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總裁小小妻【完】
字體:16+-

475章

見司徒夜不說話,沐依涵好奇的湊近了電腦,剛想問司徒夜怎麽不說話,就發現司徒夜的眼睛裏已經快要冒火了,於是沐依涵訕笑兩聲,左顧右盼的開始找其他話題。

開玩笑,萬一司徒夜像上回一樣,因為自己隨口的挑逗,就不顧一切的飛過來,還害得她第二天早上上不了課,那她可就欲哭無淚了。

“對了!夜,我想跟你說一件事。”

看著沐依涵突然變得嚴肅起來的臉,司徒夜也收起了眼睛裏的火焰。

“什麽事?”

“我……一直沒有跟你說,我在這兒遇見了一個熟人。”

沐依涵微微有些緊張,炎成俊,畢竟屬於她和司徒夜之間的很不好的回憶,所以突然提起炎成俊,沐依涵還是覺得有些尷尬。

“熟人?”司徒夜皺眉,她能在荷蘭遇見什麽熟人?

“嗯,就是……炎成俊……”沐依涵輕聲開口,有些緊張的看了看司徒夜的臉色。

司徒夜想了想,炎成俊?就是那個當年被他一槍打在大腿上的小明星?後來被女人托聶之楓送走了,原來是到了荷蘭。

突然,司徒夜像是想到了什麽,眯著眼睛看沐依涵。

“他對你怎麽樣了?”

會不會因為想要報複他而做出傷害小女人的事情?想到這個可能的司徒夜,心被緊緊的揪了起來。

沐依涵抿了抿唇,“他沒有對我怎麽樣,你當年那一槍,並沒有打中他的……那裏。而且他現在喜歡上了一個荷蘭的男人,叫克萊奧。”

聽沐依涵說炎成俊並沒有對她做什麽,司徒夜才放下心來,然後又聽到沐依涵說炎成俊喜歡上一個男人,就明顯厭惡的撇了撇嘴,還嘟囔了一句,“算他識相,還敢喜歡女人,下回就真的讓他斷子絕孫。”

從司徒夜的話裏聽出來些東西的沐依涵,好奇的開口,“你是故意打偏的吧?以你的槍法,會打偏嗎?”

司徒夜冷哼一聲,他司徒夜怎麽可能失手?

“要不是看你當時的表情像是像是要崩潰了,我怎麽可能一時心軟,還給他一條活路。”

司徒夜的話,讓沐依涵微微的有些動容。知道的越多,沐依涵對司徒夜的愛就越深。本來根深蒂固了的,司徒夜是個冷些無情的男人,可是現在……她卻覺得司徒夜溫暖極了。

過去的傷痛,並不能夠完全抹去,但是有了痛苦的對比,現在的幸福,則更讓沐依涵珍惜。

沐依涵輕輕的笑了,看著電腦屏幕裏的,司徒夜變得柔和起來的臉,沐依涵想要大聲的告訴他,司徒夜,我愛你。可是,哪裏需要說呢?相信司徒夜的心裏也明白。他們的愛,不需要大聲表白,隻要用未來的日子來證明就好了。

“夜,我還有一個消息,你想不想聽,我也不知道算是好消息還是壞消息。”

沐依涵收拾好心情,再度開口。

司徒夜皺眉,向後靠了靠表示自己願意聽下去。

“今天我和炎成俊見麵了,他告訴我,靳晶晶懷的孩子,是他的。”

沐依涵說完,就見司徒夜挑起了眉。

“哦?他什麽意思,想要把軟軟要回去?因為他喜歡男人,所以想要把孩子接回去,來補償以後不能生養的遺憾?”

聽司徒夜有點不滿的語氣,沐依涵就知道司徒夜是舍不得軟軟的。畢竟,軟軟在他身邊生活了三年,他又是軟軟最依戀的人,當然不能輕易的割舍。

“夜,不是這樣的,他隻是想我確定是不是有這個孩子的存在,如果有,他是打算負責的。”

“哼,負責?三年後才想起來負責?他可真有心。”

聽著司徒夜夾槍帶棒的話,沐依涵不禁感到好笑。

“夜,別這樣,成俊其實也很難受。同人,再加上根本就沒有照顧孩子的經驗,能下定決心照顧軟軟已經很不容易了。”

“所以呢?你已經答應了他,讓他把軟軟接走?!”

司徒夜皺著眉看沐依涵,仿佛沐依涵隻要說是,他就能從電腦裏伸出手來,把沐依涵抓過去打一頓屁股。

“當然沒有,我隻是告訴他,養育軟軟要經曆的困難,讓他把一切有阻礙的因素都解決了,然後再來談撫養軟軟的事情。”

司徒夜這才滿意了一些,想了想,又開口,“如果他的實際情況不能說服我,我是不會把軟軟給他養的。”

沐依涵微笑著點頭,“嗯,不但你不會,我也不會的。”

看,她的男人多可愛?

沐依涵的課程還在繼續,每天各種語言,形體的課程,讓她突然覺得有點空虛。

明白了做主持人需要做的工作,知道了做公眾人物需要注意的事項,沐依涵突然很惶恐。

如果她真的站在了電視熒幕前,一旦被人知道了她的過去,她和司徒夜的關係,那麽,可以預見的蜂擁而來的負麵報道,一定會鋪天蓋地。

到時候,她渴望的,和司徒夜在一起的平淡生活,一定就會被打破。

想到這些,沐依涵突然對自己的這個‘夢想’升起了疑惑。

她是喜歡得到大家肯定的感覺,但是她想出現在鏡頭前麵的絕大部分原因,卻是因為,她也想要成功,也想要用一個拿得出手的身份,堂堂正正的站在司徒夜的身邊。

可是,這樣真的對嗎?

萬一真的有事情曝光的那一天,即便她和司徒夜彼此相愛,卻擋不住悠悠眾口。

當三人成虎的時候,她和司徒又該怎樣平息風波?

她相信司徒夜的能力,相信你司徒夜一定可以把他們的事情壓下來,但是,那不是太委屈他了嗎?明

明他們正大光明的相愛,卻要為了已經過去的過往而傷透腦筋。

想到這裏,沐依涵突然發覺,她能想到的問題,司徒夜也肯定早就已經想到了。

也許不止她想到的這些,甚至更深層的,可能帶給整個司徒企業的影響,司徒夜也要操心!

可是,司徒夜卻什麽也沒有說。

他隻說,隻要她想,他就給她翅膀,任她翱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