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總裁小小妻【完】
字體:16+-

第209章

安琪被突如其來的變故,嚇了一跳,雙手趕緊攬上司徒夜的脖子。

回過神來的安琪,臉紅的幾乎要滴出血來,頭越來越低。

司徒夜看著滿臉通紅的安琪,滿意的笑了笑,探頭在安琪同樣紅彤彤的耳朵邊低語。

“學會了嗎?這就是第一步。”

安琪頭變得更低,手也緊緊抓上司徒夜肩膀上的衣物。

“底價是十位數,你學會這一步,個位數的數字,你就得到了。”司徒夜輕吻著安琪的鬢角,緩緩的吐氣。

安琪緊張的感受著司徒夜的氣息,聽見了司徒夜的話,抬眼偷偷看了看司徒夜。

司徒夜眼睛裏的欲火,讓她心驚。

“第二步,學我的動作。”

司徒夜大手從安琪的脊背移到腰身,又從腰身,移到大腿,若有若無的輕撫著。

安琪眉眼都羞紅了,幾乎不敢睜眼看司徒夜,隻能感覺到渾身的戰栗。

但安琪還是顫抖著,鬆開緊抓著司徒夜衣服的手,緩緩放到了司徒夜的胸膛上,一點一點的蹭著。

司徒夜幽深的眼睛更加深不見底。

仿佛覺得安琪的力度不夠,司徒夜的大手覆在安琪的手上,帶著安琪的手,緩緩在他的胸膛上遊走。

“這,就是十位數。”司徒夜的聲音暗啞的讓安琪心驚。

“再來,就是百位數了。”司徒夜的嘴唇貼上安琪的脖頸,煽情的允吻舔咬著。

半晌,司徒夜抬起頭,舔舔嘴角,邪魅的看著安琪。

安琪幾乎神誌不清了,霧蒙蒙的眼睛似要滴出水來。

攥成拳的手,用指尖掐這著手心,極力的想要自己清醒一些。

緩緩的湊近司徒夜的脖頸,安琪呼出來的氣息都變得顫抖。

安琪從來沒有主動吻過司徒夜。

在不到司徒夜脖頸一公分的地方停留了很久,安琪咬咬牙,還是將顫抖的嘴唇貼上了司徒夜的脖頸。

司徒夜的呼吸猛然急促了一下,身體上的反應更強烈。

這個女人,即使和自己歡愛過那麽多回,依然這麽青澀,司徒夜的記憶中,這也是安琪第一次主動吻自己。

女人柔軟的唇在自己的脖子上,微微有些不情願的磨蹭著,輕輕的允吸著,頸側,喉結。

特別是喉結,讓司徒夜幾乎控製不住的吼叫出聲。

隻不過司徒夜還沒來得及吼叫出聲,這個磨人的女人,就把嘴唇離開了他的脖子,讓司徒夜憋了滿心的不滿。

“下麵,千位數。”安琪剛剛才讓司徒夜迷亂的嘴唇,吐出煞風景的話。

司徒夜邪惡的挑起嘴角,大手開始解安琪的衣扣。

“這,就是千位數。”

剛解了兩粒扣子,司徒夜就停下了手,然後大手從衣服底下探進去,慢慢撫摸著安琪的腰肢,接著說,“你的,千位數,我的,萬位。”

司徒夜的眼神越來越危險,而安琪,越來越豁出去了。

安琪狠狠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尖銳的疼痛打消了又想逃跑的衝動。

吸一口氣,安琪飛快的脫掉自己的上衣,又粗魯的扒了司徒夜的上衣,這下,兩人幾乎相對了。

司徒夜看安琪這麽‘心急’又低低的笑了。

“還有呢?”司徒夜的目光看向兩人的下半身,眼睛裏的戲謔明顯極了。

安琪再也受不了,推開司徒夜就要站起來往外走,卻被司徒夜一把拉了回來。

兩人的上身緊緊的貼在一起。

“怎麽,怕了?你已經努力到萬位數了,要放棄?”

沒想到,激將法對安琪也很有用。

“誰會怕?司徒夜,是個男人,你就速戰速決!”安琪的鼻尖對著司徒夜的鼻尖,兩人呼吸著彼此的氣息,硝煙在兩人之間蔓延。

司徒夜聽了安琪的話,玩味的笑笑。

“當然好,那,接下來的五位數,就靠你自己了,我滿意,報價,就是你的。”

瘋狂的一夜,瘋狂的司徒夜,瘋狂的安琪。

最後的結果是,司徒夜終於滿意,而安琪得到報價,卻也昏睡在司徒夜的懷裏。

書房裏一片曖昧的味道。

得到滿足的司徒夜,看著安靜呆在自己懷裏的安琪,微微的挑起嘴角。

這個女人這麽直接的找他要報價,反而讓司徒夜有些欣喜。

他知道宇文森一定用安琪的父母威脅安琪從他這裏得到什麽,也猜到了宇文森的目的可能是半個月後的城建投標底價。

司徒夜在安琪默不作聲的半個月裏,不止一次的想過,如果安琪膽敢竊取報價,他司徒夜一定會讓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沒想到,安琪給了他一個驚喜。

安琪讓他心甘情願的,把自己公司最機密的報價告訴了安琪,沒有一點猶豫的告訴了安琪。

這樣的安琪讓司徒夜欣喜,讓司徒夜感覺安琪是有點‘偏心’自己的。

而這個認知,讓司徒夜像一個剛戀愛的毛頭小子,得到女友表揚時的樣子,緊緊地抱著安琪,一刻也不想分開。

這時的司徒夜根本就沒有發現自己對安琪的感情,早就不隻有恨。

……

早上醒來的安琪,想起昨天晚上的瘋狂,還是懊惱的想要死掉。

可是,終於還是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不是嗎?

安琪來到‘幫你’,從書架上的一個本子裏翻出宇文森留給她的電話。

“宇文森,你要的東西有消息了。”

“哦?沐小姐動作很快啊。”

“告訴你之後,我希望這是我們的最後一次交集。”

“嗬嗬,沐小姐真心急。我看,我們見麵再說吧。”

“不必了……”

“沐小姐,下午五點,宇文森準時恭候沐小姐。”

說完,宇文森就在陰笑中掛斷了電話。

安琪皺著眉看著手機,心裏一陣煩亂。

“安琪?怎麽了?”藍染剛從外麵進來,看安琪表情難看,就走近安琪,看安琪手裏拿著的本子。

安琪藏了一下手裏的本子,又不自然的把本子塞進櫃子裏。

“沒什麽,藍染,我今天可能要提前半小時下班了。”安琪無奈的對藍染說,看藍染不讚同的看著自己,安琪就安慰的對她笑笑。

“藍染,別擔心,就要結束了,安琪不會一直讓你們擔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