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總裁小小妻【完】
字體:16+-

317章

“哦,還沒,就是忘記告訴你一件事。”李浩天的聲音裏帶著詭異的笑聲。

賈思珍警惕的眯了眯眼睛。

“什麽事?”

“今天晚上吃飯,沐依涵和司徒夜也來哦,你可不要被自己的愧疚給淹沒呀!你晚上不會不來吧?啊?不來的話,以後可沒機會了!哦哈哈哈哈!”

李浩天在賈思珍的磨牙聲中掛斷了電話。

“雲雲!我決定了,今天一定要把500萬給吃回來!”

這話說完還沒有兩秒鍾,賈思珍又撲到了關雲淩的懷裏哼哼唧唧的磨蹭,“雲雲啊,怎麽辦啊,依涵也要去吃飯,我會被愧疚搞得飯也吃不下去的!怎麽辦!怎麽辦啊!”

蹭了半晌,賈思珍可憐兮兮的抬起頭,“要不,咱別去吃了?”

關雲淩歎口氣摸摸賈思珍毛茸茸的腦袋,“寶貝,逃避不能解決問題,該見麵的,總要見麵的,你不是也希望能補償自己的過失嗎?”

聽了關雲淩的話賈思珍想了下,然後像是豁出去一般握緊拳頭放在胸前的位置。

“好!那咱就去!”

“你們,晚上要出去吃飯啊?”

狐狸威爾的聲音突然出現,還帶著小小的奸詐。

賈思珍點點頭,還補充了一句,“用你的錢請客。”

威爾瞪了賈思珍一眼,然後笑眯眯的朝關雲淩放電。

“關,帶上我怎麽樣?”

“死狐狸不許放電!”

威爾沒有理賈思珍,繼續對關雲淩說。

“關,你忍心讓我一個客人獨守空房嗎?再說,我被敲竹杠了,還不許我去吃一頓飯嗎?你說對不對?”

“我的雲雲就忍心你獨守空房,絕對不會帶你去的!”

“死女人你再多說一句我今後就賴定你的男人了,連你們睡覺的時候我也要趴在一邊看著!”

“……”

“算你狠,雲雲,帶他去!”

威爾滿意的笑了,眼睛裏露出陰險的神情。

看關雲淩和賈思珍兩個人對沐依涵的反應,他們似乎做了什麽對不起她的事,這讓他相當的好奇。還有那個李浩天,竟然敢挑釁他羅伯特威爾,哼,總得付出點代價吧?他倒要看看,今晚的菜色,合不合他的胃口!

……

深秋的夜晚,已經來的很早了。夜晚的都市,在霓虹燈中閃爍著,讓人有一種迷亂的感覺,可是,人們喜歡這種迷亂,喜歡這種恣意的放縱,也隻有在這樣的夜色下,人才能夠釋放真正的自我,不用帶著白天的虛假麵具過活。

李浩天覺得現在的氣氛實在詭異。

賈思珍覺得自己有點消化不良。

藍染覺得現在每個人臉上的表情都很有趣。

而沐依涵覺得,這樣吃飯,真的太累了。

偌大的圓形餐桌,水晶轉台上擺著一道道精美的菜肴。

菜是賈思珍點的,不,應該說是賈思珍吩咐的。

賈思珍隻說了一句話,不要最好,隻要最貴,然後,服務生就滿臉微笑的給這一桌子非富即貴的人,上了這麽一桌子菜。

可是現在,沒有一個人願意動筷子。

也沒有人知道,為什麽會變成現在這個氣氛。

請客李浩天坐在主位上坐立不安,右邊坐著不動聲色的冷晴,眼觀鼻鼻觀心,看也不看焦慮的李浩天。

李浩天的左邊,坐著藍染,饒有興致的研究著每個人的表情,同樣不理會李浩天的求助。

冷晴的旁邊,坐著沐依涵,不時的看一眼司徒夜,然後又看看其他的自己認識的,不認識的人,心裏滿滿的都是怪異的感覺。

而司徒夜,的目光,一直都停留在沐依涵的身上,就算看到威爾在自己身邊落座的時候,也隻是微微的訝異,然後點頭示意,算打招呼後,

就沒有再看過他。

而威爾,其實很享受現在的這種感覺,不時幸災樂禍的看一眼坐立難安的李浩天,腹誹著,用我的錢請客,哼,就是得讓你不好過!而且司徒夜,真的就是自己認識的那個司徒夜,司徒夜也的確異常關心沐依涵。那沐依涵口中的司徒晨到底又是怎麽回事?

威爾的身邊坐著賈思珍,除了點菜的時候說的那句讓在場的人都冒黑線的話以後,一反常態的沒有再說過一句話,而且目光一直不敢瞟向沐依涵,隻是緊張的揪著身邊關雲淩的衣角。

而關雲淩,也隻能無奈的抓著賈思珍的手安撫著賈思珍。

在場的,最無辜的,可能就是段敬然三個小炮灰了。

在場的幾位大人氣場太強大,桌子上的菜,又太過誘人,以至於他們也和他們老大一樣坐立難安。

總之,如果誰出門前能看一下黃曆,黃曆上一定寫著,今日不宜宴會。

敲門聲打破了一室寂靜。

“請問顧客需要酒水嗎?”

笑容甜美的服務員推開門向一桌人欠身,

“好啊,聽說中國的白酒很不錯,很想嚐試一下,就要酒店推薦的好了。女士應該不宜喝白酒,請給幾位女士一瓶87年的拉斐。先這樣,謝謝。”

金發碧眼,紳士極了的威爾,讓女服務員羞紅了臉。然後就欠身關門離開了。

“李先生,不介意威爾自作主張點了白酒吧?”

威爾優雅的笑著,李浩天此刻萬分感激威爾,總算有一個說話的人了!

“不介意,不介意!本來威爾伯爵就是客人,我們略盡地主之誼也是應該的,威爾伯爵想要嚐試一下中國的白酒,我們當然奉陪。”

威爾笑著點頭致謝,卻在心裏罵李浩天。

哼,知道我是客人還敢敲我的竹杠?白酒?白酒算什麽,他威爾什麽酒沒有喝過?點白酒的目的就是要灌醉你,看看你醉成爛泥以後,還能不能那麽囂張!

威爾的這點小心思,自然隻有關雲淩和賈思珍稍微知道一些,關雲淩是無奈,而賈思珍,就完全是看好戲了。

沒過多長時間,捧著托盤的小姐就敲門進來了,放下酒水,含羞帶怯的看了一眼威爾,在威爾多情的微笑中離開了。

威爾看了一眼桌子上的酒水,嗬嗬,酒是好東西啊,就讓他看看今天能從這些酒中,探聽到多少有趣的事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