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舞九霄
字體:16+-

第八十二章 生了!

過了三個月,聽說青嵐國的皇帝立了太子,是他失散多年的兒子,名為青墨。

墨言,是你嗎?

我一直都知道你的身份,可是我也知道要恢複你的身份一定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你是怎麽做到的?還有你現在還恨我嗎?還是就像你所說的,勿念珍重,你早就已經忘了我?

罷了,現在想這些還有什麽用嗎?

我隻是怕,怕自己得到了幸福,卻留你在回憶裏苦苦掙紮,這樣對你就太不公平了……

後來,直到見到她,我才明白你的心,也終於釋然了。

如今,我的肚子已經大的讓我覺得行動極度不便了。如果不出意外,再有一個月孩子就要出世了。

現在宮裏的人是極度緊張我,生怕我馬上就要臨盆。南宮菊更是緊張我,一天二十四小時都不讓我離開他的視線。

他把月虹國和天啟國的奏折全部搬到了女皇宮中,批改時,還時不時的看看我在幹什麽,生怕我一下子從他眼前消失一樣,真是緊張過頭了。

而我卻坐在**,該吃吃該睡睡,一副死豬樣。唉,現在鼓著個大肚子,還真是一副死豬樣了。

“南宮菊,要是我產後身材走樣,一直都是這幅死豬樣,你還要我嗎?”我百無聊賴的說道。

“要啊。”南宮菊邊批閱著奏折邊說道,竟然連頭也沒抬一下。(作者汗:你剛才還嫌人家一直看你來著。小美言:剛才是剛才,現在是現在,如今我是孕婦我最大,我想讓他看我的時候,他就得看我,餓不想讓他看我的時候,他就不能看我。作者感歎:誰娶了你誰倒黴,誰是孩子他爹誰更倒黴!小美眯著眼說道:你剛才說什麽呢?作者小跑:沒什麽,好好養胎,拜拜~)

“一點都不誠懇。”我自言自語道。

南宮菊終於放下了手裏的奏折,走到我身邊,抱著我說道:“那雲兒要我怎麽樣才會相信我呢?”

我挑起他的下巴,無比妖媚的說道:“你嫁過來,順便把你天啟國的傳國玉璽交給我,要美人不要江山,你能做到嗎?”

“好啊

”南宮菊微笑著說道。

而我卻愣住了,說道:“這種事你也幹呀!?你不怕你祖宗十八代突然跳出來,把你拉進祖墳裏群毆你一頓啊!?”

“隻要你想要的,我全都給你。”南宮菊依然微笑著對我說。

我摸摸他的額頭,說道:“不發燙呀?難道你是內熱?燒壞肝髒了?”

“我隻是太愛你。”

我揪著他的衣領,不客氣的說道:“那好,親愛的,現在就把天啟國的玉璽給我,讓我玩兩天再還給你,弄丟了可不包賠!”

“好。”

“這都好?不包賠的!”

“雲兒砸爛它,我都不會有異議。”

我手扶額頭,痛心的說道:“南宮菊,你什麽時候變傻了?還是被人家給下藥了?”

“我被雲兒下了藥,一種名為愛情的藥。”南宮菊溫柔的看著我說道。

此刻,我嘴角抽搐,隻覺全身的雞皮疙瘩都掉了一地。

突然,我感到腹中一陣疼痛。

我手扶著自己肚子,痛苦的叫道:“南宮菊,我的肚子好痛!我是不是要生了?!好痛……”

“不要緊張,快在**躺好,我去叫穩婆。”南宮菊著急的說道。說完,便跑出去了。

所幸的是,穩婆她們一直都在離我行宮不遠的地方待命,一直為小皇子的出世做著準備。

於是片刻,一群人蜂擁而至,屋裏似乎亂成了一片。

“陛下,不要緊張,吸氣呼氣,吸氣呼氣……”穩婆在我身邊不停的指引著我。

“痛,痛……救命呀!南宮菊!”我無助的叫道。

“我在,我在這裏。”南宮菊握住了我的手。

“陛下,快出來了,快出來了!吸氣呼氣,吸氣呼氣……”

“啊!”

“哇啊~哇啊~”

終於出來了,還好奉天沒有讓我受太多的苦,是順產。

“雲兒,你覺得怎麽樣?還痛不痛?”南宮菊擔心的問道。

“廢話,你生生試試,我簡直都快痛死了!”

我當時並沒想到,其實男人生子是比女人生子痛上千倍萬倍的事情,後來開始越來越後悔這句話。

“好好,我生我生,下次就我生,你不要生氣了。”南宮菊安慰我道。

“陛下,是位小皇子。”穩婆抱著孩子高興的對我說。

“他咋這麽醜呢?”看著那孩子皺巴巴的皮膚,我不禁有些想哭。

奉天,我對不起你,我把你生成這幅樣子,還怎麽讓又聰明又漂亮還有能力的美女死心塌地愛你呀?但不怕,媽教你怎麽,提升內在美,現在美男已經沒有殺傷力了,有權有勢又多金的霸氣大叔才是女人的新寵,媽一定會好好栽培你的!

“陛下,剛出生的嬰兒都這樣,再長幾天就好了。陛下你看,小皇子的皮膚多白,眉眼多好看呀!跟您簡直是一個模子印出來的!”穩婆拍馬屁的說道。

雖說是拍馬屁,但我確實很受用。

“傳朕旨意,小皇子出世,月虹國減免賦稅一年,大赦天下,舉國同慶!另外,女皇宮宮內所有侍人穩婆每人賞二十兩銀子。”我高興的說道。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就這樣,奉天在所有人的祝福中出世了。

南宮菊也高興的接過他的兒子,對他說道:“小奉天,你可讓你娘受夠了苦,以後可一定要好好對你娘!”

“那是,以後小奉天最愛的人一定是他媽咪。”我自豪地說。

“貓咪?”

“媽咪!是娘親的意思。”我解釋說道。

“是呀,要好好對媽咪,可也不能忘了爹啊,小奉天。”南宮菊抱著睡夢中的小奉天,不住的說,卻不管小奉天到底聽不聽得到。

“放心,他一定會忘的。”我不懷好意的說道。

“你怎麽知道?說不定他更喜歡他爹,不喜歡你這個花心的娘親。”南宮菊眯著眼說道。

“那咱們就等著瞧!”我意味深長的笑道。

本來南宮菊還不肯相信,可是當幾個月後,我再這麽得意的望著他時,他也不得不對我做出一個大大的無奈的表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