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寫一生
字體:16+-

第六十一章 康熙年間的寶貝……

***求收藏***1998年6月11號,F國世界杯正式開幕,而在此前一天,卓南通過互聯網登陸Y國的WilliamHill博彩公司進行了投注,按當時的匯率,除去手續費,四百萬人民幣隻換得了三十四萬英鎊,不過這也算是一個天文數字了,卓南分別購買了小組賽西班牙對陣尼日利亞的那場比賽,要知道98年時的西班牙可不像12年後那樣橫掃世界……,四分之一決賽的德國對陣克羅地亞,那場球也讓全世界德迷心痛不己……以及決賽的進球數……搞定這一切之後,如果曆史沒有發生巨大的變化,那麽卓南就可以穩穩在家收錢了……

卓南在Y國那邊大搞,在國內也小賭了幾場球,這兩個月的利潤,卓南全部拿出來交給龍坤,讓他去下注……通常卓南買什麽,龍坤就買什麽……要知道上一次在號子玩牌的時候,卓南可是通殺了一圈……

“南哥,QQ就快要研發完畢了,你那資金什麽時候到位啊,我可就等你那錢了……”杜凡皓見著卓南就開始哭窮……

龍坤坐在卓南的邊上,看著杜凡皓在那表演,還真別說,就他那樣裝的還挺像那麽會事,不知道的還真以為他沒米下鍋了。“杜哥,你急啥,再等幾天就行了,我這邊資金一回攏,就給你撥點過去……”卓南端起酒杯晃了晃裏麵的紅酒,接著一仰頭喝了下去。

杜凡皓可沒卓南這麽蛋定,焦急的說:“南哥,你上次讓我查的事情,有動靜了,南邊真的一家小公司在開發和我們一樣的產品,我怕他提前推廣,那就麻煩了……”

按照時間推算,南邊那位的至少要到今年底才能出原型,不過卓南重生回來,誰知道曆史有沒有發生偏差啊,就像昨晚的那場球,記憶當中英阿大戰是踢二比二打點球的,可是貝帥哥人品大爆發,竟然沒有踢倒西蒙尼,結果英格蘭三比二搞定了阿根廷……

卓南現在最擔心的是自己剩餘的錢會不會因為這一出給弄沒嘍……心裏雖然有這個想法,可是他嘴上不能說,故做蛋定的說道:“杜哥,隻要我們掌握了南邊的進度就行了,再等幾天我就把錢打給你……”現如今他也沒辦法,攤子鋪的有些大,龍坤又開了一家酒吧,比這間要大的多,投入了兩百多萬……

杜凡皓知道卓南把錢都拿去賭球了,可是誰叫他是老大,自己替人打工的,心裏有想法可是不敢說出來,隻好卓南怎麽說,他怎麽做嘍……

“龍坤,楊依琳呢,怎麽沒看見她?”卓南歪著頭問道。

龍坤一聽,正事來了,敢情南哥今晚來是看嫂子的,和杜凡皓對視了一眼,兩個衰人同時露出有**的表情,“南哥,楊副總去分店了,要不我打電話讓她回來?”

卓南擺了擺手,“不用了,我走了,你倆在這yin*蕩吧,杜哥當心一會孫豔來掄你一頓……”卓南話落,龍坤在一旁偷笑,杜凡皓頓時覺得臉上無光,伸手推了推眼鏡片,對著龍坤說:“坤哥,給我找倆妞來,操,爺們還怕她不成……”

龍坤對著杜凡皓是連豎大姆指,“杜哥,這才是爺們,我現就在就安排。”說著,叫過身邊的服務生,讓他去叫幾個小妞過來讓杜凡皓挑。

卓南瞅著他倆那樣,搖了搖頭說道:“我走了,你們繼續吧,杜哥當心腎虧啊……”話落,人已經到門口了,龍坤想送都來不及了。

卓南無聊的走在大街上,明天就要中考了,今晚王立如本來是不讓他到處亂跑的,但是他還是借口溜了出來,考試而己又不是拚命,用得著那麽緊張嗎?

酒吧的門口停滿了車子,卓南在想自己是不是也該買套房再買輛車讓爸媽他們好好享受一翻,隻是這錢怎麽來的,該如何解釋呢,想想還是算了吧,等到今年底鋼廠倒閉了,老爸出來做生意的時候,讓龍坤他們照顧一下……

卓南本打算出了酒吧就打輛車直接回家,可是這麽好夜景,晚上MM又多,穿的又清涼,自然的就要在路上多欣賞一會了……走著走著,來到一條小巷子,巷子裏是燈火通明,裏麵全都是擺夜市的,有吃的,有玩的,卓南看了看時間,的確還早,就準備進去逛一逛,走到一個賣古玩的小攤前,卓南蹲下身子開始挑了起來,這攤子上能有什麽古玩,其實卓南也不懂,就是瞅都會這些東西模仿的挺像的,隨手拿起一青瓷花瓶問道:“老板,這個多少錢?”

攤主是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叼著個煙卷,見有生意上門,立刻扔掉香煙,拿著卓南手裏的東西左看右看,接著說道:“哥們,您是識貨人兒,我這可是正宗康熙年間宮裏的寶貝,這玩意跟你有緣,這樣吧給三百塊錢,你看行嗎?”

這攤主瞅著卓南是個十幾歲的孩子,就開始瞎白話,卓南見他一副相見恨晚的表情,心裏笑了:“哥哥我當年也是練攤出身,你雞*巴糊我……”不過嘴上不說,拿著這瓶是左看右看,一副很喜歡的樣子,但是遲遲不開口。

攤主急了,“哥們,這樣吧,我看你挺喜歡的,給你讓二十,整個二百八,弄個吉利數字,你看咋樣?”

卓南還是不說話,就拿著這瓶看來看去的……攤主這會真急了:“我說,哥們,你買不買啊,不買上別處去,別擔誤我做生意……”

卓南本就是瞎轉轉,既然攤主這麽說了,卓南就準備離開,可這時,大腦突然開口:“卓南別走,這瓶真是康熙年間的……”

“我*操,真的假的?”卓南心裏大驚,臉上皺起了眉頭。

攤主見卓南眉頭直抓,立刻開口:“不買趕緊走,真是的,擔誤我做生意……”

卓南雙目一瞪,“急啥,我看看不行啊……”

攤主被卓南這副凶樣給唬住了,語氣軟了下來:“好好好,你看,你看,行了吧……”說完也不理卓南,繼續點擊了香煙在一邊抽了起來。

“你怎麽知道它是康熙年間的?”卓南在心裏問道。“再說了,你知道康熙是誰嗎?”

大腦很是臭屁的說:“靠,你那些曆史書我又不是沒看過,通過我的分析發現這瓶子的材質距今至少三百年,你說它是不是康熙年間的東西,不過是不是皇家所用我就不知道了。”

卓南心裏賊笑:“終於有你不知道的東西了。”

轉過頭對攤主說道:“喂,哥們,這瓶你再便宜點,我要了……”

攤主一聽,真要了,眉頭皺了皺說道:“哥們,真不能再便宜了,要不這樣,你給二百六帶走……”

卓南大搖其頭:“五十塊錢,我立馬拿走……”

攤主心裏大驚,麵帶哭腔:“哥們,您這也殺的忒狠了點……”

“沒的漲了,五十,再說了,你這哪是什麽康熙年間的東西,康熙年的東西你能弄得著嗎?”卓南放下瓶子說道。

攤主一想,的確,這瓶子是他三十塊錢從城隍廟進的(不是SH的城隍廟),這一倒手掙了二十也行了,不過做生意的,總得再爭取一下,“哥們,再漲漲,五十太少了,您看我這一堆東西還得拉出,給個路費啥的……”

卓南擺擺手,“五十,你不幹算了,我走了……”

攤主心裏一橫,五十就五十吧,這一晚上還沒開張呢……“哥們,咱倆有緣,我就便宜你了,給五十塊錢吧……”

卓南心裏直樂,這下賺大了,趕緊從口袋裏掏了五十塊錢遞到了攤主的手上,“收好,現在這瓶子歸我了……”

攤主把錢揣到兜裏,嘴裏客氣的說:“哥們還要點啥,我這還有戰國時期的東西……”

卓南兩眼直翻,“你就甭吹了吧你……走嘍……”話落,抱著瓶子高高興興的離開了。

抱著瓶子攔了輛出租車,上車之後,卓南開始和大腦進行交流:“兄弟,你說這玩意值多少錢?”

大腦沉默了一會,估計是在計算:“這不好說,怎麽說也得百把萬吧……”

“操,才這麽點錢,我看電視上說的那些個拍賣,動不動就是上千萬的東西……”卓南對於古董不是很了解,要知道電視上的那些拍賣的可都是國寶級的。

“唉,這我也不是很清楚,這玩意恐怕還得找個專家鑒定一下。”大腦隨後說道。

一百來萬的小東西而己,卓南反倒不怎麽放在心上了,“找專家就算了,又不缺那點錢,放家裏吧。”

大腦也沒有說話,的確現在一百萬對於卓南真算不上什麽,更何況是超級大腦這麽臭屁的家夥了……

***這一章大家可能看的有點不明究理,為啥沒事弄個瓶子出來,別著急,等到卓南上了高中,大家就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