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總裁小小妻【完】
字體:16+-

260章

吃完飯,安琪當然不會指望司徒夜刷碗,就主動把碗收了,清洗幹淨。

當安琪走出廚房,就看到司徒夜坐在她的小沙發上,膝蓋上放著電腦,眼睛看著電腦屏幕,正皺著眉思索著什麽。

注意到安琪出來了,司徒夜微微鬆開眉頭,然後向安琪勾了勾手指。

安琪扭扭捏捏的過去了,立刻被司徒夜攬進了懷裏。

安琪瞄一眼司徒夜的電腦屏幕,撇了撇嘴,紅紅綠綠一大片,全是她看不懂的東西。

看來,司徒夜這個家夥是在工作。

“喂,你可以去那裏工作的。”

安琪在司徒夜懷裏,伸手戳了戳司徒夜的胸口,用眼睛示意司徒夜可以去小書房裏辦公。

司徒夜親了一下安琪的額頭,眼睛還是放在電腦屏幕上。

“不,就在這裏,你陪著我。”

安琪無奈的看看司徒夜麵無表情的臉,這個男人,真是一如既往的霸道,也不問人家願不願意。

雖然在腹誹司徒夜的霸道,但安琪還是乖乖的呆在了司徒夜的懷裏。

這樣的兩人,真的好像熱戀中的男女,時刻緊貼在一起,一刻也不願意分開。

秋日午後的陽光,暖暖的,享受著平靜的安琪,不自覺的靠著司徒夜睡著了。

司徒夜感覺到懷裏的女人睡熟了,微微笑笑,然後又把注意力放到了電腦屏幕中的股市行情上。

他昏迷的一個月,一直是自己公司的副總閔尚權在處理公務。聽說自己醒來後的第一時間,閔尚權就通知了自己,公司股市的異狀。

似乎是和往常無異,但是就是透漏著一股詭異的繁榮景象。

司徒夜邪魅的挑起嘴角,看來,有人趁著自己昏迷的一個月,做了不少手腳啊。

司徒夜又回想起安琪剛上班的那幾天,別別扭扭的提醒自己小心宇文森的樣子,臉上的笑柔和了很多,司徒夜忘不了當時自己心中的狂喜,也許,自己真的已經喜歡這個女人很久了。

還有,當時的安琪欲言又止,似乎想要提醒自己的,並不隻是宇文森一個人。那麽,還有誰呢?司徒夜有預感,自己股市上的異常,一定和安琪沒有說出口的那個人有關係。

哼,不管是誰,敢打他司徒夜的主意,就一定得做好被挫骨揚灰的準備。

日頭漸漸西斜,迷迷糊糊醒來的安琪,發現自己還保持著那個姿勢靠在司徒夜的懷裏,下意識的問了問司徒夜時間。

“四點了。”

司徒夜放安琪從自己懷裏起來,看著站起來的小女人伸了個懶腰,露出一小節細白的腰肢,然後又活動了活動有些僵硬的脖子。

“是嗎?我睡了好久啊。左兒也該下學了。”

司徒夜聽了安琪的話,放下筆記本,站起身,對安琪說,“我們一起接左兒下學,然後在外麵吃晚餐。”

安琪微笑著看了司徒夜一眼,然後點點頭。

……

探著頭向外張望的左兒,猛地眼睛一亮,然後從座位上跳了起來,向教室門口跑去。

“帥爹地!”

左兒撲到司徒夜身上,司徒夜順手就提起了左兒的小身子抱在懷裏。

“帥爹地你睡醒了!你真的睡好久哦。”

左兒小手掐著司徒夜的臉頰,讓司徒夜的臉扭曲成一個奇怪的角度。

可是司徒夜也不惱,就人左兒這麽掐著自己的臉,然後大手摸了摸左兒的小臉蛋。

“讓左兒擔心了,是爹地不好。”

安琪在一旁看左兒掐司徒夜的臉,本來還有些心驚,那裏有人敢掐司徒總裁的臉頰啊!可是又看司徒夜難得的好脾氣的樣子,又忍不住笑了起來。

“左兒乖,不要掐帥爹地的臉頰,會痛的。”

安琪把左兒的手從司徒夜的臉上拿下來,看著司徒夜臉上淡淡的紅印,又忍不住笑了起來。

“啊?帥爹地會痛哦?那左兒呼呼好了。”

左兒也看到了司徒夜臉上的紅印,微微感到不好意思,然後就撅起小嘴呼呼的在司徒夜臉上吹了兩口,隨後又怕不管用,就摟著司徒夜的脖子,把小嘴印在司徒夜的臉上,大大的‘啵’了一口,然後咧著大大的笑容看司徒夜。

“呐,帥爹地,不痛了吧?”

這下,安琪臉上的笑容列的更大。

被左兒親過的地方,好明顯的一個口水印,印在司徒夜剛毅冷硬的臉上,真的是有趣極了。

司徒夜目光柔和的看了看左兒,自然也感覺到了臉上濕濕的觸感,然後司徒夜挑起了眉看著明顯在幸災樂禍的安琪。

“是不太痛了,隻不過,好像還不夠。”

意味深長的看著安琪,司徒夜抱著左兒向安琪靠了靠。

聽了司徒夜的話,又看到司徒夜的動作的安琪微微愣了一下,頓時明白了司徒夜的意思。

紅著臉瞪了司徒夜一眼,安琪轉過身,想要裝作聽不懂司徒夜的暗示。可是,小左兒聽懂了她帥爹地的暗示,甜甜糯糯的嗓音喊自己的媽咪。

“媽咪!帥爹地要你也親親啦!”

司徒夜讚賞的看了一眼左兒,讓左兒揚起了小腦袋,更加賣力的為自己的帥爹地謀福利。

“媽咪,媽咪,快點啦,帥爹地還在痛呢。”

安琪回頭瞪了一眼‘胳膊肘往外拐’的女兒,又瞪了一眼成功騙取了女兒的心的司徒夜。

“什麽親親,讓他痛著好了!”

說完,吃自己女兒醋的安琪媽咪,就賭著氣,先往幼稚園外麵走了。

後麵的司徒夜和左兒對視了一眼,都挑了挑眉毛,偷偷笑了,那使壞的模樣像極了。

然後心情愉悅的司徒夜就抱著心情同樣明媚的左兒,跟在安琪媽咪的後麵也離開了幼稚園。

“左兒想吃什麽?”

左兒被媽咪抱著坐在副駕駛上,眼睛裏含著笑意看著司徒夜。而司徒夜被左兒看的微微有些不自然,輕咳了一聲,然後就開口問左兒晚餐想吃什麽。

左兒狡黠的笑著,不回答司徒夜的話,反而看向了安琪。

“媽咪,帥爹地跟你表白了是嗎?”

安琪聽到左兒的話,尷尬的看了司徒夜一眼,發現司徒夜表情詭異的看著自己,就微微有些臉紅的輕斥左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