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總裁小小妻【完】
字體:16+-

286章

司徒夜不回話,任安琪靠著。

“你看,她這麽可愛,可是,她卻看不見,聽力也很不好。”

安琪的話,讓司徒夜一愣,怎麽會這樣?

“醫生說,是母親在孕期受到過多的刺激,才影響了孩子的正常發育。”

安琪的話,說的很無力,司徒夜知道,小女人又在自責了。

“不怪你,都是我的錯。”

司徒夜攬緊了懷裏女人的肩膀,在她發頂上一吻,然後目光複雜的看著嬰兒車裏,熟睡著的,看不出來一點不對勁的孩子。

安琪抽了抽鼻子,伸手輕錘了司徒夜的胸口一下,然後抱怨般的開口。

“是啊,都是你的錯,你這個壞男人!”

司徒夜聽著安琪撒嬌般的抱怨,心裏剛熄滅的小火苗,又重新燃了起來。

一個翻身,安琪毫無預警的被司徒夜壓在了身下。

“你,你幹什麽啊?”

看著安琪呆愣愣的臉,司徒夜挑眉。

“你……說呢?”

故意把聲音放得曖昧,司徒夜伸出舌頭,還輕輕舔了舔安琪的嘴唇。

緊張的安琪,感覺唇上一陣濕熱,下意識的也伸舌頭舔上了自己的嘴唇。

司徒夜低低呻吟了一聲。

真是要命。

十八天,他真的想念她的味道快要瘋了。

狠狠的咬上安琪的嘴唇,司徒夜想要把十八天來的不安,還有掙紮,全部發泄出來。

他需要這個小女人的身體,來讓自己更安心。

“別……囡囡還在這裏……”

安琪也被司徒夜弄得微微有些恍惚,她其實也很想他,隻不過,畢竟還有‘第三者’在場,所以,安琪還是感覺很不好意思。

“你不說了嗎?她看不到,也聽不到,所以不用擔心。”

司徒夜嘴上的工作不停,還能分心安慰害羞的小女人。

安琪被司徒夜的話,弄得臉頰燙燙的,扭捏的看了一眼,熟睡的囡囡,安琪放棄般的停止了抗拒,反正大家都恨想念彼此,她何必違抗自己的心呢?

心意相通的兩人,很快就進入了狀態。

司徒夜幾乎在安琪光潔的身子上吻了個遍,正當他再也忍不住,想要進入正題的時候,萬惡的電話鈴響了。

安琪雙手掩著麵,聲音從指縫中隱隱的傳出來。

“快點接電話啊。”

司徒夜皺眉,不想理電話,想要繼續。

“快點啦,萬一是有重要的事情找你呢?”安琪推一推壓在自己身上的司徒夜,蠕動蠕動,讓自己在司徒夜和床之間翻了個身,趴在**,把臉埋進枕頭裏。

司徒夜想要用意念殺死響個不停的手機,卻不想手機執著極了,孜孜不倦的想著。

司徒夜冒火的看了看趴在**的安琪,細白的肩胛骨讓司徒夜咽了口口水,忍不住湊上前吮了一口,嘴唇和皮膚分離的時候,還發出‘啵’的聲響。

安琪抖了抖,粉紅色都蔓延到了脖頸的地方。

“你,去接電話,我,等你……”

說出這種話的安琪,已經是極限了。

司徒夜低低笑了幾聲,這才滿意的從安琪身上爬起來,隻穿了一條內褲,就隨手抓起了手機。

看了一眼來電顯示,司徒夜皺起了眉頭。

“你最好有什麽重要的事。”

電話那邊的人,終於聽到了司徒夜的聲音,幾乎要熱淚盈眶了。

“總裁!您終於接電話了!”

司徒夜的視線還是離不開光**的安琪,聽著電話那邊的聲音,心不在焉的‘嗯’了一句。

電話那邊的人,聽著司徒夜心不在焉的聲音,在心裏歎了口氣,真是皇上不急急死太監。

總裁竟然在公司的緊要關頭突然消失這麽長時間,是太有自信了,還是根本就不在乎呢?

“總裁,您預料的不錯,老家夥行動了。而且,動作比我們料想的要快。”

司徒夜聽了手下的話,深紫色的眼眸,陰鬱的眯了起來。

電話那邊的人繼續說,“公司的股票,被大量收購,靳氏似乎想要抓住總裁失蹤的這段時間,給我們一個措手不及。而且,明天,公司董事會已經決定要召開關於這次危機的會議了。”

聽了手下的話,司徒夜冷笑一聲。

終於忍不住了嗎?

“總裁,我們,接下來該怎麽辦?”

司徒夜思索了一下,看了看已經拉過被單把自己掩好的,好奇的看著自己的安琪。

安琪見司徒夜看自己,就明白,司徒夜現在又要緊的事情要先走了。

“去吧去吧,別太累了。”

安琪很小聲的張嘴,微笑的看著臉色凝重的司徒夜。

司徒夜好半晌才開口。

“召集所有人,一小時後開會。”

電話那邊的人精神矍鑠的開口,“是!總裁!”

掛斷電話,司徒夜又趴在了安琪的身上,大嘴胡亂的親吻著安琪,弄得安琪直笑。

“好了!你快洗個澡,換衣服去公司吧。你這個老板當得,真是任性。你手下的員工,一定快急瘋了。”

“等我回來?嗯?”

司徒夜聲音悶悶的,咬著安琪的耳垂輕輕的拉扯。

安琪呻吟一聲,親了親司徒夜的臉頰,柔柔的笑道,“好,等你。”

司徒夜滿意了,快速的走進浴室,然後把自己打理好,又恢複了精幹冷厲的司徒總裁。

司徒夜打好領帶,回頭看了一眼還窩在**,微笑著看著自己的安琪。

忽然很舍不得離開。

又走到安琪的身邊,一陣纏綿的親吻,司徒夜才被安琪板著臉轟走了。

“司徒總裁,你還有20分鍾哦,還有,路上小心。”

司徒夜深深的看著安琪,抿著嘴點點頭,想說點什麽,可又不知道從何開口,隻能再一次暗啞著嗓音,告訴安琪,“等我回來”。

安琪乖乖的點點頭,卻在心裏悄悄歎息。

真是的,才回來沒多長時間就要走了。

司徒夜終於離開了,安琪圍著被單,從**坐起來,看一眼仍然睡得很香的囡囡。

“不知道他晚上會不會回來吃飯?還是買些菜,準備一下好了。”

安琪喃喃自語,說完就拿起來剛被司徒夜脫掉的衣服,重新穿在了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