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總裁小小妻【完】
字體:16+-

司徒晨日記【相忘於江湖】

在沒有遇到丫頭之前,我從來都不知道,原來一個人可以這麽的愛一個人,愛的如此刻骨銘心。

也正是因為愛她,在檢查出‘患病’時,我編織了一個謊言,同時因為這個謊言,使我們背道而馳,更讓我失去了愛她的資格。

可和她在一起的點點滴滴也許她會忘記,但卻仍是我這輩子都難以忘記的珍貴回憶。

我記得和她相遇是一個下著細雨的金秋,因為不喜歡上流社會的交際,所以我讓司機老徐把車停下,獨自一個人撐著傘走在路邊。

梧桐樹的葉子紛飛,伴著細雨有種凋零的美,總能不經意間使人惆悵幾分。

我心不在焉的低頭走著,想著近來所發生的事情,突然感覺一個外力將我猝及不防的撞倒,隨後我聽見了對麵的跌倒聲。

傘被秋風吹走的瞬間,我看見了跌倒聲音的主人。

隻見她一身寬大的校服穿在嬌小的身材上,烏黑的長發乖巧地垂在腦後。

明豔的五官因摔地疼痛,而微微皺在一起,纖長地睫毛如碟翼般不時懊悔地眨動,櫻紅地小嘴糾結地抿在一起,一直嘀嘀咕咕地說著什麽。

終於在我的細聽之間聽清她所說的話,她說,“怎麽這麽笨啊,騎車居然也會撞到人,難道這就是莫瑩所說的今天出門不宜?天呢,真是個大笨蛋。”

那一瞬間,我就覺得她非常可愛,像一束晨曦地陽光驅趕走了秋的憂傷氣息。

他起身走到她近前,唇角不禁含著笑意地說,“丫頭,你還好嗎?”

她抬起神情帶有歉意地臉看向我,我這才看清她的眼睛。

她是一個純血的中國女孩,那雙像黑瑪瑙般地瞳孔仿佛凝聚了天地精華般的動人,又如不染凡事的仙女透著懵懂與天真。

‘咚——’

我的手下意識地捂住心髒的位置,這顆向來平靜的心從沒跳的如此劇烈過,好像要跳出心髒的位置,聲音大的好像全世界人都會聽見。

我緊張地吞了吞口水,生怕被她發現我的窘境,問,“地上涼,不起來嗎?”

“起來起來。”她回過神來一連應了兩聲,好似很意外我不怪她撞倒我,反而這麽友善。

當她纖細地手搭在我的手心時,我感覺到來自她手的涼意。

我稍微握緊了下她的手,想把我的溫暖傳遞給她。

“先生,你已經握住我的手兩三分鍾了,是不是可以放手了呢?”她的聲音頗為不悅地說道,眼睛裏對我有不滿的神情,甚至我讀出了‘色狼’兩個字。

我倏然回過神來,忙放開了她的手,感覺臉頰微微發燙,心跳也更加加速。

“對於撞倒你的事情,我很抱歉,但責任也不能全怪我,是你走路不看路的。不過既然現在你和我都沒什麽事,那我就先走了。”她清脆的聲音說完,就推起腳踏車前行。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