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寫一生
字體:16+-

第十七章 絕密會議(五千字)

省委書記和省長現在可不關心藍正豪這個電話說了什麽,又或者說,這廝到底有沒有打電話給東方世國,反正條件我們也開出來了,你事情要是辦不成就別怪我們了。

夜,京城,大內禁宮,三號首長眯著眼晴看著麵前K省送上來的文件,微微一笑,喃喃的說道:“這小子,去一趟德慶鬧的還挺凶……”話落,提筆寫到,已閱,轉XXX……

許寧華的命運也就隨著這幾個字,被定了下來……

藍正豪再次回到德慶的時候,整個人精神狀態又不一樣了,如果說上一次是春風得意的話,這一次比之有過而無不及。

“什麽時候走?”藍正豪微笑著問卓南。

“過兩天吧,這邊的事情都處理好了,我留在這兒也沒什麽用。”卓南淡淡的說道。

這時藍倩卻開口了:“老公,我想在這兒陪爸爸一段時間,過年前我再回去……”

卓南微微一笑,說道:“好啊,隨你自己吧。”

藍倩聽了之後,一把抱住了卓南,也不顧邊上的眾人,叭嘰一口親到了卓南的臉上,這一下反倒弄的卓南有些不好意思了,尷尬的說道:“幹嘛呢,還有這麽多人。”

在場的人是第一次看到卓南的囧樣,一下子全都笑了出來,畢竟這樣的場麵可不多見。

第二天,東方龍華這邊的事情處理完畢之後,卓南便去看望了富欣欣的父母,本來欣欣也想跟卓南一起回來,但是富欣欣可不比卓南,學習的任務太重,隻好做罷,等過年的時候把他們接到京城去過年。

富建國現在是龍華鋼鐵股份有限公司的總經理,也屬於龍華投資集團的下屬子公司,隻不過獨立核算罷了,原來的鋼廠準備拆掉,開發大型的小區,而近期則在規劃鋼廠新的生產車間。

現如今的富建國也是德慶的一位紅人了,每天忙的不停,但是他心裏樂嗬,那種被人捧著的感覺太爽了。

和富建國夫妻見過麵之後,卓南又同龍坤一起去看望了道上的兄弟,畢竟,黑道是卓南發家的本錢,排骨哥,現如今德慶黑道的一哥,計劃在兩年內將龍華娛樂開遍整個K省。

新任的K省政法委書記的出台很快,卓南離開德慶前的一天,這個人已經到達了德慶,他原來在京城政法委任職,這一次可以說是上調了一級,到達德慶的第一件事,並不是著手開展工作,而是找到了藍正豪希望能夠引見一下卓南。

卓南很是奇怪,一個普通的京官是如何知道自己的,於是便答應了下來,會麵的地點非常的隱蔽,藍正豪安排了省城郊區的一個農家樂進行。

“卓南,我來介紹一下,這位是李書記。”藍正豪微笑著將自己身邊的中年人介紹給了卓南。

卓南微微一笑伸出了一隻手,輕聲說道:“李書記你好,我是卓南。”

李書記麵帶笑容說道:“聞名不如見麵啊,在京城的時候,一位顧友對你可是讚不絕口啊,這一次來K省,也是這位顧友給我出的主意。”

這裏麵原來這有這麽一層關係啊,藍正豪根本就不清楚,這時豎起耳朵,希望李書記能告知一二。

果然李書記微笑著說道:“我的顧友,姓常。”

卓南估計到了,在京城能知道卓南身份的除了老常這個王8蛋還能有誰,常雄能把這麽秘密的事情告訴李書記,可見這個姓李的在常雄眼裏的位置,說的再詳細一點,這個姓李的很可能是三號首長著手培養的人。

卓南隨即一笑,大大咧咧的說道:“那好,都是自己人,不用那麽拘束了,龍坤的電話號碼我給你,有什麽需要你直接找他,我是不在德慶的。”

卓南隻所以敢說這樣的話,也是因為超級大腦探測過了李書記的記憶,姓李的來頭和卓南猜的沒錯,那就是自己人,自己人要下來渡金,那萬事都得行個方便。

李書記在來的時候就和領導交流過了,領導也很明白的告訴他,有事去問常雄,常雄這老小子知無不言,言無不盡,當然了有些絕密的東西,打死他也不會說的。

所以才有了姓李的到了德慶就找卓南的事情,隻要卓南讓龍坤配合他的工作,一屆幹完之後,他安安穩穩的走人,也就欠了卓南一個大人情了。

未來的五年,K省將會成為全國治安環境最出眾的一個省份,當然在這之前,是會有一點亂,不過大亂後才能大治嘛,龍坤一統K省黑道的時間提前了……

當卓南準備回京的時候,卻接到了常雄的電話,讓他直接從K省去南海,卓南算了算時間,看來是磁場控製儀已經製造完畢了,上次從海裏挖出來的那塊天外隕石,可以切割了。

於是卓南便讓東方雨燕獨自回京,而自己則飛到了南海……

在南海艦隊基地見到常雄的時候,卓南的第一句話就是,“老常,你丫又出賣我……”

常雄嘿嘿一笑:“我出賣你,你巴不得老李去找你吧,估計老李去了K省,你又能撈不少好處了。”

“靠,我拚死拚活的掙點辛苦錢,你們還算計我。”卓南很隨悶的說道。

“行了,行了,別扯了,一會來人要開會。”常雄笑著打斷了卓南的話。

過了片刻之後,便有幾名身穿將官服的海陸空各軍種的將領走進了會議室,常雄他們是認識的,但是卓南他們並不了解,不過卓南也從這些人中間找到了熟人,南海艦隊的司令員王將軍,還有總參的紀將軍都在裏麵,二人見到卓南的時候都微笑著朝他點了點頭。

等到會議開始之後,卓南才知道此次會議的級別之高,來人都是各軍兵種的高層將領,主要是商議,應對未來戰爭所需要的方方麵麵其中最重頭的問題就是武器係統。

卓南設計生產的新型驅逐艦,計劃在今年上半年進行首航試驗,雖然在設計之初,各種理論上的數據都很完善,但是不僅過正式的檢測是不可能裝配部隊的。

會上,大家已經看到了新型軍艦的製造過程,可以說造船廠加班加點的在幹,為的就是能讓軍艦早日下水,卓南看到自己設計的軍艦已經成型了,心情別提有多激動了。

雖然現在自己說的話,這些人可能不信,隻要軍艦在製造過程中,完全是按照設計圖紙來的話,根本不需要什麽測試就可以打仗,因為這款軍艦曾經為龍華星係服役過很多年,各項數據都非常準確。

但是卓南並不著急,隻要再過三個多月,軍艦就可以下水完成首航了。

會議的最後一項議題,便是那塊天外隕石,目前國內最優秀的專家已經齊集南海,當他們看見磁場控製儀的圖片時,驚呼這是一項偉大的創舉,天知道這玩意是什麽樣的原理,反正他們是設計不出來的。

說到這個問題的時候,在場的所有將領都將目光投向了卓南,雖然常雄沒做介紹,但是大家都感覺到了這個磁場控製儀和這個叫卓南的人有關係。

卓南雖然經曆過無數次的生死考驗,可現在被一群將軍們盯著,身上總有些不舒服,他現在總算明白了常雄為嘛讓他參加這個會議了。

這時常雄轉頭對他說道:“放心吧,今天這個會議的內容是絕密,你可以自由發揮。”

卓南看了一眼在場的將軍們,沒有一個是上將,都是中將還有少將,但在座的每一個都是各軍兵種的決策者,未來的十年Z國的軍隊會交到這些人的手上,卓南現在有些明白了,為什麽會將這群人集中在這裏,並且讓自己和常雄一起參加這個會議了。

輕輕的咳了一聲,站了起來,走到了大屏幕旁,示意常雄將投影儀打開,裏麵立刻出現了磁場控製儀的照片,卓南緩緩的開口道:“各位現在所看到的,便是前段時間剛剛研製生產出來的磁場控製儀,之所以生產它,是因為和兩個月前,我國南海地區發現的巨大天外隕石有關係。”

話落,常雄便將圖片切換到了隕石上麵,卓南接著說道:“這塊隕石具有強大的磁場,能夠在方圓五公裏的範圍內,屏蔽任何信號,不管你是無線還有有線。”

卓南無厘頭的話,引來了眾人的一陣輕笑。

“但是這並非一件壞事,強大的磁場效不僅給我軍帶來極大的麻煩,同樣在戰爭中也能給對手帶來極大的麻煩,如果我們的飛機,軍艦上裝上一塊由隕石製造的磁場發射器,便會在近戰的時候破壞敵軍的係統,比如說空戰吧,我方的飛機如果掛上磁場發射器,就會讓對方的飛機失去導航能力,我專業性不強,說話粗,你們聽個大概啊。”

話落又是一片輕笑,笑歸笑,可眾人對卓南所表現出來的隨意還是挺欣賞的。

卓南接著說道:“簡單點說,空戰的時候,咱們的飛機,用這種磁場發射器,交對方的飛機給吸過來,然後一顆導彈就把對方的飛機給打下來了,這多牛逼啊。”

卓南說這話的時候,臉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不過有人提出疑問了,舉手的是一位空軍少將,“這種事情聽起來不錯,可是真的能實現嗎?”

卓南點了點頭說道:“完全可以,目前,我們已經有了製造的方案,相信過不了多久就可以在飛機上實現這一目標了。”

“軍艦可以嗎?”問話的是南海艦隊的王司令員。

卓南搖了搖頭說道:“軍艦不行,因為大家的船都是在同一海平麵上,如果你把對方吸過來,兩三炮擊不沉人家,到時候撞船怎麽辦?”

“那我們海軍用不上這玩意了?”王司令有些氣餒的問道。

“當然不是。”卓南表情嚴肅的說道:“海軍所用的發射器,功能上沒有空軍那麽複雜,但是會讓對方的雷達係統癱煥,到時候,你導彈就這麽來回導它就是了,反正它在海裏也成了瞎子。”

“說的好……這玩意什麽時候能生產出來?”王將軍連忙問道。

“這個有些複雜,估計在今年底能夠設計出來。”卓南淡淡的說道。

“等一下,那我們陸軍怎麽辦?”一位肩杠兩星的陸軍中將站了起來。

卓南愣了一下,接著問道:“首長怎麽稱呼?”

“我姓張……”張將軍微笑著說道。

卓南哦了一聲才開口:“陸軍沒這裝備,等到要陸軍出動的時候,咱們也就完了。”

卓南話音一落,在場的眾人哄堂大笑,這小子說話真實在。

張將軍有些忿忿不平的說道:“海空軍都有了,咋陸軍就沒有。”

卓南收起了笑容,語重心長的說道:“張將軍,你應該明白,製作材料就那麽點大,而且並非海空軍的每一架飛機和軍艦都能裝備,畢竟如果有戰爭發生,海空軍是第一個投入上去的,我們當然要保證不打則己,一打必勝了,所以先進的東西我們就讓海空軍享受一下,陸軍的弟兄們就吃點虧吧。”

“那怎麽行,我們陸軍也是在保家衛國,海空軍有新裝備,不給我們陸軍於情於理也說不過去吧。”張將軍不依不撓的說道。

卓南無奈隻得開口道:“這樣吧,回頭再設計一款新型坦克給你們陸軍吧。”

聽卓南這麽一說,張將軍頓時兩眼放光:“你說真的?”

卓南聳了聳肩,“我說了不管用,看看上麵批不批研發經費。”

張將軍隨即扭頭將目光放到了常雄的身上……常雄立刻開口:“老張,別激動,我回去申請,我回去申請。”

有了常雄這個話,張將軍才放下心來,這一場會議開下來,各軍兵種都拿到了自己想要的新式武器,當然了他們並不知道卓南就是武器設計人。

“老常,你們算計我……”等到眾人都走了之後,卓南立刻將準備開溜的常雄給堵住了。

常雄臉上的表情有些尷尬的說道:“卓南,這是不願我,首長的意思,你找首長去。”

卓南一把揪住常雄的衣領說道:“找首長,我先打你一頓在說。”

“別別,我這老胳膊老腿的,哪經得起你的拳腳。”常雄此時哪裏還有個少將的樣子,一副可憐惜惜的表情。

這時卓南鬆開了他,表情嚴肅的問道:“為什麽讓我來參加這個會議,如果這些人中有一個泄密的怎麽辦?”

常雄嘿嘿一笑說道:“不可能的,這些將領都是忠心為國的人,你以為是個將軍都可以來參加這個會議的嗎?”

卓南大致明白了其中的深意,看來首長是打算讓自己多和這些將軍們接觸,為以後做準備,不過卓南猜不透首長是什麽意思,問常雄肯定不會說,看來有機會見首長的時候,去探測一下他腦子裏的想法再說。

不過這個時候還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辦,“老常,這次我又要廢勁了,說說吧,有什麽好處?”

常雄微微一愣,裝出一副痛心的樣子說道:“你啊你,真是的,怎麽又要好處。”

“屁話,上麵不給你開工資,你還在替他幹活嗎?會控製金屬又怎麽樣,你他媽天天吃鐵啊。”卓南絲毫不給常雄麵子,破口大罵了一頓。

常雄無奈的撓了撓後腦勺,和卓南在一起呆久了,也隻有被罵的份,想想我常雄,在Z國有誰敢這樣罵我,可是在卓南麵前呢,沒辦法,“首長讓我問你,有沒有興趣出仕,他來安排。”

卓南聽了這話,微微一愣,當官,自古以來,芊芊學子寒窗十年就會博取功名,出仕入相,直到現在國人們都保持著這樣的心態,如果自己要當官的話,有三號首長安排,最次也能混個市委書記幹幹,可當官真的不適合自己,逍遙自在的東西才更合自己的心意。

搖了搖頭說道:“老常,說點別的。”

常雄歎了一口氣說道:“首長觀察你很久了,你看起來雖然有些玩世不恭,可骨子裏,於國,於民都有一種責任感,你這樣的人,不當官真是可惜了,不過首長也猜到你會拒絕,因為你又有些隨性了,這樣的人也不適合官場。”

卓南微微一笑,心道:“首長把自己看得還挺透的,不過也對,他身居高位,看人的水平絕對不是蓋的。”

常雄接著說道:“我來之前,首長和我談了很久,讓我轉達你,Z國還很年輕,你也很年輕,將來的Z國如果想屹立世界之林而不倒,那就得看你們這些年輕人的,偉大複興不是說說就行的,必須得靠實幹才可以。你在Z國做的事情,雖然用了些小手段,但是大的方向都是好的,可以說幾件事情都做在了政府之前,你的超前意識,你的膽魄都是別人所沒有的,首長知道你會拒絕,但是還讓我告訴你,希望你能再考慮一下。”

超前意識……卓南心中一陣惡寒,哥是重生回來的,當然有超前意識了,隻不過那時候書讀的不多,而且也不夠關心國家大事,不然的話,我做的能比現在還要好。

“老常,幫我轉告首長,他的好意我心領了,做官真的不適合我,但是我一樣會用畢生的精力幫助祖國發展,盡自己的一份力幫助民族實現偉大複興,請首長放心。”卓南表情認真,發自肺腑的說道。

常雄點了點頭,二五八萬似的拍了拍卓南的肩頭說道:“首長,果然沒看錯你……”