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總裁小小妻【完】
字體:16+-

307章

“晨,你看我這樣可以嗎?”

司徒夜扭頭看沐依涵。

快要入冬了,小女人穿了白色的羊毛衫,下搭深灰色的及膝裙,外罩了一件同樣到膝蓋的鵝黃色的呢大衣。卷發散在肩頭,再配上一雙矮跟小短靴,整個人秀麗極了。

“哇,媽咪今天真漂亮!”

努兒絲毫不吝惜對媽咪的讚美,而司徒夜的眸色更深了。

司徒夜走到沐依涵的身邊,攬上她的腰,輕聲的讚美著。

“美極了。”

沐依涵滿意的聽到了父女兩人的讚美,心情也爽朗了一些。

“好了,一切準備就緒,我們走吧!”

沐依涵回房抱了囡囡,然後就和司徒夜還有努兒一起出了家門。

雖然司徒夜說不用,但沐依涵還是買了水果和保養品給司父司母。

終於還是到了。

當司徒夜的車從司徒家別墅的大門開進去的時候,沐依涵還是有一種不敢相信的感覺。

“晨,原來,你真的是有錢人啊。”

司徒夜看一眼沐依涵,把車停在車庫,然後輕輕笑了,捏捏安琪的臉,隻說了一句,“下車吧。”

安琪還是有些愣,呆呆的抱著囡囡下車,看司徒夜從車子的後備箱裏拿出自己買的水果和保養品,突然覺得不想進去了。

她的記憶中,晨和她一樣,都是平凡人家的孩子,所以沐依涵才敢沒有負擔的愛上晨。

可是,晨竟然有這麽好的家庭,那她,是憑什麽得到晨的愛的呢?怪不得晨的父母不喜歡她了,原來,是門不當戶不對。

司徒夜把東西拿出來以後,看到沐依涵臉色不太好的站在他身後,就皺著眉頭摸了摸安琪的額頭。

“怎麽了?”

“晨,我想,你父母可能是不會喜歡我的。”

司徒夜聽了沐依涵的話,心裏一緊。

“怎麽這麽說?”

“晨,如果你和我一樣,我們家庭背景相同的話,我會很有信心讓你的父母喜歡我。可是……”

沐依涵抬頭看看司徒家漂亮的別墅,嘴角泛起無奈的笑。

“可是,這樣的晨,值得更好的女孩子來喜歡,而你的父母,一定也是這樣認為的。所以,我知道,很難讓晨的父母喜歡我了。”

司徒夜聽了沐依涵的話,臉繃得很緊。

沐依涵的話,不讓他覺得可笑,隻讓他更加內疚。

這樣的沐依涵,怎麽可能是攀龍附鳳,貪慕虛榮的人?當時的他,為什麽沒有早點發現?

“哎,不過,晨,既然都已經是現在這種情況,我們在一起了,我還幫你生了孩子,那麽,我們一定是走過了很多艱難的路,才走過來的。我有信心,我們,還有一輩子可以讓爸爸媽媽接受我,你說對嗎?”

沐依涵看司徒夜臉色難看,就歎了口氣微笑著安慰司徒夜。

既然選擇了在一起,就沒有什麽能阻礙她沐衣涵愛身邊的這個男人。就算再困難,她也可以挺過去。

司徒夜看著已經恢複明媚笑容的沐依涵,心裏五味雜陳。

是他,配不上她。

可是,就算配不上,他也要留她在身邊。

“好了,晨,我們進去吧,別讓爸爸媽媽久等。”

司徒夜點點頭,左手拉著一直乖乖站在身邊的努兒,另一隻手,攬上懷抱著囡囡的沐依涵的腰,緩步走進了別墅大門。

開門的傭人,看到了來人,愣了一下,然後趕忙讓一家四口進來。

司父司母,已經坐在沙發上等著了。

司徒夜看一眼努兒,努兒會意般的朝司父甜甜的叫了一聲“爺爺!”,然後邁著小腿跑向司母,叫了一聲“奶奶”。

司父短暫的愣怔,似乎是聽有人叫他‘爺爺’很不習慣。而司母,則接住努兒撲到自己身上的小身體,摟在懷裏,輕輕的拍著努兒的脊背,臉上透著歡喜,嘴裏還念著,“好乖,好乖。”

沐依涵現在也愣住了,然後悄悄的把嘴巴覆在司徒夜的耳邊。

“晨,這真的是爸爸媽媽?你怎麽不告訴我,他們這麽年輕!早知道,我就不買那些老年人吃的保養品了!”

司徒夜聽了沐依涵的話,輕輕的笑了。

“他們不介意的。”

說完,司徒夜就攬著沐依涵的腰,走向司父司母。

“父親,母親,我們回來了。”

司徒夜淡淡的向司父司母打招呼。

司父司母都點了點頭。

“爸,爸好,媽好。”

沐依涵也趕緊跟著司徒夜打招呼。

可是,司父司母卻均一愣,表情尷尬的對視一眼,然後不看沐依涵,點了點頭。

沐依涵的臉色白了白,低下頭,微微有些受傷的抿著嘴。

看來,晨的父母,真的不喜歡自己呢。

司徒夜當然知道小女人在因為自己父母的態度傷心,可是,他沒有立場指責自己的父母,隻能僵硬著表情,陪沐依涵一起站在原地。

“都別站著了,好不容易回一趟家,快坐吧。”

司母看著懷裏的努兒,一直用渴望的眼神看著自己,終於忍不住,開口讓兩人坐下了。

沐依涵聽到司母的話,收拾了一下心情,微笑著看著司母。

“謝謝媽。”

這次,司母的反應沒有那麽大,還微笑著點了點頭。

司徒夜陪著安琪坐在正對著司父的沙發上,幾人一時間陷入了沉默裏。

最後,還是司母先打破了沉默。

司母讓努兒自己坐,然後站起身走到了沐依涵的身旁,從低著頭的沐依涵懷裏接過了囡囡。

“這孩子……”

“哦!媽,這孩子是我撿回來的!不關晨的事,孩子雖然眼睛看不見聽力也不太好,可是,我會用心養的,我,我有能力養的。”

囡囡被司母抱走,讓沐依涵緊張的開口,她有些怕司母因為這個‘撿’來的孩子,而為難司徒夜。

司母聽了沐依涵的話,微微一愣,然後看向司徒夜。

原來,這個姑娘真的什麽都忘記了,真的以為小夜是小晨。

而且,一樣的善良。

司母看到了兒子眼睛裏的懇求,微微歎了口氣。

“嗯,孩子,真可愛。如果,養孩子的時候有什麽不懂的地方,或者有麻煩了,就回來,媽,幫你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