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總裁小小妻【完】
字體:16+-

281章

“晨,我也恨我自己。我現在,恨不能躺在那裏的人是我,而你,則幸福快樂的帶著你的丫頭,過著美好的生活。”

“可是,晨,我停不下來了。一想到沐依涵有可能會離開我,我就莫名的恐懼。”

司徒夜說到這裏,停頓了好長時間,再開口時,語氣中沒有了那一絲讓人難以察覺的顫抖,變得無比的堅定。

“司徒夜從不下跪,今天,是第一次,也會是最後一次。”

“我司徒夜從不後悔做過的事。我的懺悔,不是為了那些無辜受牽連的人,隻是為你,晨。”

“我不可能放開沐依涵,除非,有一天你醒了,而沐依涵和你一起站在我麵前,對我說,你們依然相愛。”

“在此之前,你的丫頭,隻能屬於我。”

“隻能屬於我。”

司徒夜不知道跪在原地多長時間,隻能從窗外的天色判斷,現在,應該是中國的白天了。

十二中途回來過好幾次,每回都能看到司徒夜紋絲不動的身影。

十二不禁有些心驚,是什麽樣的執念,讓這個看上去總是像王一樣存在的男人,用懺悔的姿態,這麽長久的跪在他的孿生弟弟麵前?

沒有人敢進去打擾那個男人,可是,十二有些忍不住了。

司徒先生的情況似乎不太對,她每次來看,都能看到他緊鎖的眉頭。

而這次,司徒先生的眼球在不安的晃動著,讓十二有一瞬間認為,司徒先生要醒過來了!

正當十二一咬牙,一跺腳,準備衝進病房的時候,裏麵的司徒夜竟然站了起來。

十二嚇了一跳,硬生生頓住腳步,猛然一拐,迅速的拐進了牆角,然後喘著氣,拍拍胸口。

她也不知道為什麽要逃,總覺得司徒先生的孿生哥哥,一定不希望人看到他狼狽起身的樣子,所以,十二就‘逃跑’了。

十二悄悄的探出頭,隻看到司徒夜堅定的步伐,朝電梯走去,一點也不像一個直挺挺跪在地上,超過5小時的人。

十二摸摸額頭上並不存在的汗,歎了口氣。那個男人,真的是鐵做的不成?何必這麽逞強呢……

推開司徒晨的病房,十二擔心的坐在司徒晨的床邊,伸手摸了摸司徒晨的額頭。

“司徒先生,你是不是想要醒過來?你是不看著你的哥哥難過,也很傷心?那就快點醒過來吧,安慰他,告訴他,不論發生了什麽事情,他這個哥哥的身邊,一直有你支持他。好不好?”

十二認真的對司徒晨說著話,仿佛真的在和司徒晨商量一樣。

十二的手,滑到了司徒晨的眼角,驀地一頓,然後摸到了濕意。

十二撇撇嘴,鼻子裏也帶上了哭腔。

“司徒先生,你真可惡。你把十二也弄哭了。十二知道司徒先生其實什麽都知道,也知道司徒先生是個善良的人。所以,醒過來吧,所有的事情,都該有開始,有結束。別讓我們等得太久,好嗎?”

……

安琪呆呆的坐在沙發上,看著天黑又天亮。

司徒夜一點消息也沒有,他,不會出什麽事吧?

早上送左兒去幼兒園的時候,左兒還在向她抱怨,為什麽帥爹地不來送她,她都和別的小朋友說好了,要讓他們看她的帥爹地的。

安琪安慰左兒,帥爹地臨時有事,所以今天不回家了,可是她心裏也暗暗擔憂著。

這不是司徒夜的風格。

自從兩人住在一起以後,司徒夜就像是個粘人的孩子,一刻也不願意和她分開,她上個班,他都要不高興很長時間。

所以司徒夜這次不聲不響的離開,著實有點古怪了。

昨天下午,司徒夜剛想要騙她上床,就接到額李浩天的電話,然後司徒夜就心不甘情不願的出了門,臨走前還親親她的嘴,告訴她,晚上再繼續。

可是,她回到家,等了一晚上,他也沒有回來。

安琪打給司徒夜,,司徒夜的手機關機,打給李浩天,李浩天的手機也關機。

安琪是焦慮的,她心裏隱隱覺得司徒夜的離開和自己有關。

難道,司徒夜厭煩了自己?

不可能啊!他臨走時還表現的,那麽的,饑渴……

安琪臉紅的甩甩頭,自嘲的笑笑,看吧,戀愛中的女人就是這樣愛胡思亂想。

安琪,別瞎想,說不定是司徒夜公司有事情呢?這不是才一天嗎?說不定,明天司徒夜就回來了……

安琪不斷的安慰自己,可是現實並不能讓安琪就此安心。

司徒夜一直沒有回來。

安琪不敢再打電話給司徒夜,不敢再打電話給李浩天,藍染,或是冷晴。

不敢向任何人詢問司徒夜的消息。

她怕,聽到的是她最怕聽到的消息。

安琪每天準時送也不再問帥爹地下落的左兒去幼兒園。

左兒嘴上不說,可安琪看得出來,小家夥異常的想念司徒夜,比思念左一冥的時候,還要思念。

可是,安琪沒有辦法,就像當時她不能給左兒一個左一冥的時候一樣,她也不能給左兒一個司徒夜。

白天,安琪若無其事的上班,卻在每天晚上都失眠。

躺在**,安琪腦袋裏浮現出不同的麵孔,左一冥,藍安軒,炎成俊,聶之楓,冷晴,藍染,甚至懷著孕仇恨的看著她的靳晶晶。這時的安琪,就會變得異常恐懼。

到最後,這些麵孔都會變成司徒夜的臉。然後,安琪在驚恐中慢慢的平複自己的呼吸。

安琪這時候才發現,原來,自己和司徒夜,愛的這樣辛苦。

她根本忘不了他帶給她的傷害,而司徒夜,是不是也不能忘記對自己的仇恨,所以才選擇了離開呢?

安琪不知道,也不敢想。

如果真的是天意,那她就隻能認命了。

第十二天了。

安琪機械的擦著大書架,眼神恍惚極了。

雖然想要順其自然,聽天由命,但安琪心裏,還是不自覺的數著司徒夜消失的天數。

今天的‘幫你’,隻有安琪一個人在。

李浩天除了在司徒夜失蹤後的第三天出現過一回,然後聽安琪說司徒夜一直沒有回來過,就緊張的離開,然後跟著司徒夜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