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棲昆侖
字體:16+-

第08回 上窮碧落下黃泉

正文第08回上窮碧落下黃泉天快亮的時候,時有微風透窗而入。

盤坐在睡榻上的簡昆侖仿佛有所感應地睜開了眼睛。

一條人影,恰於這時,自高而墜,映入眼簾。

大幅的白紗慢子,在微曦的晨風裏,輕輕飄動。

紗幔之外,便是盛開有海棠、各樣蘭花的小小院落,那人自高而降,便落在這裏。

透過薄薄的輕紗,簡昆侖清清楚楚地看見了他。

甚至於,已經認出他是誰!二先生!他真是個奇怪的人,瘋瘋癲癲,倏忽來去,這會子又跑到自己這裏做什麽?簡昆侖心裏一驚,待將有所防範,緊接著隨即又打消了這一念頭。

仍然盤坐在**,動也不動一下。

眼看著二先生瘦削的身子,像風勢裏的一片樹葉那樣輕飄,一起即落,翩翩乎已進入房中,來到了長榻一端。

雙方的距離是如此之近。

這個距離之內,簡昆侖假使有所異動,已有所不及,不過,從一開始,他即認定了對方這個人,絕非惡人,他的到來,應該不會懷有惡意,也就沒有太過緊張,隻是適當的心理準備,卻也不應疏忽。

如果對方真要心圖不軌,簡昆侖已經假設了三個不同的方位可供抽身,必要時仍可在對方撲前的一霎間,陡然飛起右腳,踢點對方眉心要穴。

看來這個顧慮全屬多餘,二先生並沒有向他出手的意思,隻是圓睜著一雙深深陷進眶子裏的眼睛,一臉奇怪地向對方打量著。

仍然是日間那穿著,月白色的一襲長衫,又大又肥,襯著他消瘦的臉,白皙、憔悴,滿臉胡子。

這一切在簡昆侖睜開眼睛一霎間,完全映入眼簾。

二先生忽然後退了一步。

等到他確定簡昆侖並沒有其它動作後,才自站定,那張瘦臉上戲劇性地展開了笑顏,露出了白森森狼也似的一嘴牙齒。

雙方至此以不再保持沉默。

“你是誰?”簡昆侖直直向對方看著,“二先生?二先生就是你的名字?”二先生仍然咧著嘴在笑,一條口涎,拉麵也似地由他嘴角垂下來,他卻不理會,那副樣子頗是狼狽。

一霎間,簡昆侖可真有些糊塗了。

這副神態表情,已說明了對方這個人,確是精神大有問題,乃至於不分晝夜,放浪形骸、懵懵懂懂。

隻是,他卻能吹出那等輕柔婉轉,極具功力的笛曲。

再者,映著月色的那一番奇妙舞蹈,又豈是一個神智不清之人所能舞得出來的?真正叫人百思不解!這個人現在正歪過頭來,向他頻頻打量著,那麽笑態可掬的樣子,一如孩童般的幼稚天真,隻是他顯然已不再年輕,透過一縷縷花白了的長發,可以直覺地判斷出,他的年歲當在六旬上下。

什麽樣的一種遭遇,使他來到這裏?抑或是原本他就是這裏的人?基本上,簡昆侖對他一無所知,是以也就越發觸及了對他的無比好奇。

未完,[自動加載所有內容]。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http://big5.quanben5.com/n/fengqikunlun/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