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神舊事
字體:16+-

第八章 碧霄一笑數女羞,金蟬原是薑子牙

說莊羽把地藏困在九華山內,而這時,準提與阿彌陀山,準提從懷裏拿出十二品血蓮台遞給阿彌陀佛道:“師兄,這十二品血蓮台果然不凡,師兄把它和十二品蓮台融合,那我大乘佛教在氣運方麵便不在懼東方各教。”

阿彌陀佛接過十二品血蓮台,把它收入體內,笑道:“如今得了十二品血蓮台,卻是天要興我西方教。”

準提點點頭,這時,二人均是心有所感,眉頭一皺,準提道:“這莊羽甚是可惡,數次壞我佛教好事,師兄,且讓我去會會他,救出地藏。”

說完便欲去地府找莊羽麻煩。

可是準提剛轉過身來便被阿彌陀佛一把拉住,道:“師弟,算了,我們諸般算計,已讓東方玄門對我佛教恨恨不矣,如果此事已成,那東方玄門心中雖恨,但卻還無話可說,但如今已被莊羽破壞,如果你我再出手,想那東方那幾位聖人也會出手,他們出手你我可不是對手,還是先把那幾位與我佛門有緣之人渡來吧。”

準提聽後一歎道:“也隻有如此,如今既然小乘佛教出世,我大乘佛教遁世,這渡人的事便交給大日如來佛吧。”

一旁的大日如來笑道:“二位放心,我這就去渡回那幾位。”

地獄之中,莊羽把地藏送入幽冥海,一旁後土皺眉道:“兄長,這般做卻是壞了佛教大事,你卻不怕那佛教二聖找你麻煩。”

說完擔心的看了莊羽一眼。

莊羽一笑,拉住後土手道:“你放心,我東方那些聖人也不是吃素的,諸般被那二人算計,若是他二人敢來找我麻煩,想來那幾位更願意出手尋西方那二人晦氣。”

聽了莊羽這般說,後土方才放心下來,這才注意到莊羽拉著自己的手,臉一紅。

便想把手從莊羽手中掙脫,可是莊羽手握得很緊,後土掙了幾下,沒有掙掉,紅著臉任由莊羽把她拉住。

這般動作卻是引起了三霄注意,看見二人曖昧動作,雲霄和瓊霄倒是臉上一紅,轉過頭去假裝沒看見。

倒是碧霄臉上一紅,卻是走進兩步,到了莊羽和後土身後,目不轉睛的看向後土和莊羽。

被碧霄這般一看,後土卻是大窘,猛地一把掙開莊羽的手,對不遠處的十殿閻羅道:“我要回蓬萊島修煉去了。

這地府之事還是交給你等掌管。”

說完也不理莊羽等人逃是般離開。

看著後土離開,莊羽一陣苦笑道:“你呀!”想要說什麽卻是說不出口,之是恨恨看了碧霄一眼。

碧霄倒也知道自己把後土羞走了,嘴角閃過一絲笑意,一把抱住莊羽的手臂,哼了一聲,這邊一把拉住雲霄和瓊霄的衣角。

卻想把那二人也拉過來,那二女臉一紅,雲霄忙道:“我也先回去修煉了。”

說完轉身飛走。

瓊霄也是點點頭道:“我也回去了。”

也緊跟著雲霄離去。

看著二位姐姐離去,碧霄也感一陣羞澀,看了看莊羽道:“我們也會去吧。”

說完拉著莊羽飛出地府。

卻說地仙界靈鷲山,燃燈自從遷至地仙界後便一直在裏麵苦修,今日這人卻迎來了一個特殊的人物,來人不是別人卻正是大日如來。

燃燈看著眼前地大日如來。

眼中閃過一道恨意道:“不知道友找我所謂何事?”大日如來雙手合十,唱了個佛號道:“南無阿彌陀佛,今日貧僧前來卻是渡道友去我西方。”

燃燈一聲冷哼道:“我本是闡教副教主,何必去你那西方佛教。”

大日如來一笑,心中明白燃燈為何不喜,封神之戰前,燃燈便已經和準提商議好了。

由燃燈做小乘佛教過去佛。

卻沒想到多寶突然出手。

化道為佛,搶下了過去佛一職。

難怪燃燈這般不高興。

想到此大日如來道:“燃燈道友,且不說你在封神之戰中算計了幾位闡教金仙,他們有朝一日脫離了封神榜,想來他們定不會與你甘休,而且你所做之事就算能瞞得住元始天尊一時,但若是薑子牙回到了我西方,到那時,你們封神之戰所做之事定然瞞不過元始,到那時,你又怎麽辦?”卻是出言威脅燃燈,燃燈聽了大日如來的話,麵色一變,道:“你西方卻實好算計,我願入你佛教。”

聽了燃燈屈服,願意方靈山,大日如來喜道:“道友放心,我大乘佛教還一位,道友來我西方,這大乘佛教副教主之位便屬於道友了。”

雖然知道這不過是對自己的補償,但如今闡教卻是呆不下去,而那本來的過去佛一位也失去了,沒想到卻撈回來一個大乘佛教副教主之位,卻讓燃燈不知該哭還是該笑。

渡化了燃燈,大日如來問道:“燃燈道友,闡教金仙遭劫後卻是全部入了輪回,不知道還有哪幾人還在輪回之中。”

燃燈聽了大日如來話,眼珠一轉,卻是明白了大日如來意圖,笑道:“你卻還把主意打到其他闡教金仙身上,難道就不怕元始天尊出來找你麻煩?”大日如來聽後神秘一笑道:“這你就別管了,你隻需告訴我還有哪幾人還身在輪回之中。”

燃燈見問不出什麽,隻得道:“如今還未找到仙緣的還隻有三人,乃是慈航道人、文殊廣法天尊、普賢真人。”

大日如來笑道:“這幾人輪回數次還不能明了前世,得道成仙,卻是與那道門無緣,合該為我佛門護法,你且隨我一起去渡化那三人。”

燃燈笑道:“自當跟隨。”

以大日如來的神通,存心要找這三人卻也不難,很快便把這三人轉世找到,不過這三人卻還是肉體凡胎一點也不適合修道,如來找著這三人,卻是一指點下,隻見三道金光分別入了三人腦中,三人隻覺心頭一陣清明,那前數世記憶一下恢複,看著眼前二人,三人均是一驚,三人互看一眼,倒是慈航道人站出來道:“原來是大日如來道友和燃燈師兄,沒想到當日大日如來道友遭劫,這麽快便恢複了此等修為,卻是可喜可賀,今日還得多謝道友為我們點醒前世。”

一旁燃燈插嘴道:“三位師弟身在輪回,卻還不知,如今大日如來道友立下小乘佛教,如今也是一教之主了。”

慈航三人聽後卻是一愣,但很快便驚醒過來道:“卻得恭賀道友,立下大教,得此立教、教化功德,有望證得混元聖人。”

大日如來笑道:“三位不必多禮,我佛慈悲,今日我前來點化三位,卻是看三位身在輪回卻無法求得仙道,再加上三位與我佛門有緣,特來渡化三位,跟我一起回那西方極樂世界,聽我西方妙法,證那菩提妙果。”

聽了大日如來話,場上一陣沉默,慈航三人互看了一眼道:“我等三人,受老師教誨,證得金仙道果,如今雖然遭劫,但向道之心不改,隻求早日回歸玉虛昆侖。”

說到這兒,看向燃燈道:“倒是燃燈師兄,你乃是我闡教副教主,為何今日卻與大日如來道友在一起?”燃燈一笑道:“西方有妙法,我聽了西方妙法卻是心生向往,決定棄道入佛,倒是三位師弟,你等三人時運不濟,數世輪回均不能重歸仙道,如此下去,身上業力卻是越集越厚,以後回了仙道,想要再進一步卻是難之有難,三位師弟何不考慮一下也隨我入那佛門,佛門有妙法,以業力鑄金身,卻是不怕那輪回業力,不知三位師弟意向如何?”聽了燃燈一說,這三人卻是沉默了,恢複了記憶後,自然知道業力對以後仙道的影響,若是再輪回數世,以後若是想要恢複當初修為已是困難,若是還想再進一步斬出三屍,卻更是難之有難,如果入了佛門,卻是不必擔心業力之擾了,但三人畢竟身為闡教金仙,受元始教導之恩,若是這般棄道從佛心中又感對不起元始天尊。

就在這時,卻見遠處飛來一道人,道人身邊卻又一小童,待那道人走進,幾人都上前一禮道:“見過準提道友。”

原來來人卻是準提。

準提對幾人回了一禮道:“大日如來佛,我卻是為你送佳徒來了。”

說完把那小童推出。

那小童上前一步跪地對大日如來一禮道:“弟子金蟬子轉劫歸來,見過老師。”

大日如來笑道:“我徒歸來,卻是大喜,快快請起。”

那小童對大日如來又一禮後,轉身對慈航三人和燃燈一禮道:“薑尚見過四位師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