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寫一生
字體:16+-

第二十章 探望高竹竿

第二天一早,夏倩柔醒來之後,發現卓南已經離開了,在自己的床頭邊上放著一副拐杖,床頭櫃上留了一張字條,上麵寫著:“夏老師,拐杖今早去買的,你先湊合著用,早飯已經做好放在桌子上了,我去醫院看望高老師,中午回來給你做飯。”

看著卓南功整的筆跡,夏倩柔心裏升起一絲暖意,“他還挺會照顧人的……”小心翼翼的將字條收好放在了床頭櫃的抽屜裏,伸手拿過拐杖,吃力的站了起來,看了看自己的腳踝,已經消腫了,便試著用力,可是剛一接觸地麵,就感覺到一股鑽心的疼,連忙再次抬了起來,杵著拐杖走出房間。

客廳的桌子放著一鍋小米粥,夏倩柔掀開鍋蓋聞了聞,好香啊,這小子手藝還不錯嘛……放下鍋蓋,夏倩柔轉身去了浴室準備洗漱,走進了浴室才想來,昨晚的內衣褲還沒有洗,想到昨晚卓南尷尬的樣子,夏倩柔不自覺的笑了笑,伸手將內衣拿了起來……

可是,她卻在自己的內衣上發現了特殊的東西,白色斑跡在黑色的內衣上非常顯眼,夏倩柔起初還沒太在意,可是越看越不對勁,突然間一個念頭閃過了她的腦海,昨晚卓南從浴室出來後的表情就有些不正常,原來他竟然……

想到這兒,夏倩柔不由自主的心跳加速,兩頰也顯出一抹紅暈,心裏羞憤難擋,“這個臭小子,原來不是什麽好東西,竟然幹這種事情……真是氣死我了……”

氣鼓鼓的站在那兒,盯著自己的內衣,在心裏把卓南罵的是一文不值……可是冷靜下來之後,夏倩柔覺得自己過於激動了,卓南是個孩子,本身就處於發育的時期,心裏對女人有好奇是正常的,而且昨晚又是背自己,又是抱自己的,難免讓他產生一絲錯覺,好在沒有幹出什麽過份的事情。

隨既夏倩柔又想到了卓南昨天在學校走廊裏對自己說的那段話:“學生處在這個年齡段,最重要的是靠老師和家長的引導,使他們不犯錯誤。”

夏倩柔仔細想了想卓南的話,覺得蠻有道理的……歎了口氣,做了個決定中午回來要和他好好談談。

南哥一早起床,做完早飯之後就出門了,去的第一個地方就是銀行,自動取款機還沒有遍地開花,隻有等銀行開門了,從銀行取完錢之後,卓南又買了副拐杖送回去,留了字條,才去醫院。

本來想買點東西拎著去看“高竹竿”,可是想了想算了吧,東西不如錢實在,到時候認錯態度好一點,再給“高竹竿”幾萬塊錢營養費,估計這事就能擺平。

卓南在護士的指引之下找到“高竹竿”的病房,“咚咚咚”敲了幾聲之後,卓南推門而入,此時“高竹竿”的老婆江敏正在一口一口的給他喂東西。

“高竹竿”見到來人是卓南,先是一驚,接著麵臉怒容的說道:“你來幹什麽?誰讓你來的。”江敏嚇了一跳,轉頭看向卓南,心裏明白了,就是這個學生打傷了自己的老公,自然也就沒有好臉色給卓南了。

卓南知道“高竹竿”心裏很不爽,沒有和他計較,畢竟錯的人是自己,站在原地嘴裏歉意的說道:“高老師,對不起,昨天是我不對,請你原諒。”

“高竹竿”冷哼一聲,將頭轉到另一邊,不看卓南,嘴裏說道:“你少來這套,我告訴你,我教了那麽多年書,第一次讓學生給打了,我一定會讓學校開除你的。”

卓南知道他肯定會這麽說,走到“高竹竿”的床邊,伸手從包裏掏出一捆鈔票,放到了**。江敏一見這麽錢,立馬兩眼放光。

卓南態度非常誠懇說道:“高老師,我知道你很生氣,但是不管怎麽樣,你一定要把身體養好,我聽醫務室的趙老師說你心髒不好,如果你治病有需要的話,盡管開口。”指了指**的錢接著說道:“這是五萬錢,是我賠給您的營養費和醫藥費,錢雖然不多,但這是我的一點心意,希望你能原諒我。”

江敏聽了卓南的話,心道:“乖乖這五萬塊錢還不多啊……”

這時連忙開口道:“老高,你是老師,學生不懂事你得教啊,動不動就開除,那要你這個老師幹啥的,全開除得了,到時候你也下崗了。我看這位同學認錯態度還不是錯的,你就原諒他吧。”說著,伸手將**的前劃拉到了自己的身邊。

卓南將這一切看在眼裏,心裏暗道,有門,笑著對她說道:“你是師母吧,師母你可真年輕啊。”

“這孩子,嘴可真甜……”江敏一見這麽錢放這,哪還管老公被打的事啊。

“高竹竿”見老婆這副得形,心裏也是歎息不已,隻好開口道:“得了,這事就算了,回頭我跟校領導說一聲,不追究責任。”

卓南立刻說道:“謝謝高老師。”

“高竹竿”臉色一板說道:“我告訴你,我可不是為了你這些錢。”

卓南連忙點頭說道:“高老師,我明白,你放心。”

這時江敏又開口了:“卓南,你說我們老高看病有困難還能找你是吧……”

“高竹竿”一聽,連忙要開口阻攔,江敏立馬兩眼一瞪,老高同誌隻好老老實實的去一邊呆著了,卓南將一切看在眼裏,心道:“老高,怪不得你沒啥力度呢,在家裏給折騰慣了……”

卓南點了點頭,直說道:“是啊,師母你說要多少錢,我現在就開支票。”

江敏一聽這話,跟見了財神爺似的,眼裏全是鈔票的樣子,急忙開口道:“上次找了個醫生,說要五十萬做手術。”

“高竹竿”一臉怒容,立刻插嘴:“你瞎說什麽,哪要五十萬?”

江敏毫不退讓,大聲反駁道:“孩子出國不要錢啊……”

卓南連忙把二人拉開,笑著說:“沒事,高老師,我寫張一百萬的支票吧……”話落,從書包裏拿支票本,寫好之後,撕給了“高竹竿”說道:“高老師,今天這個事我們誰也不能往外說。”

“高竹竿”沒想過自己讓人打了一頓居然因禍得福了,江敏以為自己是在做夢,用手掐了一下自己胳膊,疼的叫了出來,這才相信原來是真的。

可是“高竹竿”卻說:“卓南,這錢你收回去,我怎麽可能要你的錢。”哪知“高竹竿”話音剛落,江敏就開口了:“卓南,別聽他的,這錢師母收了,就當是跟你借的,你不知道,你大姐今年要出國深造,咱倆吃死工資的又沒什麽積蓄,再一個還想給你高老師治病,孩子的前程不能擔誤,老高的病情也不能擔誤,這一年可把我給愁死了。”

說到這兒,“高竹竿”也輕聲歎了口氣,卓南看在眼裏,心裏明白,可憐天下父母心,當爹媽的都不容易,便說道:“師母,這錢你們拿著用吧,不用還了。”

江敏臉色一沉,故作生氣的說道:“卓南,這錢我們肯定要還,隻是現在借錢不容易,更何況是這麽大一筆錢,你放心,等將你大姐從國外回來了,讓她回來還。”

卓南嗬嗬一笑說道:“好吧好吧,我無所謂的,不過你們得答應我,不能把我有錢的事說出去。”

夫妻倆對視一眼,點了點頭,江敏說道:“放心吧,這事我有分寸。”

“那好,高老師,我就先回去了,你好好養病吧……”說完,卓南轉身要走。

“高竹竿”輕聲喊住了他,發自內心的說了一句:“卓南,謝謝。”

卓南微笑著朝夫妻二人點了點頭,轉身離開病房。

走出醫院的卓南長出一口氣,就像心底壓抑已久的一塊石頭終於被搬走了一樣,卓南搞不清楚為什麽自己會有這樣的感覺,既然搞不懂就不要去想,這是卓南的原則之一。

看了看時間還早,掏出電話打給了藍倩,正在上班的藍倩接到卓南的電話異常的興奮,電話裏卓南約她晚上一起回她住的地方,要幹嘛,藍倩當然很清楚,不過可惜的說道:“弟弟,今晚不行啦,姐姐那個來了,要不你去找欣欣吧……”

卓南哭了,天哪,為什麽這樣對我,欣欣一直都不同意上床的好不好……

電話裏頭的藍倩半開玩笑的說:“要不你去找別的女人,我和欣欣都不會介意的哦……”

卓南弄不懂藍倩話裏的意思,不敢亂接,心道:這事不能再扯了,再扯下去,恐怕要出事,保不準這女人一會醋勁大發。連忙對著電話說道:“好了,姐,我上課了,不和你聊了。”說完掛斷了電話。

電話那頭的藍倩怔怔的看了半天,心道:臭小子,就知道你在外麵有女人,上課,估計在上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