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舞九霄
字體:16+-

第一卷 有鳳來棲_第三十七章 狡猾的葉星辰

與張大人趙將軍等人談完後,我們一起下了樓,酒樓已經空了,大概也該打烊了。

下樓之後,我看到四周靜悄悄的,連夥計都不在,隻有葉星辰一個人點了一桌菜,用小酒杯喝著酒,對麵還放著一個空杯子,讓我很是好奇。和眾官員道別後,我走到葉星辰的對麵,“這麽晚了,在等誰呢?”

“等你呀!”他抬頭微笑著看著我。

“有這麽好嗎?莫不是你剛被哪家的小姐甩了,一個人在這裏借酒消愁吧!”我拿起酒壺往自己那邊的酒杯裏倒了一杯酒,品了一口,“好酒!”入口柔和,留香持久,甚至還有絲絲甜味,咽下去時也沒有任何不舒服的感覺,我在現代跑業務時不可避免要出席一些飯局,可從沒喝到過像這樣好喝的酒。

“這是什麽酒呀?這麽好喝?”我又給自己倒了一杯,一口灌了下去,醇香爽口,真是越喝越好喝,越喝越想喝呀!

“你慢點喝,這種酒雖然味道不烈,但是後勁很大,很容易醉的。”葉星辰有些擔心的看著我,卻並不阻止我。

“沒關係的,我特殊體質,千杯不醉。你不知道,以前在飯局上沒人能喝過我,從來都是一個個人高馬大的男的在我麵前喝趴下,還從來見過我打過一個踉蹌,更別說喝醉了……”可是我忘了很重要的一件事,我現在的身體已經不是以前的身體了,而我以前那千杯不醉的體質應該早就在二十一世紀被埋在黃土裏了,所以事實就是,我很快就醉了。

“我跟你說個秘密啊!……馬震宇是個大賤人!”(作者解析:馬震宇就是小美在現代談了大學四年,最後為了白富美把她給拋棄的男朋友。沒辦法,誰讓她嶽小美在現代的時候,沒錢沒勢,空有一份洶湧澎湃的感情,卻總要屈服於殘酷的現實,典型的糟糠之妻呀!)

“我***的任勞任怨的伺候他四年

,到最後他竟然為了升職一腳把我給踹了,還任由著那個小妖精嘲笑我,說我衣服太土,皮膚太幹,眼角還有魚尾紋……你說我眼角有魚尾紋嗎?”我左腳踩在凳子上,右手指著我的眼睛,一臉激動的望著葉星辰,想要得到他的答複,可他卻突然發出一陣爆笑。

可我怒了,“你笑什麽笑!你倒是回答我呀!我臉上有沒有魚尾紋呀!?”我開始有點擔心了,我臉上不會真有魚尾紋吧!?不自覺的用手摸上我的臉,挺滑的,往上摸摸我的眼角,也很平整,應該沒有吧!?

“不要摸了,你才十五歲,還不會有魚尾紋。”葉星辰捂著肚子,強忍著笑對我說。我這才放下心來,“哦,我十五歲了。不對!你真當我喝醉了,我都已經二十五了,你竟然騙我是十五,你是誰?你是壞人!”

“不要吵了,你會把醉仙居的人吵醒的。”葉星辰連忙捂住我的嘴巴,他身高比我高大半個頭,在我身後,看似就像抱住了我整個身體一樣。因為剛才葉星辰也在喝酒,我一下子被一種濃厚且香醇的酒香味包圍,好好聞,不自覺的就湊上他的身體:“好香的酒啊~”接著,我就做了一個讓我此生絕對後悔的一件事,我的小舌頭無意識的舔了舔他的嘴角,“好甜啊~”接著,我便被排山倒海的吻徹底淹沒了。

濃烈的酒香充斥在我與他的口齒間,我可以感覺到對方那種強烈的霸占欲,想要將我據為己有,我承受著屈服著,卻也感覺到一種從未有過的安全感。當我的唇將被他**的發麻時,他放開了我的唇,將我攔腰抱起,朝醉仙居的方向走去,而我則躺在他的懷裏,感到前所未有的安心。

他走進了醉仙居最高檔的天字一號房,因為價格太貴,平時並沒有太多人定,但也不能說完全沒有,每月還是有那麽一兩個冤大頭來用兩三天的住宿費來解決我們全體工作人員一個月的工資

。醉仙居基本上都是葉星辰一手操辦的,我並沒有插手太多。

他將我抱進房間,繞過右側一道屏風,隻見一個大浴池中正冒著熱氣騰騰的水,水中飄滿了紅色的玫瑰花瓣。他將我放在浴池邊上開始給我脫衣服,開始我害羞不肯脫,他就在我耳邊輕輕說:“雲兒乖,先把衣服脫了,我們一起洗澡。”

“為什麽要一起洗澡啊?”

“因為一起洗澡不會長魚尾紋呀?”小星星繼續引誘著我。

“哦”

原諒我吧,此時的我腦子一團漿糊,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麽做什麽……

我脫了衣服,烏黑的頭發柔順的披散在背後,將腳伸入池中,好暖和的水呀!我慢慢的走向池中,一手隨意輕撥著池中的花瓣,欣喜的笑著。

背後突然被一把抱住,“你這個磨人的小妖精,我該拿你怎麽辦呢!?”

我轉過身來,看到一張白皙中透著淡粉的臉,眉心的朱砂痣鮮紅鮮紅的,迷離且帶些狡黠的眼,高挺的鼻,薄薄的唇,手愛戀的撫摸著他的臉頰,帶些挑逗的意味:“帥哥,你叫什麽名字?有沒有興趣認識一下?”

“當然有。”瞬間,我的唇又開始慘遭他的**。他的雙手不住的在我身上遊離,所觸碰之處都引起一陣無力與酥麻,隻得全身的重量都壓在他的身上。他將我再度抱起,走向更裏麵的地方,隻見裏麵還有一個臥房,一張火紅色的大床赫然放在正中央,我終於有些明白為什麽那些富商要花那麽多錢住幾晚天字一號房了。

他將我放在**,開始一點一點的吻我,從眼睛到鼻子到嘴巴,輾轉留戀,之後又到鎖骨,再到胸前的無限風光……

微涼的秋風刮起了**的紅紗,火紅的大**那兩具糾纏的身體卻燥熱的如同炎炎的夏日。他在我耳邊輕吟:“雲兒,我愛你……”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