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寫一生
字體:16+-

第八十二章 卓南的反擊2

龍坤左手夾著一根香煙,右手把玩著下午新買的手機,靜靜的坐在辦公室裏,此時外麵的天色已經暗了下來,他卻還沒有離開的意思,手上的煙已經快要燒沒了,可是他卻一口也沒有抽,直到左手指傳來灼痛的感覺,龍坤才回過神來,抬眼看了看牆上的鍾。

臉上露出一種複雜的神情,站了起來往辦公室外麵走去,此時在辦公室外麵,胡立,候飛和排骨正等在那裏,現如今是個非常時期,這幾人也已經放下自己手上管理的業務,回到了龍坤的身邊負責保護他的安全。

看到龍坤出來,三人立刻迎了上去,胡立恭敬的問道:“坤哥,咱們現在去哪?”

龍坤的目光在三人的身上掃視了一圈,接著緩緩的開口道:“走吧,吃飯去。”

三人微微一愣,發現龍坤的眼神有些奇怪,都暗自提高了警惕,胡立在前,候飛和排骨一左一右的護著龍坤,這幾天發生的事情可是讓他們直歎造化弄人,南哥出事之後,藍正豪和陳龍明都倒台了,己方這邊自然也失去了最大的靠山,可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下麵的小幫派雖然想玩花樣,但是實力不行,可是最讓他們感到憤怒的是,施陽竟然倒戈相向,投靠了南哥的仇家,出賣了南哥。

當初卓南念在兄弟情誼,將西城區交給施陽打理,龍坤礙於卓南的麵子,對他是不管不問,西城區唐豪的資產施陽一分錢也沒有上交全都撈到了自己的口袋裏,卓南和龍坤對這個事情也沒有在意,可沒想到這小子野心太大,卓南剛出事,他就蹦了出來,想要當德慶的老大。

施陽心裏清楚,以他目前的勢力想當德慶黑道的老大有些癡人說夢,所以投靠了呂家,把卓南的所有事情都告訴了呂永福,自然的得到了呂家的支持,而呂家也需要一個黑道的代言人,雙方一拍既合,隻要除掉卓南,呂家就捧施陽當德慶的老大。

之所以龍坤他們現在還能安然無恙,並不是施陽不想找人掛掉龍坤,而是呂永福不讓,在他看來,卓南如果沒事的話,一定會回德慶,而回到德慶之後,他要找的肯定是龍坤,畢竟在德慶他還有這麽產業,不可能說放就放,龍坤隻不過是呂永福的一個誘餌罷了。

隻是呂永福不知道卓南的形蹤,如果他現在知道卓南已經是龍組成員的話,還敢找他麻煩嗎?龍組的成員隻有一二三號首長知道,連他老頭子呂國梁都沒有知道的權力。

雖然呂國梁下了命令讓他不要輕舉妄動,可是自己兒子被人給廢了,他如何能談定的下來,說起來還是呂永福城府不深,如果是他的兩個哥哥,一定不會動手,這也是為何呂永福隻在商業打拚的原因。

縱然這樣他也利用的呂家三公子的威名,調集忠於呂家的一部分軍隊的支持……

當然了呂永福是無權調用軍隊的,可是呂國梁是軍委委員,也是曾經的副總參謀長,手下門生故吏遍天下,而呂國梁為了呂家今後的著想,經常讓兒子和這些人多多接觸,呂永福財大氣粗,每年花在人情往費上的數目不下五千萬之巨,自然的這些軍方人物和呂永福的關係更是猶如魚水,呂永福開口要調幾個兵用用,他們還能拒絕嗎?

四個人兩輛車,打頭的是龍坤的黑色奔馳,跟在後麵的是候飛的奧迪,準備上車的時候,龍坤突然開口對排骨說道:“排骨,你和胡立一輛車,我和候飛跟在後麵。”

排骨點了點頭,沒有說話,在他看來,坤哥這麽做的原因隻是為了防止萬一,臨上車之前,龍坤突然間拉住了排骨,將一張紙條塞到了他的手裏,在排骨詫異的眼神中搖了搖頭,沒有說話。

排骨打開紙條一看,上麵歪歪斜斜的寫著幾個字,排骨抓著眉頭,額頭上的汗珠一點一點的冒了出來,認了半天才看明白,“不要說話,你們幾個身上都有竊聽器,我現在上奔馳車,你和候飛坐到後麵去。”

龍坤看著排骨這副表情,真的很想打他一頓,心道:“老子小時候沒錢讀書,不然的話能寫成這樣嗎?”

排骨打開了奔馳車副駕駛的門,龍坤便鑽了進去,胡立也沒開口發動車子衝出了停車場,接著奧迪便往相反的方向開了出去。

奧迪車開出停車場沒有幾步,便有一輛黑色的桑塔納跟了上去,龍坤回過頭通過車窗看了一眼,嘴角露出一絲笑容。

奔馳車開出一段距離之後,胡立便看到前麵有一個加油站,嘴裏自言自語的罵道:“媽*的,這車沒油了,我得去加點……”

龍坤學著排骨的聲音說道:“操,坤哥真雞*巴不講究。”雖然和排骨的聲音還有些差距,但是這細小的區別通過竊聽器傳到對方的耳朵裏時基本上是聽不出來的。

胡立嗬嗬一笑說道:“排骨,要是讓坤哥知道了你背後罵他,有你好果子吃。”話音一落,車子正好開進了加油站,沒等龍坤回話,胡立便下車喊道:“加五百塊錢。”

而此時,龍坤則跨到了駕駛位置從這邊下了車,接著快步的走到了路邊上,伸手攔了一輛出租車坐了上去。

酒店內,張可婷拉開了窗簾,看了一眼樓下的情況,那些人顯然還在附近轉悠,張可婷抬腕看了一眼時間,走到房間的換氣扇通道口的位置,搬過手邊的凳子站了上去,接著從口袋裏掏出一個小盒子,按了一下盒子上的按紐,立刻彈出一把螺絲刀,張可婷將通道口的蓋子卸了下來,接著踮起腳把頭伸進去看了看,空間正好能容下一個人,伸手抓住通道口的一邊,兩臂微微用力,便將身子拉了上去,一下子鑽進了通道裏,整個動作非常輕鬆。

張可婷在進酒店的時候就注意觀察了一下位於大堂的酒店平麵圖,每一層的換氣通道都是直通儲藏間的,而儲藏間有一個直接通道到達酒店一樓的洗衣房,每個房間換下來的被褥和客人需要洗的衣服,都會扔進通道裏直達洗衣房,而洗衣房的後門位置就是酒店內部的員工浴池。

張可婷在通道裏慢慢的爬行,動作幅度非常的小,生怕發出聲響,要知道換氣通道是全鐵皮製作,如果發出一點聲音撞擊鐵皮的話,音量都會被無限放大。

爬道儲藏室上麵的時候,張可婷通過換氣格柵觀察了一下,確認儲藏室裏沒人的時候,打開格柵格跑了下來,接著再將格柵裝了回去,然後鑽進直達洗衣房的通道裏,手腳撐在邊上,一點一點的往下滑行,張可婷現在有些後悔了,自己幹嘛要住17樓,這樣滑下去還不累死,可是她又不敢放手下去,不然的話,也得摔死,隻好慢慢的往下走。

卓南坐在房間裏看著眼見的景像,張可婷在通道裏,累的氣喘籲籲,嘴角露出一絲笑意,“這女人真笨……累死她活該。”

接著走到床頭,拿起電話撥了一個號碼,對電話說道:“麻煩送一份全餐到1706號房。”說完卓南便掛上了電話。

大約一刻鍾之後,張可婷還在通道裏龜速下沉,卓南房間的門鈴卻響了,問也沒問便打開了門,果然是餐廳的服務員推著餐車站在門口,微笑著對卓南說道:“先生是您訂的餐嗎?”

卓南笑著說道:“是的,進來吧。”

服務員很有禮貌的笑了笑,接著推著餐車進了房間,可是當他看見**躺著的兩個人時,心裏大吃一驚,正準備回頭詢問卓南,卻感覺到脖子上一酸,便不醒人事了。

卓南嘿嘿一笑,對著倒在地上的服務員說道:“不好意思了。”接著將自己的衣服脫了下來,換上了服務的衣服,然後推著餐車出去了。

卓南推著餐車,頭也沒抬的往電梯的方向走,要知道他的頭頂上還有酒店方麵安裝的監控,而此時監控室裏已經坐了兩個警察。

兩名警察是負責監控張可婷的,顯然對於剛才出現在鏡頭裏的服務生沒有產生太大的警覺,隻是略微看了一眼,便將目光投向了另一個屏幕。

卓南通過電梯下到了二樓的餐廳,推著餐車低著頭走進了後堂,放下餐車之後,也顧不上別人詫異的目光,徑真的走向了員工通道,到達了酒店的後門。

看了一眼時間,微微的搖了搖頭,脫掉上衣之後,從口袋裏摸出了煙,點燃一支,自顧自的抽了起來,一根煙快抽完的時候,張可婷氣喘籲籲的出現在了卓南的麵前,見到卓南的時候,張可婷微微愣了一下,心道:“這家夥從哪下來的,怎麽那麽快?”

看前張可婷出現,卓南微笑著彈掉了手中的煙頭,仿佛自言自語般的說道:“唉……有些人啊,沒事就喜歡鑽通道。”

張可婷心裏一驚,這家夥怎麽知道自己鑽通道的,恨的心裏癢癢,低頭看見地上服務員的外套,鼻腔裏冷哼一聲:“這年頭,裝服務員也不算多大本事。”

卓南心裏好笑,這丫頭一點虧都不能吃啊,非要頂回來,懶得和她一般見識,一本正經的說道:“你身上的竊聽器拿掉了嗎?”

張可婷嘲諷般的看了他一眼說道:“你管好你自己吧……”說完,頭也不回的轉身離去。

卓南無奈的聳了聳肩,調頭往相反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