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舞九霄
字體:16+-

第七十八章 墨言離去

我拿著手中那封信,上麵的墨跡已經幹透了。

“勿念珍重”

這就是墨言最後想對我說的話嗎!?這就是我與墨言一年多感情的最後結局嗎?

我們經曆了生死,經曆了戰爭,經曆了分離……到最後就隻換回了這四個字嗎?

我知道,你看到了,你看到我和南宮菊了,可是,我說得過,我會一直在你身邊的,為什麽你就是不肯相信我?

你恨我嗎?恨我和南宮菊見麵,可是,我真的沒有料到他會出現在皇宮裏!

你沒有給我留下怨毒的言語,隻對我說勿念珍重,那就是說,你選擇遺忘了嗎?選擇遺忘我,永遠不再想起我,這樣你也不會再受我的傷害,對嗎?

那我是不是應該放你走?是不是就應該像你希望的那樣,忘記你……

可笑的是,我總是說讓別人忘記我,而我自己,此時此刻,卻完全忘不了你,告訴我,我該怎麽做,才能像你忘了我一樣,忘記你。

“喂,我知道你的墨妃去哪裏了。你想不想知道?”一個聲音突然出現在我耳邊。

我猛的抬頭,看到白虎金奇站在我的眼前。

我急切的說道:“他在哪裏?你快告訴我,他在哪裏?”

“可是你真的要見他嗎?你想好要怎麽麵對他了嗎?”金奇說道。

“什麽怎麽麵對?”我疑惑的看著金奇。

“我說的是,你到底選擇的是誰?難道你要讓墨言一直處於這麽一個尷尬的境地,看著你和南宮菊還有你們的兒子一家團聚嗎?”金奇說道。

“我說過,我選擇的是墨言,我不會離開他的!”我大聲的說道。

“所以,他就為你做出了決定,選擇離開你,這樣就不是你離開他了。”金奇說道。

“不是這樣的!我愛他!我會和他在一起的!”我急切的向金奇說明我對墨言的心意。

“這不是愛,是責任,是同情,是束縛……”

“不是的……”我兩手撐地,雙膝跪在地上,眼裏湧現的淚花不停的拍打在地麵上。

“可是,你懷了南宮菊的孩子。你既然不會放棄這個孩子,南宮菊就有理由留在你的身邊,那你的墨言怎麽辦?等到你把孩子生下來,難道你讓他看著你和南宮菊一家三口幸福的過日子嗎?”金奇問道。

“不是的,不是的,我不會再和南宮菊見麵,再也不會和他見麵了……”我哭著說道。

“雲兒,不要再傷害自己了。放棄墨言,對你和他都好。你知道這段時間,墨言心裏有多痛苦嗎?從我初次見你到現在,你身邊一直都跟著墨言,他真的為你付出了太多太多。我知道你愛他,他也愛你,可有些事情錯過了,那就永遠錯過了。放了他,也放了你自己吧!”金奇湊到我身邊說道。

我抱著金奇哭著說道:“我不想這樣的,我真的不想這樣的。我該怎麽辦?我到底該怎麽辦?……”突然兩眼一黑,我失去

了知覺。

………………………………………………………………………………

“你還好嗎?”我睜開眼睛,看到了奉天。

“沒什麽?隻是有些傷心罷了。”我的眼角還留有淚花,於是我將頭扭到一邊。

“你現在是不是很討厭我,要不是我,你和墨言說不定還可以和好如初……”奉天苦笑著說道。

我看著他,微笑著說道:“不關你的事。我有兒子是一件好事,我有一個你這樣的奉天兒子更是一件天大的好事。我並沒有討厭你。”

“是我把你害的這麽傷心的……”奉天愧疚的說道。

我搖搖頭,笑笑說道:“你還討厭墨言嗎?”

“其實,我從沒討厭過他,我當時隻是生氣你說自己愛他,我隻是很嫉妒,因為我從來都沒得到過你的愛……”奉天說道。

“對不起,並不是我不想愛你,而是我對你一直都沒有那種感覺。”

“什麽感覺?”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我淡淡的說道。

“可是我想,我想和你一直在一起……”

“我無法說你的不是愛情,我隻能說,我對你沒有這樣的感情,對不起。”我說道。

“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奉天苦笑道。

“很快,我就可以再生為人了,那時的我,還會找到屬於我的真愛嗎?”奉天說道。

“會的,一定會的。我會幫你的,奉天兒子。”我撫著他的紅發,微笑著說道。

“那我可就把自己交給你了。”奉天笑著說道。

“放心。我會好好照顧你的。”我抱著他說道。

…………………………………………………………………………………………

夜晚醒來,我覺察到自己是在女皇宮的**躺著,便開始望著床頂發呆,而腦中卻一片空白。

“你醒來了?”是南宮菊的聲音!

我扭頭一看,果然在身邊看到南宮菊熟悉的身影,他就躺在**朝外側的一邊,護著我的身體。

“你怎麽在這裏?你不是已經回去了嗎?”我驚訝的看著他。

“既然來了,哪會那麽容易回去?”南宮菊微笑著對我說。

“你不管你的天啟國了嗎?”我淡淡的說道。

“我來之前已經全部安排好了。宮中有專門易容成我的人,至於朝中的重要事務,我讓之前的管家飛鴿傳書給我,由我做出決定後,再飛鴿傳書給他。”南宮菊說道。

“你就不怕你的管家叛變嗎?”我依然淡淡的說道。

“不會的,如果要反我,早就在我之前來月虹國變成菊香時就出賣我了,我救過他,他可是對我感恩戴德的。”南宮菊說道。

“我對你的國事不感興趣,國不可一日無君,你還是回去吧。”我朝床內翻身過去。

“我知道墨言走了你很傷心,可是你也要保重自己

的身體呀。我給你把了把脈,你之前情緒太過激動,動了胎氣,我給你輸了一些真氣,現在已無大礙了。不過,你以後切勿再如此動氣了。”

“我怎樣不關你的事。”我淡淡的說道。

“怎麽會不關我的事呢?你懷的可是我的孩子。”南宮菊有些傷心的說道。

“我說了,這是我的孩子。”我依然淡淡的說道。

“好吧,這是你的孩子,我不和你搶。”南宮菊說道。

之後,我們沉默了許久。

“雲兒,睡了嗎?”南宮菊輕輕的問道。

“我睡了。”我不耐煩的答道。

南宮菊輕歎一聲說道:“我知道,你現在一定非常討厭我,因為你覺得是我逼走了你的墨言……”

“難道不是嗎?”

南宮菊又歎一口氣,說道:“也許吧。不過他如果還在這裏,一定不希望你這麽折磨自己。”

我不想搭理他。

“他走了,也許對所有人都好。”

“你當然是這樣想的,這樣你就可以毫無顧忌的留在你兒子身邊了。”我淡淡的說道。

“你真的是這麽看我的嗎?如果我說,要是墨言願意,我願意和他共侍一妻,你覺得呢?”南宮菊緩緩說道。

“你瘋了嗎?”我嘲弄的說道。

南宮菊卻一把抱住我,說道:“是的,我瘋了,從愛上你的那一刻,我就瘋了。”

“那請問你是什麽時候愛上我的呢?”我說道。

“如果要說實話,是在和你上床的時候。”

“夠坦白!”

南宮菊接著說道:“在月虹國以菊香的身份出現時,我充其量隻是對你有好感。你有時很聰明有時候卻很糊塗;有時候很貪財有時候卻又很大方;有時候很挑剔有時候卻總是將就;有時候很專注,有時候卻朝三暮四、處處留情……”

“您到底是在誇我呢?還是在損我。”我聽的有些汗。

“你之前一直讓我有一種想要去守護的感覺,可是總有那麽一段距離。”南宮菊繼續說道。

“什麽距離?”

“隻是一種感覺而已。後來,這種距離感就沒有了,而變成了一種強烈的渴望。”南宮菊伸手撫著我的頭發。

“從上床之後?”

“是。”

“你這個人還真是實際。”

“也許吧。我很現實,我知道我現在是孩子他爹,所以要擔負起孩子他爹的責任。”

“我不用你負責。”

“可是我想負責。”

我白白眼,不想再和他討論這個問題,於是不搭理他,開始用被子蒙著頭睡覺。

“你這樣會悶出病的。”南宮菊說道。

我依然不搭理他,閉上眼開始睡覺。

半睡半醒間,我突然覺得很悶,正難受的時候,似乎有人給我拉開了被子。空氣順暢了,我也就繼續睡著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