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龍全傳
字體:16+-

第九回 黃土坡義結金蘭 獨龍莊計謀虎狼

第九回黃土坡義結金蘭獨龍莊計謀虎狼

詩曰:

道故班荊勢尚疏,相投慕義意情孚。

儼如伐暴天心合,無異除殘民命蘇。

遇變不驚俱是勇,逢餐必飽豈為粗。

至今瞻仰音容下,凜冽秋霜道不孤。

話說匡胤同了鄭恩,來至黃土坡前,隻見傘車撂在一邊,卻不見柴榮的形影,心下驚駭不止,即忙叫了數聲,隻聽得坡子下有人答應道:“賢弟,愚兄在此。”匡胤仔細一看,原來在那避風牆凹之內,席地而坐,赤著上身,在那裏搜捉虼蚤。當時見了匡胤,即將衣服穿了,走至跟前叫道:“賢弟,盼望殺了愚兄。你去追趕董達,勝負如何?”匡胤道:“不要說起,幾乎不能與兄長相會。小弟追趕那廝,意欲當途剪滅,不料被他誘進了九曲十八灣中,糾合山寇,阻住廝拚。一來賊人勢眾,小弟勢孤;二來路徑不熟,戰場狹窄:相持多時,急切不能取勝。正在危急,幸遇這位壯士挺身前來,奮勇衝破重圍,打死賦人無數,董達漏網而逃。小弟因記掛仁兄,未曾追趕,隻得同著這位壯士回來,得與兄長相見,真萬千之幸也。”

柴榮聽了此言,心下一憂一喜:憂的恐怕董達從此逃去,懷恨在心,別生枝葉,倘後孤身來往,保無暗設機關,難免性命之慮;喜的匡胤得勝而回,克張銳氣,又得鄭恩為伴,朝夕相從,日後或有事端,亦可望其助益。當時往那匡胤背後一看,見是一條黑漢,形相猙獰,容顏凶惡,肩上馱了一根棗樹,強強的立在背後,屹然不動。心下略有幾分膽怯,開言問道:“這壯士尊姓大名,府居何處?”匡胤道:“小弟一時倉卒,兀尚未知其詳。因思這位好漢萍水高情,義氣相尚,真是人間少有,世上無雙,小弟心實敬愛,意欲與他八拜為交,做個異姓骨肉,患難相扶。不知兄長意下如何?”柴榮大喜道:“賢弟之言,深合吾意。但此處山地荒涼,人煙絕少,這些香燭牲禮之儀,一些全無,如何是好?”

鄭恩道:“這有何難?那前麵村鎮上,這些買賣店鋪人家,樂子盡多認得。你們要買香燭福物,隻消拿些銀子出來,待樂子去走一遭,包管件件都有。”匡胤就在行囊取些碎銀,遞與鄭恩。鄭恩接在手中,即時離了黃土坡,趕至村鎮之上,往那熟食店中,買了一隻燒熟的肥大公雞,一個煮爛的壯大豬首,一尾大熟魚,一壇美酒,又買了百十個上好精致饃饃。走到平日買油主顧人家,借了一隻布袋,把這些食物,一齊裝在袋裏,背上肩頭,一隻手拎了這壇美酒,望著舊路回來。剛走得幾步,隻見路旁有一酒店,那門首擺著行灶鐵鍋,鍋內正在那裏氣漫漫沸騰騰的煮著牛肉,香風過處,觸著心懷。即便走進店中,揀了四個大牛蹄,可可的將餘下零銀交還了,叫店家把刀切碎,摻上些椒鹽,撩起這青袍兜子來裹了,揣在腰間。即便掮上了袋,一手拎著了酒,轉身就走。一路上便把這碎牛蹄,大把的抓著,往口裏亂丟,也不辨甚麽滋味,那管他生熟不勻,竟是囫囫圇圇滾下了肚,未曾走至坡前,四個牛蹄早已歸結得幹幹淨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