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寫一生
字體:16+-

第四十章 兩塊錢不用找了,當小費

***求收藏***辦了件大案子,藍倩的心情好的要命,可是她老爸的一個電話,又讓她的好心情跌落到了穀底,無力的往椅背上一靠,心裏總有股說不出來的情緒在蔓延……

想到了卓南,看了看時間現在快九點了,不知道這家夥在搞什麽……拿起手邊的電話撥了過去,接電話的自然是王立如,“嗬嗬,是藍警官啊,卓南在,我去叫她,你稍等一會啊……”

南哥剛洗完澡,正坐在客廳的桌子上寫著什麽東西,可以肯定的不是作業……

“南南,藍警官的電話,快過來接……”王立如下了床走到門口喊了一聲。

“哦,好的,我這就來。”說著,卓南放下了筆站起身來走向王立如的臥室。

知道是藍倩打來的電話,王立如還朝卓南做了個鬼臉,小聲的說:“南南,可要抓住機會哦……”

“媽……你又瞎說……”卓南被王立如逗的有些不好意思,埋怨了一句。

“喂,是我,藍姐姐這麽晚找我,有什麽事啊?”卓南笑著對電話說道。

王立如見卓南拿起電話和藍倩聊了起來,便主動的出了臥室走到了客廳裏,生怕自己在邊上會影響卓南說話,走到桌子邊上,拿起了卓南剛才寫的東西,普通的信紙上密密麻麻的已經寫滿了,有英文有數字還有很多看不懂的符號……王立如不懂這些,心裏奇怪卓南沒事寫這玩意幹什麽?

王立如還在奇怪的時候,卓南已經掛斷電話出來了,“媽,我出去一下,藍倩找我有點事……”

“那麽晚了,還要出去啊。”顯然王立如很擔心卓南的安全。

“沒事的,她找我應該有重要的事情吧,一會就回來。”卓南安慰著說道。

“那你小心點……對了,拿點錢給你,晚上你倆出去,找個咖啡館坐坐,別到那些小花園裏去,那裏晚上搶劫的多……”王立如一本正經的說著。

可是南哥他是滿頭黑線……去小花園幹什麽,又不打野戰的……

想了想自己身上的確沒錢了,下午分錢的時候,他自己那兩萬沒要,直接給了龍坤,現在感覺後悔了,還要從媽媽那裏拿錢,真是丟人,丟大發了……

卓南收拾了一翻,從抽屜裏拿出了那張軟盤,想了想,最終還是決定帶上它,打了個車來到了事先和藍倩約好咖啡館,此時美女姐姐已經坐在那裏了,正好是個靠窗的位子,一個人托著腮好像在想些什麽,幽暗的燈光下,一雙動人的眸子輕輕的閃爍著,看她的樣子有心事啊……卓南站在窗外欣賞了一會才邁步進去。

直到卓南走到她的身邊,藍倩好像都沒有從她的思緒裏出來,卓南揚手在她眼前擺了兩下,藍倩才回過神來:“你來了……坐吧,喝點什麽?服務生……”

沒有看飲品單,直接點了一杯咖啡,服務生走後,卓南笑著說道:“姐姐看起來情緒不高啊,這麽晚叫我出來不會是讓我來欣賞美女**的吧……”

藍倩微微一笑:“貧嘴……”她自己也很奇怪,不開心的時候會找卓南出來,看見他之後,就會發現自己的心情好了很多,心道:“我該不會愛上這個小孩了吧……”這個想法蹦出來的時候,把她自己嚇了一跳,做賊心虛的端起了杯子喝了一口。

卓南本想用大腦探一下她在想什麽,可是覺得這樣對自己的朋友不太好,最終還是放棄了,笑著問道:“姐,是不是有心事,說出來聽聽。”

“我今天去你學校找你了……”藍倩緩緩的開口。

“哦……我一天都沒到學校去。”卓南隨意的說著。

“你一個學生,整天不在學校,你幹嘛去了?”藍倩眼晴死死手盯住卓南,嚴厲的問道。

卓南無所謂的說:“我出去玩了……”

“玩?”藍倩心裏一陣氣結:“我見到你那個小女朋友了,蠻可愛的……”

卓南一愣,脫口而出“你不會是吃醋了吧……”

“誰吃你醋啊,狗嘴吐不出象牙……說,今天都幹嘛去了,給我老實交待……”藍倩好像心思被揭破一樣,連忙轉移話題。

見藍倩這麽一副表情,卓南更加肯定了,這丫頭吃醋了,心道:“我不會那麽有魅力吧……”

“沒幹什麽,就是瞎玩,反正老師也說我中考百分百沒問題,所以就出去散散心,放鬆放鬆……”見卓南說的很輕鬆的樣子,藍倩心裏就來氣:“我問你,中午是不是你給我打電話的?”

卓南裝傻:“什麽電話?”

“你真不知道?”藍倩疑惑的問道,他可不相信卓南的鬼話,包括昨天晚上的事情,她都必須得問清楚。

此時正好服務生送咖啡過來,藍倩才閉口不談,等服務生離開之後,卓南這小子又在那裏很專心的調著咖啡……

“卓南,昨天晚上是怎麽回事,我怎麽會在出租車裏?”藍倩急忙問道。

卓南手上一整套工序做完,不緊不慢的端起咖啡淺嚐了一口,“味道不錯……”

“我問你話呢,說完再喝……”藍倩更顯的焦急,急性子的女人真可怕,不知道卓南要是再品一口她會不會把桌子掀嘍……

放下杯子,卓南眼晴盯著藍倩,身子往後一靠,一本正經的問道:“藍正豪是不是你父親?”

無論從氣勢上動作上,說話的語氣上,藍倩都感覺到眼前的這個卓南和平時不一樣,藍倩微微色變,“你調查我?”

卓南坐直了身子搖了搖頭:“沒必要調查你,我隻是猜測……藍正豪是政法委書記,而你又是警察,藍正豪今年四十五歲,兒女正好也應該是你這個年齡。”

“你想怎麽樣?”藍倩的這句話算是回答了卓南問題。

“姐姐,別激動……我不想怎麽樣。”說著從口袋裏掏出了一張軟盤……推到了藍倩的麵前:“你中午抓的那個胖子是不是有很多軟盤?”

“你還說不是你打的電話……你到底想幹嘛?”藍倩發火了,說話的語氣開始嚴厲了起來。

卓南沒有答理正處在暴走邊緣的藍倩,而是接著說道:“那個胖子最想要的就是這張……不過我想請你把它交給你的父親,他會很喜歡的……”

“卓南,我越來越看不透你了。”藍倩瞪著他冷冷的說道,就連稱呼也變了,不再親切的叫他弟弟。

“姐姐,我可以保證不會害你,不會害你父親,隻是現在我不能跟你解釋什麽,你需要做的就是相信我,等時機成熟了,我自然會向你解釋……”卓南拉住了藍倩的手,認真的說道。

“放開我……如果你不說清楚,我是不會把它交給我父親的……”藍倩想要抽回自己的手,但是卓南拉的很用勁,試了兩下沒能成功,便任由他拉著了。

卓南鬆開了手,再次靠到了沙發上,整上動作和姿勢在藍倩眼裏活脫脫的就是一個江湖老大……

“姐姐,如果你相信我,就請你把它交給你父親,隻會有好處,不會有壞處,如果你不相信我,現在就可以毀掉它,但是這意味著國家上千萬的公款被人中飽私囊。”卓南的這個話說的算是比較嚴重的,上千萬是個什麽樣的概念藍倩並不清楚,但是聽卓南的語氣,很顯然這非常重要。

卓南也是不得已而為之,這張軟盤要是匿名投送出去,不一定能引起市裏的注意,說不定轉了一圈還是回到了王正國的手裏,隻有交給藍倩他才最放心……

“好,我就相信你一次,明天我就把它交給我父親……但是現在你必須給我解釋一下昨晚,包括中午發生的事情,是不是都與你有關……”藍倩死死的盯著卓南,一副你不老實交待,就別想走出去的表情。

有句話怎麽說來著:“坦白從寬,牢底坐穿,抗拒從嚴,回家過年。”

“姐姐,我現在真的解釋不了,不過我可以像你保證我是不會害人的,更加不會害你和你父親的……”卓南又回到了可愛小孩子的這一麵。某服裝品牌的廣告詞:“男人需要很多麵……”

藍倩在心裏輕聲的問自己,到底哪一麵才是真的?“我憑什麽相信你,就憑你幾句空話嗎?”藍倩怒目圓瞪直視卓南。

卓南自知沒有辦法說服藍倩,那就不用再說服她了,用不了多久,她自然會明白……

眼見的美女死死的盯住自己,卓南反而迎上了她的目光回敬了過去,在燈光下欣賞著這位性格美女,突然間卓南站起身子,上半身越過兩人中間的桌子,在藍倩毫無任何反應的情況,雙唇死死的貼到了藍倩的嘴唇上,隻是一瞬間的驚慌,藍倩就反應過來了……“啪”的一聲脆響,將周圍客人的目光全都吸引了過來……

“卓南,你太過分了。”說完拿起手邊的包,氣鼓鼓的奪門而去……

眾人看到這個場景,僅僅是付之一笑,小夥子求愛不成被打了……太正常不過了……卓南訕訕的摸了摸隱隱作痛的左臉,微笑著坐回了沙發上,心裏想著剛才吻上去的那一下……很甜的感覺……

服務生這個龍套出場的時間非常重要,通常都是男的被打,或被潑水之後,走過來先報以微笑,然後問道:“先生,請問有什麽可以幫您的?”或者是“先生,這是您的帳單。”

“先生,這是你的帳單。”隨著服務生而來的不僅是他職業性的微笑,還有那張手寫的帳單……

卓南過來一看:“我*操,128啊,媽*的,不就是喝了兩杯咖啡嗎?”很快卓南意識到,自己在這樣“高級”的場合丟人了……

在服務生那既友好又鄙夷的眼神中,卓南掏了130塊錢出來,臨了還說了一句:“兩塊錢不用找了,當小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