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龍全傳
字體:16+-

第八回 算油梆苗訓留詞 拔棗樹鄭恩救駕

第八回算油梆苗訓留詞拔棗樹鄭恩救駕

詩曰:

伍員**市,韓信垂釣台。

昔賢曾混跡,之子亦多才。

落月搖鄉樹,清淮上酒杯。

誅茅三徑在,高詠日悠哉。

又曰:

臂上黑雕弧,腰間金仆姑。

突騎五花馬,射殺千年狐。

右錄竹-《少年子》

話說鄭恩不見了梆子,正在店中使性,隻見那邊來了一位先生,口中吆喝道:“相麵。貧道乃天下聞名的苗光義,得受異人傳授,能知禍福窮通。如有要觀尊相的,前來會我。一經相斷,無有不準。”說著,就望店中走進,看見鄭恩在那裏喧鬧,把他上下一看,心下早已了然,暗自忖道:“原來是黑虎星官流落在此,待我指點他前程,勿使錯誤。”遂叫一聲:“黑臉的朋友,為著什麽事情,在此爭鬧?”鄭恩回頭一看,見是個算命先生,沒好氣的一聲喝道:“你隻管去算你的命,管什麽閑事?”苗光義道:“朋友,你莫要使性,或者失了什麽財帛,說與我知,我與你推算一番,自然曉得。”鄭恩聽言,說道:“失了什麽財帛?隻為不見了一個賣油的梆子,樂子在此氣鬧。”光義道:“原來如此。你且報個時辰來,我與你算。”鄭恩遂報了個戌時。光義屈指尋爻,算了一回,道:“戌者狗也,五行屬土。那油梆是木刻成的。以木克土,這梆子不是土掩,必定被看家黃犬銜去,你且在狗窠裏去尋,包管尋著。”鄭恩聞言,扯了店家,一同來到狗窠邊一看,隻見這梆子果然橫著在窠裏。鄭恩拿了出來,歡天喜地道:“果然好個口靈的先生,樂子生長多年,從來沒有看見。你替樂子相一相麵看,看後來的造化可是好麽?”苗光義道:“你既要相麵,可跟我出城,細細說與你知道。”鄭恩聽罷,挑了油擔,跟著光義離了店家,出平定州而來。正是:

喜他推算如影響,便要搜尋指後來。

二人行夠多時,到了平原曠野之處,鄭恩把油擔放下,說道:“口靈的先生,如今已出了城了,你可替樂子相一相,樂子必然謝你。”光義道:“相麵不難,先問尊姓大名,何處人氏,貧道然後送相,不取酬儀。”鄭恩道:“樂子是山西喬山縣人氏,姓鄭名恩,號叫子明。”苗光義道:“子明兄,我看你尊相,目今尚在平平。待過幾年,交了鴻運,然後時來福至,建立功名。他日玉帶垂腰,身居王位,其福不可限量。我有個柬帖兒在此,還有八個銅錢,交付與你,你可緊緊收藏,萬勿遺失。從今為始,每日生意,切不可往別處流連,隻在銷金橋左右而行。謹記九月重陽,好去勤王救駕,若遇了紅麵英雄,便是真主,你的功名,就在這人身上。可把這錢與柬帖交與此人。我有幾句要言,你可牢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