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龍全傳
字體:16+-

第六十回 絕聲色忠諫滅寵 應天人承歸正統

第六十回絕聲色忠諫滅寵應天人承歸正統

詞曰:

詩章進諫冀君聽,意殷勤愛敬。閉邪陳善,焦燎園囿,莫非忠藎。鴻運將開,人歸天應,見彩樓佳信。聖人禦極,日月爭輝,華夷歡慶。

右調《賀聖朝》

話說世宗自受女樂之後,迷於酒色,日漸怠荒,一切政事,皆決於範質、王溥。二人心懷憂懼,約齊群臣到趙匡胤府中,商議道:“今主上春秋鼎盛,未建東宮;又受南唐之貢,沉湎酒色,累日不朝:此非經國經民之為也。公乃國家大臣,未知有何良策,以正君心?”匡胤道:“吾正為此事,欲與諸公商議,不意諸公先降,足見忠勤。明日,我與諸公入宮合奏,看主上聖意若何。”眾皆欣喜而出。

次日,匡胤同群臣入朝,至內殿見世宗,奏道:“陛下春秋鼎盛,皇儲未立,終日佚樂,關係非小。臣等冒死進言,乞早立皇嗣,以副中外之望;遠色勵治,以昭聖德之休。則天下幸甚,臣等幸甚。”世宗道:“功臣之子皆未加恩,獨先朕子,豈能安乎?”匡胤奏道:“臣等受陛下厚恩,已是過寵,安敢以子孫受爵為望?乞陛下從群臣之諫,以定國計。”世宗見群臣意切,乃降旨,封皇子為梁王,冊立東宮。時梁王年方七歲,生得聰穎過人。當時群臣謝恩已畢,正欲陳詞諫正,適世宗心生厭倦,命各暫退。眾臣隻得辭駕,怏怏而出。

無奈世宗日事荒瀅,怠廢朝政。又於內苑起造一樓,名曰賞花樓,命教練使馮益監造。不消一月,把賞花樓蓋造得十分齊整,華美非凡。怎見得好處?有《西江月》一詞為證:

畫棟飛雲渲染,雕梁映目新鮮。簷分高啄接青天,錦繡羨他名款。異品奇珍列滿,吹彈絲竹俱全。君王從此樂綿綿,美色香醪賞玩。

工事已完,馮益複旨奏成。世宗大喜,重賞馮益。駕至賞花樓,設宴與二姬賞玩。又下旨,命文武官員各獻奇花異卉,栽種內苑。這旨一下,那些忠臣良宰,心皆不悅,憤憤不平;隻有那等希圖進用之臣,不吝千金,購求異卉,紛紛進獻。有詩歎雲:

異草奇花不足求,貪瀅失政乃為憂。

嗣君小弱何堪立?兵變陳橋自有由。

且說鄭恩病愈起來,聞知此事,即來見匡胤道:“二哥,今主上不理朝政,日夕與美人瀅樂,倘外邦聞知,幹戈蜂起,民不聊生,如何是好?我與二哥竭力苦諫,不可坐視。”匡胤道:“非吾不欲苦諫,奈主上不聽,其如之何?”鄭恩道:“近聞聖上命百官獻花,吾與二哥何不以獻花為名,內藏諷諫之意,或者少有補益,亦未可知。”匡胤道:“此法最妙。”

次日,百官各自進花。匡胤與鄭恩亦至內苑,直趨花樓,來見世宗。世宗正與二美人酣飲,見匡胤到來,便問道:“二禦弟亦來進花麽?”匡胤奏道:“比聞旨下,臣等安敢有違。”世宗道:“卿進何花?”匡胤執梅花近前奏道:“此乃江南第一枝。”世宗命中官取來,供在瓶中,因問道:“此花因甚便稱第一?”匡胤奏道:“此花乃臨寒獨放,幽香潔白,不與凡流並比芳妍,故為第一。臣有一詩,以詠其美,願為陛下誦之: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