計她就再也爬不起來了。

轉念間羅新捂著劇痛的肩膀已經重新爬了起來,場下是熱烈的歡呼,她的手慢慢放開了肩膀,擺出了螳螂拳最大氣磅礴的招式,螳臂當車,猶如開山迎月般極有氣概。秦可君皺了皺眉頭,這是個難纏的對手。

同樣的招數用過一遍對手一定會有所防備,此時的秦可君似乎也沒有什麽謀略,麵對羅新淩厲的攻擊招數,自己隻有躲閃。她的速度真的很快……羅新的腦海裏是自從那天比武之後,賈亮亮用自己的螳螂拳贏了自己後,同自己一起研習螳螂拳精要的情景。祖宗傳下來的如同六芒星的陣勢身法具有很強的攻擊力,隻是這個擂台的形狀是四方的,自己出招似乎沒有基準。

肩膀的劇痛還在提醒她一定保護好自己的弱勢,每每出招,羅新都有所顧忌,怕對方抓住自己這個明顯的弱點。思考間羅新已經落了下風,秦可君重新占據了攻擊的位置,秦可君此時也計算著,隻要保持目前的陣勢,自己占據主動,那麽長久下去,羅新也會敗。這樣的戰術是適合自己的。

基準……頻頻應付攻擊的羅新腦子裏卻亂嗡嗡的,躲過又一個攻擊的時候身體已經不穩了。秦可君見狀加強了攻擊,果不出所料,快了,對手馬上就要倒下了。賈亮亮看得心裏像是燃著了火,自己和羅新過招的時候她的自信怎麽都不見了。當初她們倆的陣勢威力遠大於今天這個樣子。

“羅新你在做什麽啊!”賈亮亮終於忍不住在台下大吼出聲。

嗯?

再這麽下去……自己不能輸,習武之人不可拘泥於形式,當隨機應變,方能克敵製勝。,想起爺爺的話,羅新額頭沁出密密的汗,再對上秦可君的眼睛,她眼裏的陰霾一掃而光。

基準……在自己的心裏吧。沒有的東西可以無中生有。羅新望著整個場地,目測著在自己心裏劃出了方陣圖。幾招之內,秦可君已經感受到不同,局勢扭轉的太快,她的心理暗暗驚訝,可是她出招似乎循著某種規律,可是自己卻發現不了。

思忖間局麵已經完全扭轉過來,羅新的招式太快了,自己完全應付不過來,不僅僅快,而且招式綿密的讓自己全無轉還之力,敗下陣居然就是短短幾十秒。

被逼到了邊角,羅新的最後一招才是真正的開山迎月,氣勢猶如山洪暴發,秦可君的人竟然直接被打翻倒在場外。

觀眾看得十分過癮,底下的選手卻暗自忖度,如果是自己在上麵,又能受得下來幾招?羅新的表現無疑非常精彩,再次刷新了本場比賽的高分記錄。賈亮亮帶頭歡呼著:“羅新!羅新!”

秦可君望著楊柳,眼裏似乎有些歉意,楊柳卻轉身帶著一幹人離開了現場。羅新眼裏溢出喜悅的光彩,爺爺,我終於用我們家族的武術戰勝了對手。閃大的隊伍陷入了勝利的歡呼中,手下敗將終於戰勝了常勝將軍,這裏麵的激動和興奮也隻有她們自己才知道。

用晚餐的時候大家都拚命給功臣羅新夾菜,羅新一臉苦笑,碗都堆成小山了。

“大家別夾了快吃吧,羅新這妞吃多了就長肉上陣不好發揮啊!”賈亮亮望著羅新會意的一笑。

羅新則投來感激的目光……今天都多虧了他。

寧寧,晨晨,安陽望著那兩個人不禁嘴角抽搐……賈亮亮這小子什麽時候學會察言觀色,討人歡心啦?

這廂還沒吃完,幾個人走過來,安陽一眼望見那是蘇家的幾個人。

“尹小姐,蘇少爺怕你在裏麵吃不好飯,特地要我們送過來的。”

“安陽!安陽!”隊員們白天的興奮勁兒沒過又開始起哄~安陽紅著臉說謝謝,忍不住問道:“他人呢?”

“少爺聽說佑顏小姐受了傷,特地去看她了。”走在前麵的管家解釋道:“少爺說尹小姐有什麽需要的話都可以和我們說,我們一定想辦法解決。”

“不了,我其實吃得挺好。”安陽莞爾一笑“辛苦您了,幫我說謝謝蘇少爺,您先回去吧。”

管家他們款款離去~安陽則心不在焉的攪著米飯。

“安陽姐你吃醋了吧?”羅新小妞不消停了……

“佑顏受傷了,他們從小玩在一塊,他應該去看看的。”安陽麵無表情的說著,自己好像確實吃醋了又。

默默扒完飯以後安陽終於回到住的地方。自己房間的隔壁就是佑顏,安陽進門前又看了一眼佑顏的房門,開著的,裏麵似乎沒有人……他們一起出去了嗎?

安陽突然又覺得醋意上升……完全不受自己控製。

佑顏卻從對麵緩步走回來,傷似乎好得差不多了嘛。安陽還不知道怎麽開口,佑顏卻微微一笑:“剛剛和東浩出去吃了個飯。他沒有來看你嗎?”

佑顏的表情似乎故意有些疑惑。安陽咬著牙,心裏再次翻騰,這個人究竟想幹嘛,自己在東浩心裏的地位,還是不如她嗎?

短信聲音。安陽看著手機屏幕上的短信,東浩的:

佑顏要我去看她,說叫我在比賽期間不要影響你,管家送給你的東西收到了吧?

看了短信以後安陽簡單的回複了嗯o(∩_∩)o,原來蘇東浩心裏是有安陽小娘子的~~安陽的心髒又活蹦亂跳起來嘍,微笑著望著佑顏叮囑道:“隊長好好養身體,祝你早日恢複吧。還有,別想拆散我們。”

安陽開心的踢著小蹄子進門了,全然無視佑顏神情裏的隱怒。

“框!”走廊裏的門關上。

佑顏一個人站在灰暗的走廊上,指甲慢慢掐進手心:“要奪走,我的一切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