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總裁小小妻【完】
字體:16+-

445章

夏詩晴嘴上說著,可是心裏卻因為那個男人的出現,微微的泛起了甜蜜。

吳擎,我該說,你是我心裏甜蜜的憂傷嗎?

……

威爾和左一冥,開著司徒夜的車,回了沐依涵的住處。

威爾開著車,左一冥坐副駕駛。

左一冥陰沉著臉,看著窗外的風景,坐在司徒夜的車裏,讓他著實難受了一會兒。

“放棄吧,左一冥。”

開著車的威爾突然開口,左一冥先是一愣,隨後陰沉的垂下眼簾,繼續默不作聲。

“看到這樣的沐依涵和司徒夜,你覺得你還有插足的餘地嗎?”

左一冥攥緊了拳頭,終於忍不住開口,“跟司徒夜在一起,依我的安琪兒會不斷的處於傷心之中,他不能給我的安琪兒幸福!”

左一冥近似瘋狂的語氣,讓威爾歎了口氣。

“別自欺欺人了,左一冥。你難道看不出來,隻有司徒夜才是最適合依涵的嗎?即便依涵和司徒夜在一起會傷心,但是,誰說那就不是幸福?”

左一冥又沉默了。自欺欺人?他覺得隻有自己才能給安琪兒幸福有什麽錯!而且,司徒夜那種有前科的人,難保不會再讓安琪兒處於痛苦之中!他怎麽能忍受?!

“左一冥,我也喜歡過依涵,我知道依涵的確很吸引人。而我,就是被遺憾身上的那種莫名的堅韌所吸引的。那個時候,當我知道了依涵的故事,當我看著依涵仍然笑的幹淨清澈,完全沒有被現實汙染的樣子,真的很心動,我也想過,如果司徒夜不能給依涵幸福,那就由我來給。”

威爾說到這兒,忽然想起了八年前遇見木茵晗的那個夏天,還不知情為何物的年輕的威爾伯爵,第一次對一個名叫lisa的,笑的真誠燦爛的中國女孩兒動了心,也曾經想過要給這個女人幸福。隻可惜……錯過了,而且一錯就是八年。

“可是左一冥,每當我看到依涵看著司徒夜的眼神,每當我看著依涵因為司徒夜而失控,渾身上下的堅強,因為一個司徒夜而崩潰殆盡的時候,我就會覺得,這輩子,我都不可能擁有沐依涵這個女人。”

“所以,我放棄了。而且我發現,跟依涵做朋友,是一件比做她的情人更讓人舒服的事情。而且,放棄了這朵有主的花,你就可以放眼更多的花叢,相信,總有一朵你真正的安琪兒出現的。”

說到這裏,威爾也停下了車。

左一冥看著自己住了一個多月的這個小院子,心裏突然湧上了一陣迷茫。真的是威爾說的那樣?沐依涵,真的從來就不屬於自己?

推門下車,左一冥和威爾一起走進了裝著暗紅色大門的小院子。木茵晗聽見動靜立刻便跑了出來。

“怎麽樣?死人臉帥哥怎麽樣了?”

木茵晗先是莫名其妙的看了一眼低著頭陰沉著臉回房間的左一冥,然後有點緊張的看著威爾。

威爾看著眼前瘋瘋癲癲的女人,因為燙了爆炸頭而顯得更加嬌小的臉蛋,無奈的歎口氣。

“我真的很討厭你的爆炸頭,什麽時候燙回來吧。我很想念那個時候長直發,梳馬尾的你。”

威爾沒有回答木茵晗的問題,隻是用碧藍的眸子認真的看著木茵晗。

這樣的威爾,讓木茵晗很不自然,心說這個金毛狗是怎麽回事,怎麽一見麵就說這個?

“誰,誰跟你說這個了?!我問你死人臉帥哥怎麽樣了!”

木茵晗不滿的看了威爾一眼,然後竟然在威爾的視線下,微微有些臉紅。

這個時候,威爾發現了一個問題,於是就若有所思的開口。

“這麽長時間了,我都沒有問過你。為什麽一個月前我見到你的時候,你會和司徒夜在一起?而且看樣子,你還和他還很熟?”

木茵晗詫異的看了威爾一眼,怎麽突然想起來問這個問題?這個男人慢了不止一拍吧?

威爾越想越不對勁,想想那個時候的情景,這個女人和司徒夜貼的竟然那麽近……難道這個女人曾經想釣司徒夜?!

想到這個可能的威爾,怒火從心口燒到了頭頂。有一瞬間,木茵晗覺得威爾的金發似乎變成了火紅色,還冒著黑煙。

“說!你是不是曾經對司徒夜那個男人有什麽企圖?!如果我沒有出現的話,你是不是打算讓木小寶叫司徒夜爸爸?!”

威爾的怒火讓木茵晗很無辜,她什麽時候說過這些來的?司徒夜?雖然他是績優股,但是根本就不是她的菜!而且她完全沒有勾搭有婦之夫的癖好啊!

等等!這個金毛狗……他是不是在吃醋?

這個想法讓木茵晗莫名的心情大好,扭著腰仰著臉對威爾做鬼臉。

“對啊對啊!死人臉帥哥明明就是一支績優股,臉蛋讚,身材讚,富有程度五顆星,魅力指數十分完美!要是能讓他給小木頭當爸爸……唔……”

話還沒說完的木茵晗就被眼前突然放大的俊臉堵住了嘴唇,當然,用的是他的唇。

木茵晗有點發傻。一個月來,隻會對她冷嘲熱諷,讓她以為他隻是單純來強孩子的威爾,竟然吻了自己?!

而威爾這是在吻上木茵晗的那一秒,就把心頭的怒氣跑拋到腦後了。這個女人,和八年前一樣的甜美。

逐漸深入的吻,讓兩個人根本就沒有注意到,‘隔牆有眼’,而且還是六隻天真爛漫的,圓溜溜的眼睛。

小念在最下麵,努兒次之,小木頭在最上麵,一致瞪大了圓眼睛,呆呆的看著正在上演‘限、製、級’鏡頭的威爾和木茵晗。

“姐姐,威爾叔叔和爆炸頭阿姨在幹什麽啊?”

小念還小,看不太懂就仰起來問努兒。

努兒臉紅,就一把捂上了小念的眼睛,說了一句,“小孩子不許看!”

隨後,努兒的眼睛就被站在身後的小木頭捂上了,小木頭還用另一隻手捂上了自己的眼睛,說了一句“少兒不宜。”小木頭說完,覺得自己的臉頰已經快要著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