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總裁小小妻【完】
字體:16+-

389章

對於左一冥,沐依涵心裏是有愧疚的。

當初,左一冥為了她,差點喪命,後來又因為她‘編造’出來的故事,傷心之下,再也沒有出現。

沐依涵當初以為,他們此生是再沒有見麵的機會的了,沒想到,終究還是見麵了。

沐依涵推開左一冥,眼神複雜極了。

“一冥,你……怎麽也來了?”

“安琪兒!我怎麽能不來?!當初為什麽要騙我!為什麽要對我說那些話!你以為你的欺騙是對我好嗎?你知道那一年我是怎麽過來的嗎?安琪兒,我說過,隻要你過的好,我就永遠從你的生命力消失。可是,現在的你,我怎麽能放心?!”

左一冥激動的抓著沐依涵的肩膀,多年來壓抑在心裏的話,終於吼出來了。

“對不起,一冥……對不起。可是,我不能再拖累你,而且,你看,我現在不是過的很好嗎?生活很平靜,我的孩子很懂事……”

“安琪兒,跟我走吧!讓我來照顧你們母子三人!我願意……”

“好了!左堂主,你不要發瘋了!這裏哪裏輪的上你來照顧甜心?我們這些人是吃幹飯的嗎?”

威爾打斷左一冥不理智的話,鄙視的看著這個比他們都小的男人。

“威爾伯爵!你不要以為我左一冥不敢動你!你最好給我放小心一些!”

“誒呀?!我不小心你又能把我怎麽樣?左一冥,英國是我的地盤,中國,我呆的時間也比你這個假中國人呆的時間長,你這個小屁孩兒,還能吃了我不成?”

威爾覺得自己在李浩天身上受的氣可以在左一冥身上找回來,所以就放開了,毫不留情的,像潑婦罵街一樣雙手環胸看著左一冥。

左一冥氣的頭發都要豎起來了。

在英國他就受不了威爾的這張嘴,他本就不善言辭,這下更不知道怎麽會醉了。

被威爾這麽一鬧,剛才左一冥逼沐依涵跟他離開的尷尬也稍稍化解了。

冷晴和藍染都探究的看著左一冥,心裏大致明白,這又是一個喜歡依涵的倒黴男人,就同情的看了看他。

注定沒有結果的愛戀,遲早要傷心結局,希望他早日看開的好啊。

而李浩天,則饒有興致的看被威爾氣的要冒煙的左一冥。

這就是資料裏說的,總部在泰國,世界各地有不下十個分舵的,左龍堂堂主左一冥?

他見到依涵的時候,是十八歲,對沐依涵一見鍾情,沐依涵失憶的三年的時光裏,不顧所有人反對,不但照顧懷孕失憶的沐依涵,還一心要娶她。

李浩天看左一冥資料的時候,還以為這個左一冥是個多麽成熟穩重,至少和死人臉差不多性格的人。沒想到,這麽像爆竹,一點就爆啊!看來,他沒什麽殺傷力了。

正當左一冥和威爾吵鬧不休的時候,方舟也回來了。

努兒看著呆愣在門口的師傅,突然歎了口氣。

人多是很熱鬧啦,隻不過,太熱鬧也會是麻煩的。現在院子裏的四個男人,就有三個喜歡自己媽咪,也不知道該說媽咪魅力大呢,還是說媽咪欠了他們的桃花債。

可憐的媽咪,你就自求多福吧……

“努兒,家裏有客人,怎麽不叫師父回來?媽咪腳受傷了,不能招待客人,這樣多失禮。”

方舟隻呆愣了一瞬間,立刻就平靜下來。

看來,這些就是木頭擔心的,不願意見的人了。

其中還有……

“方?!竟然真的是你!你這個混蛋!你竟然把依涵藏起來三年!枉我那麽信任你,你竟然騙我你不知道依涵的下落!我今天非要打死你!”

威爾看到方舟,小宇宙全麵爆發了。

隻不過,一向崇尚優雅,討厭暴力的伯爵大人,根本就沒有什麽實戰經驗,方舟一個閃身,長臂一攬,就把威爾的腦袋夾在了自己的腰側。

“羅伯特·威爾,你發什麽瘋。我藏起她又怎麽樣,還不是她自己願意的?當初要不是你求我幫忙,我還不去管這破事呢。”

方舟冷冷淡淡的開口,邊說,邊夾著哇哇大叫著的威爾向沐依涵走去。

“方舟你這個混蛋!放開本伯爵!”

方舟不為所動,甚至把威爾嘞得更緊了。

“你還是一樣吵,越來越像個女人了。”

“你說什麽?!有本事你放開大爺!大爺跟你單挑!”

威爾的挑釁,隻換來方舟的一聲嘲笑。

走到沐依涵身邊,方舟把手裏提著的保溫桶遞給沐依涵。

“呐,袁小姐找到我公司,非要我帶給你的骨頭湯。那個女人真是煩死人了,動不動就哭。”

方舟見沐依涵接了保溫桶,然後就夾著威爾熟門熟路的進屋找椅子。發現屋裏的椅子都被搬出來了,又看了一眼威爾剛坐過的,現在空著的椅子,相當自然的走了過去。

穩穩的坐下,方舟冷淡的看著狼狽的整理衣服的威爾,又看看同樣站著的左一冥,“別客氣,隨便坐。”

威爾和左一冥的臉色同樣的難看,坐?往哪裏做!

努兒看著這樣的情況,立刻跑進自己的房間,搬出了兩張小板凳。

“那個,威爾叔叔,爹地……你們坐這個吧?”

兩個超過180的大男人,要坐這個不到30公分的小板凳?!!他們寧願站著!

受到拒絕的努兒撇了撇嘴,然後把小板凳放在媽咪的身旁,叫了小念,姐弟兩人坐在了沐依涵的身旁。

方舟也不顧兀自生悶氣的威爾和左一冥,環視坐著的人,同樣,李浩天他們,也在大量這個把自己放在一家之主位置上的男人。

“你們,就是木頭朝思暮想,又不敢見麵的朋友們吧。”

方舟冷淡的聲音,讓李浩天想起了司徒夜,不禁又看了沐依涵一眼。

沐依涵現在也很混亂,這樣的情況,她也不知道該怎麽應付了。

“方舟?方先生,就是你把依涵藏了三年?你好手段啊。”

冷晴考量的看著方舟,似乎在盤算方舟的殺傷力有多大。

方舟淡淡的看一眼冷晴,“客氣,小把戲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