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龍全傳
字體:16+-

第二十九回 平陽鎮二打韓通 七聖廟一番伏狀

第二十九回平陽鎮二打韓通七聖廟一番伏狀

詞曰:

君行無良,鳩居鵲巢安羨?快當時,欲心貪戀。恃才妄作非為現,末路垂危,可否能常僭?到如今回首,他鄉仍奠。人殊勢異-顏麵,且效他,投筆封侯,思想蓋前懲,乃使吾成驗。

右調《錦纏道》

話說鄭恩失去了趙匡胤的赤兔胭脂馬,跑回店來,訴與匡胤知道。匡胤細問店家,方知就是韓通之子搶去。弟兄二人一齊來至野雞林外,尋著了韓通僭住的這所莊子,匡胤便叫鄭恩前去叫罵,自己閃在林中張望。那鄭恩到廣梁門首,看見裏麵沒人出來,反把門兒緊緊的關閉,由不得心中大怒,便大罵道:“韓通狗兒!驢球入的,你既然害怕,不敢出來,就不該叫你娃子來搶樂子的馬了。你若知事的,快快出來相會,樂子就一筆勾銷;你若不肯出來相會,樂子就要打折你的窩巢哩。”口裏罵著,手裏不覺粗魯起來,挺起了酸棗棍,在門上亂打,須臾將廣梁門打了大大的窟窿。裏麵守門的看了。慌忙跑進廳去,稟知韓通。此時韓通正坐家中,聽知兒子得了寶馬,即叫牽來觀看,果是一匹赤兔龍駒。心下歡喜不盡,分付家人整備慶賀筵席,做個龍駒大會,賞過了那些跟隨出獵的眾人。於是父子夫妻及眾徒弟等,正要各各入席歡飲,猛見守門的進來通報,說是黑漢打門,要討馬匹,現在外邊叫罵。韓通聽了,勃然大怒,即時點齊了眾徒弟,帶了兒子天祿,各執兵器,一齊往外邊來。分付把大門開了,哄的擁將出去。

那鄭恩正在叫罵,忽見大門已開,擁出一群人來,兩邊雁字兒分開。舉眼看那中間為首的,也是勇猛的,隻見他:

頭戴一字青巾,身著杏黃箭服,烏靴戰褲簇新新,拳棒精通獨步。暴突金睛威武,橫生裂眉凶頑,手提哨棒鬼神驚,不愧名稱二虎。

鄭恩大喝一聲道:“那穿杏黃襖子的敢是韓通兒麽?”那韓通聽得叫他名氏,抬頭往外看著,果然好一條大漢。怎見得?

烏綾帕勒黑氈帽,罩體披袍是皂青。

藍布卷袱腰內結,裹腳布鞋皆用青。

手執一根酸棗棍,威風凜凜世人欽。

煙熏太歲爭相似,火煉金剛不讓稱。

韓通見了,大呼道:“俺便是韓通。你是甚人,敢來犯俺?”鄭恩道:“樂子姓鄭名恩,今日到此,非為別事,隻為你的娃子把咱的寶馬搶來藏過了,故此特來取討。你若曉事,送了出來,樂子便佛眼兒相看;若你強橫不還,隻怕樂子手中這酸棗棍不肯與你甘休。”韓通聽了大怒,叫聲:“黑賊!你怎敢出言無狀?誰見你的馬來?你今日無故前來,把我大門打碎,這是你自要尋死,休來怨俺。”說罷,舉起哨棒,當頭打來。鄭恩舉棍,撲麵相迎。兩個打在當場,鬥在一處,真個一場大戰。但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