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神舊事
字體:16+-

第十八章 斬一屍,青木道人出

上文說道哪吒割肉剔骨,魂魄被莊羽救入造化鼎中。

哪吒聽了莊羽話,心中微有些苦澀,他知道莊羽可能說得是真的,因為太乙真人本就知道他與龍族結怨,又說過要與他撐腰,如今卻不見他人影,以太乙真人法力如何算不出哪吒這個唯一徒弟的事呢,但嘴上仍嘴硬道:“這等密事,你是如何知道的,你休得騙我。”

莊羽見哪吒心中已經相信了自己話,不過還是不敢相信罷了。

畢竟他剛經過了父親棄他不顧,如今又怎能麵對就連他最後相信的師父也是在算計於他,想到這兒心中不禁對哪吒大是同情道:“你且看下去,如今你被我所救,天機已變,你師父太乙真人定會前來殺掉石磯,完成殺劫。”

哪吒心中雖對莊羽的話有些懷疑,也等在一旁。

說那四海龍王見哪吒已經自殺,所有恩怨已銷,命令手下龍族停止水淹陳塘關而石磯見哪吒已死也不向李靖追究自己童子被射死之事,對李靖道:“李靖,你我因果已經了結,我也去了。”

說完上了青鸞,這是一聲威嚴的聲音從天上響起:“害了我徒兒,還想走嗎?”天上飄下一老道,手中拿著幾段蓮藕。

石磯見了太乙真人稽首道:“道友有禮了。”

太乙真人卻怒視石磯道:“石磯,你為何逼死我徒兒?”石磯見太乙真人指責於她,忙解釋道:“道友不知,你徒哪吒他用箭射死了我門人,我來找他,這是東海龍王也因哪吒殺了他兒子,找哪吒了結,哪吒方才自盡,你為何說我逼死哪吒?”石磯卻是打著禍水東移的打算,把逼死哪吒的事推給東海龍王,不過她的確沒有參加逼死哪吒的事,隻在一旁看著。

太乙真人卻對石磯的話不理,絲毫不看四海龍王,仍看著石磯道:“我那徒兒哪吒乃是奉玉虛敕命,出世輔保明君,你徒被哪吒射死乃是天數,你卻逆天行事,待我捉住你再去找通天師叔分說。”

一旁莊羽對鼎內哪吒道:“你看如何,你師父明知此事與石磯沒有多少關係,為何還抓著石磯不放,卻是要借機殺掉石磯完成殺劫,還有你看你師父手上蓮藕,分明便是早給你準備了這具新的身體。”

哪吒本來看見師父來時心中還有一點僥幸,是師父來晚了,可一見師父手中蓮藕,再想起剛才莊羽說的話,心中升起一陣悲意,聽了莊羽這般嘲諷,心中一狠道:“我哪吒與太乙真人再無任何關係。”

不說在一旁的莊羽與哪吒,天上的龍族也看出了太乙真人要借著哪吒的由頭找石磯的麻煩,自己哪敢插手,太乙真人不找自己的麻煩已是萬幸,帶著龍族悄悄退去,龍族的離開,太乙真人看也沒看一眼,一直把目光放在石磯身上。

就連外人的四海龍王都明白了太乙真人的打算,作為當事人的石磯如何不明白太乙真人打算,麵色一變,手中已出現一帕,卻是八卦雲光帕,上麵有坎離震兌之寶,包羅萬象之珍,乃是一件防禦之寶,道:“太乙真人,你我同是三教弟子,你何必苦苦相逼,你身後有元始天尊,我後麵也有通天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